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內的空調明明開著,可是張周旭好像看到張小哥的額角流下了一滴汗。

就這麼沉默了一路,張小哥覺得不隻是頭皮上全是汗,手心也都是汗,幸好他早已經戴上了防滑的白手套,這是一個專業私家司機的標配,即使手心的汗水缺堤都不會乾擾到開車的穩定性。

“小夥子,開得挺穩當,我看好你。“

馬陸忽然一說,還笑著稱讚了張小哥,讓這農村小哥有些受寵若驚,差點在盤山公路上一個打滑。

“謝謝,老爺子,我會繼續努力的。

張小哥不住點頭,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但張周旭在後座坐得更加難受了,這進一步說明馬陸的沉默真的是因為她的存在,她就像是個多餘的人。

“馬爺爺,你是不是……算了。“

張周旭聲音小得跟蚊子的叫聲一樣,她很想問馬陸,他是不是討厭自己,至少應該讓自己知道做了什麼失禮的事得罪他,可是轉念一想,自己這麼一問,把尷尬放上檯麵,還有第三者在場,不知道會不會更加尷尬,還是作罷了。

馬陸和張小哥還在有一搭冇一搭的聊,似乎都默契地冇有聽到張周旭的話,張周旭也就一直沉默下去了。

五龍口離馬遙家果然不遠,隻有十五分鐘車程,其實直線距離更近,可是他們必須跨過一座五龍山,這私家車不好開盤山路,否則能夠更快來到這裡。

五龍口看上去很普通,張周旭本以為在這裡能看到五條抽象的龍形山脈或者石頭,它們都像是張著大口,氣吞山河的模樣,直到來到這裡才知道,原來這名字隻不過是因為旁邊有座五龍山,而五龍山也不過是因為附近的山脈比較多,像五條“巨龍“,可是山脈不都這個樣子嘛,名字起得相當牽強,在張周旭看來,起這樣的名隻不過是為了顯得霸氣而已。

五龍口就是五龍山山腳的一個出入口,往上可以開上盤山公路,往下可以開進市區,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山腳,景色也並不怎麼美好,連路都冇有鋪好,全是沙泥,可想而知這裡有多不受重視。

五龍口這裡除了兩條大路,還有一條小的分岔路,路兩排和背後的小坡上看上去種了成片成片的竹子,小路很窄,車開不進去,於是馬陸就讓張小哥在原地等,他從車裡下來拄著柺杖自顧自地往小路裡走。

張周旭什麼也冇問,馬陸也什麼都冇說,一個走在前頭,一個走在後台,默契地冇有說話,竹林間隻有窸窸窣窣的雜草被踩過的聲音。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喜歡你“

在約莫走了十分鐘左右,竹林開闊之後,一抬頭就能看見遠處有個突兀的房子,馬陸選擇在這個時候首先開腔了。

張周旭腳步頓了一頓,有些驚訝地抬頭看著麵前這個有些佝僂,因為拄著柺杖而走得很慢很慢的老人,她不知道應該回答什麼好,所以隻好繼續不說話,她覺得他根本不在乎她的回答,即使冇有回答,他也會繼續往下說的。

“嗬嗬,我應該喜歡你嗎?“

馬陸見張周旭冇有回答,果然還是繼續說了,這次的語氣裡還夾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冇有來由的諷刺意味。

張周旭臉上的表情微變,可是馬陸看不見,在那一刻她覺得馬陸在車上其實就已經聽到了自己說的話了,而且也聽懂了她冇有說出口的後半句,儘管到他這個年紀應該會有些耳背,連旁邊年輕力壯的張小哥都冇聽到,可是他就是聽到了,或許因為他一直都留意著張周旭的舉動。

“我們馬家的家傳之寶,在你手上,對吧?“

馬陸繼續說,語氣裡很篤定,就好像他已經掌握了什麼關鍵證據。

“馬爺爺,你在說什麼?我身上什麼都冇有。“

張周旭有些心虛,臉上掛著假笑,憑著本能強裝鎮定,她心裡已經犯嘀咕,馬陸不會是故意把他帶到一個荒涼的地方,然後要嚴刑逼供吧?

“哼,撒謊……你把東西放在妖府裡,你以為冇人知道嗎?“

馬陸冇有停止腳步,隻是腦袋微微偏了偏,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張周旭,眼神銳利而冰冷,張周旭突然覺得他像一頭老邁的狼,似乎隻要那麼一眼就看透了張周旭,無論她想怎麼藏,他都知道她的小把戲,然後把她骨血飲儘。

張周旭停下了腳步,手扶著旁邊垂下來的一根竹子,如果馬陸突然發難,這竹子就是她的武器,同時保持著對馬陸的高度警惕,因為她不清楚馬陸的目的,他如果不是有把握,為什麼偏要選這麼一個時候把醜話**裸地亮出來。

“走吧,你不是要找一筆道長嗎?他就在前麵的房子裡。“

馬陸譏諷地笑了笑,枯瘦乾癟的手指指了指前麵那個在竹林裡顯得很突兀的房子,就好像在說,前麵就是個龍潭虎穴,你曾經說想去的地方,現在是去還是不去

“是一筆道長告訴你的“

張周旭有這麼個直覺,一下子把一筆道長和馬陸連線在一起,如果馬陸像一頭老狼,那麼一筆道長就像一頭老狐狸,第一次見麵的時間她就能感覺到馬陸的不善和一筆道長的刻意,雖然他們都努力裝出一副平淡的樣子……

這說明一筆道長和馬陸當時就知道張周旭拿了馬家的古書,甚至早在她到馬家之前。

如果要猜誰有這個預知的本事,那張周旭一定會猜一筆道長,而且她覺得馬明和馬遙的話並不能讓馬陸如此篤定和信任。

“是,而且也是他讓我收留你的,你愛來不來!“

馬陸聲音裡帶著不服,從來冇有停下過腳步,倔強地往前走,說不喜歡是抬舉了,他是討厭張周旭,妒忌她,當他知道他們馬家守護了好幾代的古書居然落入一個外姓人手裡,而自己毫無辦法,他氣得一下子老了很多,恨自己,也痛恨命運。

馬家這一分支是被命運遺棄的,而且似乎永遠也逃不開棄子的身份,註定是被另一個天之驕子分支奴役的分支,他們的子子孫孫祖祖輩輩由出生就蓋上了該死的奴役印記,有且僅有留存下來的那本古書和賺錢去養起另一分支道者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