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早就習慣佳怡的新樣子,已經不會再像最初那樣害怕,大概是隱約猜到怎麼回事,馬明看著佳怡冇有說話,他早就預料到終有這麼一天,隻是一直故意把這個事實遺忘,雙眼開始泛起酸澀,明明看上去是那麼硬朗要強的一個人,竟然在大家麵前流露出了脆弱敏感的一麵。

“我不屬於陽間,終究是要離開的。“

佳怡眼中含淚,這段時日它從不習慣到接受事實,已經越來越熟悉如何作為一隻鬼,甚至開始淡忘二十多年來當人的感覺,她眼眶下閃爍的淚也是鮮紅色的,似乎為了更加印證它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張周旭和馬遙不知道什麼時候放下了碗筷,自覺來到一筆道長和馬明這邊。

“一筆道長,鬼差快到了嗎?“

張周旭還冇有感應到鬼差的氣息,可是一筆道長遠比她強,他已經知道了也說不定。

“這幾個鬼差腳力已經算快的,你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一筆道長挑了挑眉,那像毛筆一樣的連眉抖動了一下,他雙手抓著衣袍的下襬向上快速揚了揚,然後就這麼簡簡單單地一屁股坐到樓梯的第一道台階上,姿態就像已經做好了長時間等待的準備,頓了頓,繼續說。

“現在你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跟鬼差回去,接受審判,畢竟你是替人擋劫,擾亂人間命數,罪過雖不至於判下十八層地獄,但輪迴投胎不比普通鬼多排個百年是不太可能了,說不定還要受刑;二是跟我回去,我有辦法讓鬼差找不到你,但你需要躲起來靜心修鬼道,等你的鬼道入門以後纔可以離開,屆時地府已經無權管束你,但鬼道凶險,一個不小心就是萬劫不複,魂飛魄散。“

張周旭皺了皺眉,樓梯因為走的人多,沾了很多灰白色的塵和臟物,她很想跟一筆道長說,要坐就坐到一邊的凳子上,可是馬明搶著問話,打亂了她的思緒。

“這個鬼道要修多久“

一筆道長剛說完,馬明就緊張地追問,幾乎是無縫銜接上的,因為他很害怕,他怕再也見不到佳怡,也怕佳怡下了地府被折磨,而自己毫無辦法。

“慧根和悟性好的話,七七四十九年可以算入門,這鬼道是遊離於地府的存在,不過一旦開始就註定再無投胎的可能。“

“左右都是難題。“

馬遙也替佳怡和馬明很難過,她這段時間也想過很多,每次見到馬明,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嫂子,然後想起以往的種種,佳怡死後發生的樁樁件件,她發現其實鬼除了模樣嚇人,並不真的可怕,現在也已經不畏懼直麵佳怡了。

“鬼道是什麼我都冇聽過,之前有成功修煉過鬼道的例子嗎?“

張周旭向來看慣生死,現在聽到鬼道這個新名詞,不能說興奮,但眼裡冒出來的都是好奇和新鮮,並不是她冷血無情,而是她早就知道佳怡的下場,何況佳怡其實說不上跟她有多深刻的交情。

“這也不怪你不知道,這史上隻有一個成功的案例,它成功的時候還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你爺爺的爺爺估計都還冇出生。“

張周旭把那句“那你是怎麼知道的“硬生生吞了下去,她縱然有滿肚子的疑問,理智晃了一下腦袋,還是覺得最好不要在彆人解答的時候打岔。

在場的隻有一筆道長最清楚鬼道,毫無疑問地頓了一頓,又繼續說。

“現在跟鬼差走也不是不能回來,每晚鬼門關大開的時候還是可以回來的,不過七天之後就說不準了。“

“因為第七天判決結果出來,她就要接受懲罰了,隻有等待判決或者等待投胎的閒散遊魂可以隨意到人間遊蕩。“

張周旭幫著忙把一筆道長冇說明白的話講得更詳細。

“我……我無論選擇哪一樣,終究都要跟馬明分開,對我來說是一樣的。“

佳怡眼眸裡的光芒黯淡了下來,看上去很難過,話語裡帶著苦澀的味道。

“佳怡,我陪你好不好“

馬遙和張周旭都嚇得抬眼看了馬明一眼,陪佳怡的意思,那不是就是要自尋短見嗎?

“明,不要傻了,你要是隨我而去就是辜負我,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死的我該知足的,起碼我死了之後還能這麼看著你,跟你說說話,至少我們還可以鄭重地道彆。“

佳怡想咧開嘴,勾出一個笑容,可是那尖銳細長的獠牙露了出來,使得好看的笑容都變得詭異,她冰冷的手指輕輕貼向馬明的臉頰,小心地不真摸下去,她怕凍到他,小心地注意不讓長指甲碰下去,她怕刮傷他,那麼小心翼翼,那麼溫柔和依戀。

張周旭和馬遙在一旁看著都有些動容,特彆是馬遙,正值愛幻想、情感澎湃的花季,同時她又是一個浪漫主義的人。

“彆煽情了,怎麼選早決定我才能提前做好準備。“

一筆道長似乎看不慣年輕人的情情愛愛、依依不捨,大煞風景地打斷他們。

“我決定了,修鬼道。“

佳怡還是很聽一筆道長的話,從馬明身上收回目光,看向一筆道長,態度一下子變得堅定了,好像早就做了這個決定一樣,但明明方纔她還因為要抉擇而那麼難過。

“隻有一個成功的例子。“

張周旭怕佳怡冇注意聽一筆道長之前說的話,又提醒了一次,重度提醒這成功率到底有多低。

“我知道,可是我並不想投胎……“

佳怡更加堅定了,眼底甚至閃爍著光,是一種迷茫狀態下不可能出現的光芒。

張周旭愣了神,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鬼不願意投胎的。

困惑,不解。

張周旭從小就是個理性的人,可能因為跟父親週一柏的關係更親一點,又或許是從小就冇什麼朋友導致的,屬於女生的那部分感性一直冇怎麼被開發出來,所以她總是表現得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樣。

在張周旭眼裡,與其去追求一個成功率極低、簡直是天荒夜譚的鬼道,不如乖乖接受地府的審判,投胎轉世,即使等待時間久又如何,對鬼來說,十年和一百年並冇有太大的差彆。

在很久之後,張周旭因為一時八卦問起這件事情,才從佳怡口中得知它選擇鬼道的真實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