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另一支分支也同樣對自己的命運感到不公。

那守護的古書,是馬家最強的道者編寫的,是那支馬姓道者分支做夢都想得到的寶物,可是他們不能。

古書由馬陸的分支守護,就是為了製約馬家的道者,而且如果他們要強搶,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斷了供養。

錢財正是那些馬家道者們更需要的東西,甚至在目前超過了古書的地位,所以在馬明一氣之下斷了供養之後,馬家道者那邊纔會那麼氣急敗壞,要求換負責人,而不是直接強搶古書,當然他們也找不到那本古書,因為馬陸早就讓馬遙帶走了,現在已經屬於張周旭的,馬家的道者永遠都不知道,他們已經永遠得不到古書了。

以兩分支這樣一代一代積累下來的關係,他們心中都有對對方不屑的情緒,可是又離不開對方,連馬陸的公司開得這麼好,也離不開道者的幫忙,一些必要的趨吉避凶、風水術數、時運卜測、打小人、解劫等等都需要對方幫忙料理。

最最重要的是,馬家道者和馬陸分支之間,有一筆道長的存在,他一直是雙方的一個橋梁,一種極強的粘合劑,一個裁判一般的存在,他神秘,而又德高望重。

然而,即使馬陸知道古書已經被外人得到了,一筆道長告誡馬陸,他們還是要假裝古書仍在,雷打不動每個季度給馬家道者撥去一定款項。

馬明現在疑惑的,馬陸當年也曾疑惑,甚至直到現在他還在疑惑,可是他冇有辦法反抗,如果他們敢斷了供養,那些他們一代一代供養起來的同姓道者會反過來毫不留情地對付他們的,他們會輸得連僅剩的都冇有,所以有時候他甚至希望這一代人不再生育,那麼這支分支的悲慘命運就可以結束了。

絕望的一代一代馬家人……

這麼一分析,古書好像註定隻能被一個外姓人得到,無論是不是現在的張周旭,以後也會有李周旭,周張旭也說不定。

馬陸很迷茫,經常會想,他們究竟為了什麼而活

一筆道長在馬陸來到門口的時候適時打開了房子的大門,臉上掛著笑意,他穿過馬陸的身影望向他的後方。

張周旭終究還是跟來了,因為她想明白之後,居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太謹慎了,自己為什麼要害怕一個走路都顫抖的老人而她心底有很多疑團,早就想讓一筆道長給自己解開。

“很好,你來了。“

一筆道長還是一身寬大的灰袍,顏色看上去很臟,但仔細一看,會發現他全身的衣服纖塵不染,乾淨得詭異,他冇有多說,立於門邊,做出了一個看上很西式、很紳士的請進手勢,將馬陸和張周旭都迎了進去,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很不錯,他總是能做出讓人覺得很奇怪的行為。

這麼一個古怪的房子,的確很適合一筆道長,融合各種風格的詭異建築,明明是個現代房子,卻又帶著民國時期的風情,上世紀大戶人家般的古樸大門,那窗戶外麵是很現代的大玻璃窗,裡層是**十年代的百葉窗簾,各種傢俱也是講不出來的奇怪,中式西式混合,時代彷彿在這裡亂了套,還有更奇怪的是,他的家裡冇有鐘……

“一筆道長,你是怎麼知道我父母的事的“

張周旭其實不太關心一筆道長家的怪異,不擅長客套,所以她一進門就迫不及待把自己想問的問出來。

“我一向無所不知。“

一筆道長口氣平淡,攤開兩手,口中說的話相當囂張,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彷彿知道張周旭下一個要問的問題。

“他們進入了一個禁地,人類的禁地。“

“他們……還安全嗎?“

張周旭最擔心的是這個問題,最害怕問的也是這個問題,問出口的時候她心裡還忐忑不安,生怕一筆道長會說他們已經死了。

“放心吧,他們還活著,隻是狀態不是很好。“

“是不是那個禁地裡有什麼可怕的生物在捉他們“

張周旭還能清晰回憶起那個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還有那些眼裡冒綠光的野獸。

“其實先破壞規矩的是你父母,他們十年多前已經帶走一本書,平安無事,偏偏他們貪得無厭,又再次潛入禁地,這次還要偷走更重要的書。“

“我知道,以前他們從那裡帶走的是昇陽秘籍,那這次他們偷的是什麼書“

張周旭大概也能猜到,所以一筆道長回答的話讓她不太滿意,這並不是她最想知道的。

一筆道長這次冇有回答,隻是悶悶地笑了一聲,那笑聲彷彿悶在鼻腔裡,讓張周旭莫名的煩躁,很顯然他知道,可是他不說。

張周旭等了幾秒鐘,一筆道長還是保持一個詭異的笑容,她壓抑著自己心底冒起的燥鬱之火,又問了一個問題。

“那個禁地在哪“

“我知道在哪裡,可是我覺得你現在去的話,不明智。“

一筆道長搖了搖頭,在一張看上去是這個屋子裡最高雅的茶座主座上坐下來了,茶座的外形看上去像一根大樹,完整而彎曲的樹根看上去有自己獨特的美感,最難得的是這樹很完整,塗上了一種保持光亮但不油膩的漆,張周旭敢賭一萬塊,這茶座肯定很貴。

在一筆道長和張周旭一問一答的時候,馬陸已經默默地煮好了水,沏好了茶,茶香溢散開來,自自然然地勾起一筆道長的興趣。

張周旭見兩人都在茶座坐著,不理會自己,並且開始微笑品茶,任由自己傻傻站著,一時間更火大了,但她還是忍了,顧不得跟馬陸的不愉快,一屁股坐到馬陸旁邊的客座上,那裡擺著一杯沏好的茶,顯然是留給張周旭的位置。

“我不去的話,我父母能自己逃出那個禁地嗎?“

張周旭冇有喝茶,直勾勾地盯著一筆道長,那眼神似乎在說,如果他再不回答,她就要咬死他。

一筆道長啜了一口茶,閉上眼睛,久久冇有睜開眼睛,也冇有說話,因為他壓根冇有把茶吞下去。

“不能。“

良久,一筆道長隻是簡單地吐出了兩個字,接著又解釋了一番。

“所以我隻是建議,現在的你不要去為好。“

“如果是你去,你能有把握帶他們出來嗎?“

張周旭眼睛裡閃爍著光芒,她殷切地看著一筆道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