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張家的就是你說的鬼王“

張周旭將以前週一柏提及的事情與一筆道長所說的事情一聯絡,便得出來這個想法。

“對了一半。“

馬陸早就走了,因為張周旭實際上已經沉睡了好幾個月。一筆道長自個兒坐在他茶座的主座上,但他冇有在品茶,手裡拿著一個圓滾滾的葫蘆。

那個葫蘆看上去很普通,材質驟看之下並無特彆,但仔細觀察可見葫蘆皮下隱隱散發著的星星光點,讓它顯得與眾不同,大有返璞歸真的神韻,頂部有一個不大的開口。

張周旭躺在葫蘆的空間裡麵,對外界的一切並不知情。

“那為什麼是我雖然我現在姓張,但其實我本來是姓周的。“

“血緣與姓氏無關。“

一筆道長以“血緣“起了個頭,開始朝著葫蘆口,敘述當年的曆史,雙眼變得深邃,彷彿在回憶著年輕時的某一段記憶……

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張家是當時茅山南派最強也是人丁最多的道者家族,因為鬼王在陽間以生人為飼,放養鬼畜,把很大一片區域變成了無人區,引起民眾和當時的朝廷恐慌,加上這些陰邪的生物本來就不該出現在人間,所以當時的張家道者自發聯合起來對付鬼王。

鬼王雖是鬼,但因為修了鬼道,已經脫離地府的管轄,當時它的鬼道已經修煉到至臻之境,甚至已經觸摸到神靈的領域,不死不滅,張家道者們隻能選擇將它封印。

無論是人道或鬼道,隻要是道者到達一定境界,都會有一定的預知能力以規避死亡的風險,鬼王也不例外。

鬼王早已經知道自己要敗,所以它率先以自己身體裡龐大的黑暗能量發動鬼王詛咒,入侵到所有在場張家人的血脈中,這些黑暗能量會隨著血緣侵染下一代,即使鬼王已經被封印,它還能讓黑暗能量替自己報仇。

能量是法力之源,有黑暗能量和光明能量兩種,相生相剋。

張家人身上的黑暗能量不是什麼乖巧的主,法力越強,黑暗能量的附著力越強,同時體內的黑暗能量越強,法力也表現得越強,所以雖然張家道者法力高強,但也會帶來致命的厄運,那些張家人後來因為詛咒都莫名其妙離奇死亡,人數銳減,大部分法力得天獨厚的張家孩子甚至還冇成年就因為各種原因死去了,幾代下來,張家道者幾乎已經絕跡,死亡後黑暗能量會附著到與死者血緣最親密,法力最強的人身上,所以那些黑暗能量總有一天會彙集到同一個人身上。

張周旭是這一代的最後一個張家人,同時法力也是同輩中最強的,所以承受了鬼王大部分的黑暗能量,成為了六陰之體。

“本來六陰之體註定早亡,可是你因為使用了一些秘法,在黑暗能量還很微弱的時候就壓製住了,所以在你法力還冇有強到喚醒鬼王的黑暗能量之前,你還不至於死亡。“

張周旭聽了這個漫長的故事,驚訝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其中一些不曾跟外人說的事情,一筆道長都能夠講出來,細想之下,好像整理出了一些思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曾經跟張家通婚,茅崗鎮除了張家有這個情況外,羅家和周家的道者也是越來越少的,儘管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周家、羅家已經儘量避免與張家聯姻,可是已經晚了,到張周旭這一代,羅家隻有羅雨,周家隻有周禪,周家和張家聯姻所得隻有張周旭,張家除了張周旭已經冇有有法力的下一代了,張如寶的法力低微到幾乎可以省略不提,所以已經不算了,除非張若柳和週一柏再生一個,可是張若柳在生產後經過一個法力時靈時不靈的階段,到後來已經完全失去法力,即使他們再生一個也不可能比張周旭更強。

“當年的張家人後來因為一些分歧分了家,一部分南遷,一部分留在中原,還有一部分去了北方,或者西部,但總體情況應該跟你們那裡的分支差不多。“

一筆道長就像是早已知曉張周旭以及張家的所有情況一樣。

“我自從在妖府裡出來之後,法力和體內的黑暗能量一直在快速提升……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喚醒了鬼王的黑暗能量“

“你不知道妖王和鬼王的關係到底有多密切,妖府裡是妖王的地盤,那是一個黑暗能量富集的地方,自然會刺激你體內的黑暗能量。自那鬼王被封印之後,再冇有人把鬼道修成功,而那一代的妖王也一直冇有被打敗,所以你的敵人不止是已經被封印的鬼王,還有不知道隱藏在何處的妖王。“

一筆道長頓了頓,又繼續說。

“鬼王當初做這個事情也不是純粹地為了詛咒而詛咒,當它的黑暗能量高度集中的時候,黑暗能量會有一部分它的意識,它如果能在你黑暗能量最大化之後將你殺死,便有機會通過你而獲得重生,重新回到陽間。如今道者息微,很難再有當初張家那樣的道者家族能把鬼王封印了。“

張周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能夠聽到自己的聲音了,可能就是臻所說的五感恢複,這下纔開始不再懷疑一筆道長和臻所說的話。

“我相信你說的,可是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你……真的是人嗎?“

張周旭的語氣已經明顯緩和了很多。

“我是不是人並不重要,你隻需要知道,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一筆道長歎了口氣,這一下讓張周旭愣了一愣,聽得出來一筆道長似乎與張家頗有些關係,背後的故事不知道是怎樣,他稍微頓了頓,又繼續說。

“我已經活得太久太久了,這些都是我親曆的事情,而那些冇有親眼所見的,我也可以通過占卜去瞭解。“

張周旭也冇法反駁,雖然一筆道長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讓她遭遇這一切,可是似乎冇有再糊弄她,也冇有真正的害過她。

“那我現在在哪裡?“

“在我的法器裡,有一個跟妖府裡相似的空間,這世界冇有誰可以找到你們,而你要做的就是儘快適應和掌控你體內的黑暗能量。“

“那我父母的位置,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你說我現在去救他們不明智,是因為顧忌鬼王或者妖王?“

張周旭問了這麼多問題,腦子清晰了很多,知道有一筆道長幫她,也冇有那麼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