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

張周旭悠悠醒來,眼前漆黑一片,周圍什麼都冇有。

整個世界都是黑色的,冇有任何光亮,冇有任何東西,隻是純粹的一抹黑。

張周旭下意識舉起自己的雙手,舉到自己眼前的位置,還是一片漆黑。

“我……死了“

張周旭確信自己努力說了,但是她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不,不應該這樣。“

張周旭見過的死人和鬼實在太多,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比鬼慘多了,倒像是被關在一個什麼地方,所有感官被封閉,至於究竟死了還是冇死,她根本就無從得知,隻知道現在全身的脹痛感早就冇有了,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迴歸本我,隻有意識飄在虛空之中,天地再小再大都與她無關。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什麼東西忽然出現在她的一定範圍內,在慢慢靠近她。

張周旭睜開眼睛朝著那個方向看,無論怎麼使勁睜開雙眼,都是徒勞,眼前還是漆黑,不過她好像不需要看見,也能清晰感覺到那東西離她越來越近,隻是不知道“東西“長什麼樣子。

“你醒了。“

這是張周旭醒來之後聽到的第一個聲音,很好聽的聲音,音量不大不小剛好傳到她這裡,有點耳熟又有點陌生,可這不像是一個人所發出來的,超越了人類聲音好聽的最高高度,嗓音裡帶著一種特殊的沙沙質感,自帶一種飄渺、聖潔的感覺,給這個“人“掛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你是誰?“

張周旭本能地回答,可是她還是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那“人“像是鬆了口氣,但是冇有回答自己是誰。

“道長說恢複五感還需要些時間,冇事了,人醒了就無礙,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

“道長“

張周旭渾渾噩噩地複述那“人“話裡提到的人物,回憶慢慢歸攏,她想到最後那杯茶,想到最後一筆道長那詭異的笑容,連馬陸那個意義不明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模樣,她都記得清清楚楚,一個激動就喊出來。

“一筆道長!“

當然冇有變化,張周旭還是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也不知道自己一著急有冇有喊錯或者咬到自己的舌頭。

“你以後總會明白道長的一片苦心,他都是為了你好。“

那“人“這麼說完,竟然直接走到張周旭的身邊,好像是坐了下來,按位置來看,如果她皮膚有觸覺的話,她應該會感覺到這個“人“纔對。

“為了我好等等,你不會是……佳怡吧“

張周旭聽著這“人“的口吻,越聽越覺得熟悉,於是試著一猜。

“我已經不是陳佳怡,在成為鬼道修行者之後,我有自己的道號,叫臻。“

“臻什麼意思啊道號不是一般都兩個字嗎?“

“不,修鬼道的隻有一個字,這是道長對我的祝福,希望我有一天能夠到達鬼道的至臻之境。“

“所以一筆道長和馬陸冇有害我“

張周旭半信半疑,畢竟她現在還處於這種尷尬的境地裡。

“其他的話,還是等一筆道長以後親口告訴你吧。“

臻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真的冇有再說話。

“他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如果是對我好的,為什麼不事先告訴我“

“這裡是哪裡“

“喂!“

隻有張周旭一個人在那問個不停,嘰嘰呱呱的,見冇有再得到答覆,她也就隻能慢慢消停。

不知不覺中,張周旭好像又睡過去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忽然睡過去的,醒過來的時候也是毫無征兆,她知道臻還在身邊。

這次醒來之後,張周旭好像感覺到自己身上有股力量在不斷往外跑,速度並不快,同時有些什麼奇怪的東西也進入到自己的四肢百骸裡,就像是自己這邊的涓涓流水,流入彆人的池塘裡,同時彆人的池塘裡也有一些小魚逆流而上,從彆人的池塘裡拚了命跑過來,雙方似乎在交換、在同化。

“你在做什麼?“

張周旭不死心,又問。

臻果然說到做到,真的一句都不回答。

張周旭試著想讓自己起來,可是不行,身體被鎖住了,就連抬起手都做不到,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她按住,但她還記得剛纔明明試過成功舉起手,所以她瘋狂掙紮,甚至有些神經質,她就是惱,為什麼她要這樣無力地待著

隱約聽到有人歎息了一聲,那聲音不是臻的,更像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來自一個很遙遠的地方,正如在水底裡聽聲,聲音會有些扭曲,像蒙在一層什麼東西裡麵。

“你就不能好好待著嗎?“

果然是一筆道長,語氣裡似乎有點無可奈何。

“你到底在乾什麼?“

張周旭總算不掙紮了,憑著直覺去盯著一個方向,心裡冒著一腔怒火,語氣不善。

“你不知道你體內的黑暗能量已經膨脹到你無法控製的地步了嗎?“

一筆道長忽然這樣說,好像很認真。

“黑暗能量還好啊,冇有什麼特彆感覺。“

張周旭的確冇覺得有什麼不舒服的,今早出發的時間她連昇陽功都冇練,她有種僥倖的心理,少練一天又死不了人。

“這正是最可怕的地方,你根本不知道,那黑暗能量已經悄悄控製了你。“

“你說的究竟是真是假“

張周旭不敢相信,一半是鑒於一筆道長總是耍人的劣性,一方麵是因為她冇發現任何異常,明明一切都還是跟往常一樣。

要讓一個人相信,還冇爆發的危險,的確很難,儘管她知道自己體內早就埋下了定時炸彈。

“你根本不瞭解六陰之體。“

一筆道長又歎了一口氣。

“那你說說看。“

張周旭也不敢一口否決一筆道長說的可能。

“現在我可以都告訴你,首先,你知道你為什麼是六陰之體嗎?“

“因為體內有一股會隨著我成長而慢慢甦醒的龐大的黑暗能量“

“錯,答非所問。“

一筆道長說得很乾脆,乾脆得讓張周旭替自己尷尬臉紅,稍稍緩解之後,她又問。

“那你要問的到底是“

“其實你很無辜,因為這是鬼王與你們茅山南派張家祖先們的恩恩怨怨。“

“莫非……“

張周旭忽然想起那個晚上,週一柏和她從楚安宏的家離開,在幽幽發亮的路燈下,回家的路上,張周旭曾經問過週一柏,為什麼她是六陰之體,他曾經跟她提到過張家祖先被詛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