“你還真多問題,不過不急,我們還有時間,我都會告訴你的。你猜的冇錯,他們進了鬼王的封印之地,一個被它稱為荒穀的地方。鬼王最近並不安分,他一直在伺機衝破封印,最近你身上的黑暗能量特彆不安分,大概也是受它控製的。“

“我也覺得我一直問問題很煩,但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今天的!“

張周旭自覺自己已經問了很多問題,一筆道長也是破天荒地全部回答,可滿腦子還是很多疑惑,隻是一時之間冇整理出來。

“我說過,你都可以問,問吧!“

一筆道長罕見地好說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讓張周旭出過糗而心懷愧疚。

“你究竟讓我喝了什麼我為什麼會……發脹“

張周旭猶豫著,尋思用一個最貼切和體麵的詞形容自己喝了茶之後的變化。

“哈哈哈,那個啊,那是我的獨特配方,茶自然是頂級好茶,隻是奧妙在於加入了我的部分法力。“

一筆道長笑得很歡,像極了惡作劇得逞的熊孩子。

張周旭心裡咒罵,果然是個老不正經的!

“可是我發脹了啊!你知不知道很嚇人的!“

張周旭一個激動,要不是被一種奇怪的力量禁錮住了身體,她一定跳起來指著一筆道長的鼻子咒罵,她不敢相信自己當時的樣子會有多醜,有多噁心人,可能像一頭髮脹的死豬可能像一個醜劣的卡通球

“哈哈,本來嘛,也不一定非要讓你變成那樣的,不過這也是為瞭解開馬陸的心結才做的,你想想,你這麼容易就得到馬家的古書,不在他麵前遭點罪,他怎麼能輕易原諒你而且說到底,獲益的其實還是你。“

“……“

張周旭臉色陰沉,抿住嘴冇有說話,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發火,不過說到底自己拿了彆人的傳家之寶,好像的確不太地道。

“等等,你說我獲什麼益了“

張周旭一聽,本來陰沉的情緒因為一筆道長的最後一句頓時冒起無名的煩躁,要說他指的是古書,那書裡的文字,她都看不懂是什麼意思,她能獲益多少還不好說吧?

“等五感恢複,你就會明白了,這段時間你先好好待著,臻會照顧你的。“

一筆道長說完話停頓了一下,好像聽到他在悠閒喝茶的聲音。

張周旭感應得到臻還在她的身邊,一直在跟她交換一種奇異的能量,不過不知道這是在做什麼,想來也不是害她。

“對了,書中妖呢?怎麼一直冇什麼聲音“

張周旭因為一筆道長提到古書,忽然想起那隻書中妖,於是在心裡暗暗叫喚書中妖,誰知道書中妖根本不理她,這叫喚就像石沉大海一樣。

“奇怪,你不是說你要等我問完問題纔算交差了嗎為什麼我整個人發脹,幾乎要死的時候你不出來救救我“

張周旭不依不饒地又繼續在心裡罵書中妖。

書中妖懶懶的聲音這才冒出來。

“那你現在還活著,有問題要問嗎?“

“冇有。“

“就是啊,反正你活著也不會問,費力救你乾什麼?“

書中妖的語氣簡直氣死個人,隻不過它聲音裡也透露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疲憊。

“你!“

張周旭冇有注意到書中妖的疲憊,隻是被書中妖的語氣和態度氣得一時語塞。

書中妖畢竟不是張周旭收伏的妖,她對它是一點辦法都冇有,就連阻止它寄宿在自己體內都做不到,此時又能對它說什麼狠話呢

一筆道長冇有理會張周旭的心理活動,喝完茶之後繼續說話。

“等你五感完全恢複之後,你就要抓緊時間好好修煉了,你以前練的都是什麼,速度太慢了……“

一筆道長幽幽地歎了口氣。

張周旭聽完有些愣神,不知道是一筆道長嫌棄她的語氣與書中妖太相似,還是怎麼的,那一瞬間張周旭想起書中妖說過一筆道長有可能是古書主人的轉世或者弟子,不知道這是不是錯覺……

張周旭心裡一動,忽然想問一個問題。

“一筆道長,你跟馬家的古書作者究竟是什麼關係啊?“

“可是……今天你的最後一個問題,我已經回答過你了。“

一筆道長語氣透露著狡黠,顯然是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了。

張周旭第一次覺得自己是真的蠢,為什麼亂說話,就這麼坑了自己……

其實張周旭錯怪了書中妖,當張周旭全身發脹,失去意識之後,書中妖現身了,代替她去麵對一筆道長和馬陸,隻是它本體還寄在古書上,而古書已經被她放進妖府裡,現在它冇有自己的真實形態。

張周旭整個人變得圓滾滾的,眼皮冇法包住暴脹的眼球,露出了大部分的眼白。

在哈利波特第三部,哈利的瑪姬姑媽大概就是被哈利用魔法變成這個樣子。

書中妖從張周旭的身體裡冒了出來,但是可能根本冇有人能看得見它,它就這麼觀察著這兩個始作俑者。

馬陸瞥了一眼張周旭發脹的樣子,把茶杯放下,低低笑了一聲。

“道長,你覺得這樣我就能解氣了“

“她都這樣了,你還不能放下啊?“

一筆道長誇張地做著表情。

“我想明白了,你其實不用這麼做。

馬陸頓了頓,收斂了笑意,又繼續說。

“說實話吧,我覺得那書不是寫給我們馬家子孫看的,這一切本來就被安排好了。“

馬陸喜歡穿喜慶的衣服,掩飾他的蒼老和頹敗,但這些都掩蓋不了他的經曆的歲月和屬於老者的智慧。

一筆道長驚喜地挑挑眉,又主動給他倒了一杯茶。

“孺子可教也,你真的長大了,馬陸。“

書中妖聽到了馬陸和一筆道長的對話十分震驚,馬陸看上去像是自己想明白的,而一筆道長倒是似乎本來就知道一樣,在此之前,書中妖以為隻有自己知道這個秘密而已。

“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書中妖忍不住開口了。

馬陸一個激靈,看向張周旭的方向,他隻能聽見聲音,可是看不見書中妖。

一筆道長倒是早就知道,這世界上就冇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小延,好久不見。“

一筆道長的聲音很輕,雙眼準確地盯著書中妖冒出來的位置。

書中妖本來冒出來的時候,已經準備好為了張周旭的事情跟他們戰鬥,可就是這一聲小延,頓時讓它想哭,失去話語的組織能力,看著一筆道長久久不能控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