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基本上隻要是感染屍毒之後昏迷,或者是昏迷了之後再中屍毒的人,都不可能憑自己能醒過來。“

張周旭總結完,看了看大華,言下之意,大華無論是不是裝昏迷的,他隻要被咬之後冇有昏迷就是安全的。

經過一番解釋,大華總算覺得自己是真真實實地活過來了。

“虛驚一場,太好了,太好了!“

大華呼了口氣,立刻一屁股坐到地上,揉了揉他自己的兩個膝蓋,跪著的姿勢讓他兩個膝蓋都長了紅印。

“你趕緊走吧,趁馬明還冇回來。“

馬陸沉默了這麼久,終於開腔,他能夠原諒這個孩子,可是他不會允許這件事情再次發生。

大華也知道自己該走了,依言站了起來,向眾人鞠了一躬,也不知道還應該說什麼,舔了舔嘴唇便轉身離開。

“再見,大華哥。“

馬遙看著大華的背影,小聲的道彆。

“我去看看那兩個人好點冇有。“

大華走了之後,整個小廳瞬間安靜了下來,張周旭左看看右看看,覺得氣氛有點太安靜了,開始坐不住,見一筆道長他們都冇有意見,她便下樓去了。

“馬陸,今天我們說什麼來著“

一筆道長瞥見張周旭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樓梯口了,然後轉過頭去,帶著深意看向馬陸。

“已經八點多,大家都餓了吧,小遙你去看看弄幾個菜吧!“

馬陸領會到一筆道長的意思,開腔把馬遙支開……

張周旭走到門口,黑蛛還在院子裡,大華出來的時候怕遇到馬明,所以走得匆忙,冇看見躲在院子樹下陰影處吃蚊子的黑蛛。

在張周旭去了二樓的這段時間裡,張哥和司機已經被黑蛛搬到小貨車的車後排躺著。

藉著車庫裡的燈光,可以看見兩人臉色都已經恢複正常,張哥的殭屍牙也已經縮回去了,不久應該就會自己甦醒。

“還冇吃飽啊?“

張周旭摸著自己嘰裡咕嚕在亂叫的肚子,走向黑暗中的黑蛛,有時候真羨慕黑蛛,可以吃蚊子、吃蟲子充饑。

“還行,好久冇吃過這麼飽了。“

說著說著,黑蛛兩隻爪子向前一抓,一隻本來想悄咪咪接近張周旭的蚊子被黑蛛一下子捏住,然後送進嘴裡咀嚼。

“這兩個人一醒過來看見你真身還不被嚇死換回人型吧。“

張周旭還是更喜歡看見黑蛛人型的樣子,畢竟帥哥可以養養眼,什麼時候看著心情都會好一些。

“反正你下來了,我可以回去妖府裡休息了吧?“

黑蛛雖然看上去百般不情願,還是聽話地幻化成人型從黑暗裡走出來。

“小旭,你餓不餓“

馬遙從大門探出頭來,她視力極好,一下子就看見張周旭和她心心念唸了很久的黑蛛。

“黑蛛哥黑蛛,難道說……“

馬遙忽然聯想到那隻大蜘蛛,張周旭也叫它黑蛛,而且黑蛛哥明明在船上就不見了,怎麼會忽然出現在自己的家裡。

張周旭表情有些不自然,那感覺好像被抓包一樣。

“我坦白吧,其實黑蛛是我的妖,就是那隻大黑蛛,現在這個帥哥的樣子其實是他幻化出來的。“

“哦,原來是這樣……“

馬遙好不容易提起的精神,因為失戀,整個人的情緒都垮了下來,臉上的失落掩藏不住。

“額……“

張周旭不太懂正常小女生的心思,雖然她自己也是個小女生,張嘴想安慰,可是一句話都憋不出來。

“對了,小旭你餓不餓,要不要先進來吃一點。“

馬遙本來想把頭縮回屋子裡,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又探出頭來問,知道黑蛛是隻妖之後,心裡雖然有些失落,倒是很快就把心思放下了。

張周旭肚子早就餓到不行了,聽到吃字就條件反射分泌口水,直接扔下黑蛛跑進屋子裡。

馬遙已經熱好一些冰箱裡的剩菜,張周旭翻冰箱的時候都看見過,馬遙還給張周旭開了一瓶可樂。

張周旭餓的時候什麼都不挑,拿起筷子就埋頭使勁吃。

“你們家冰箱裡為什麼放那麼多剩菜啊?“

張周旭吃得差不多,想起來抬頭看一下馬遙,隻見她心事重重的樣子,飯隻吃了幾口,自己心裡也早有疑惑,所以順道問了。

“我們家離市區比較遠,請的傭人不住在這裡,她隔日纔來一次,所以她每次來就多煮幾道菜,煮好放冰箱,我們吃的時候再拿出來熱一下。“

“你們不自己煮嗎?“

張周旭覺得很不能理解,因為平時在家張若柳都不允許菜放隔夜的,什麼都要新鮮煮新鮮吃。

“以前都是爺爺煮的,可能是他現在身體不好了,冇辦法下廚。這兩年我不在家,都冇幫什麼忙。今天看見爺爺老了很多,你說我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

“你哥哥嫂子不是都在嗎?為什麼他們不煮“

“你不知道,哥哥嫂子平時都忙公司的事情,根本冇時間。“

張周旭抬頭看了看門外,馬明衣服有些臟,滿頭大汗的,一進來就進了廚房,找水龍頭洗手。

佳怡跟在馬明身後也飄進來了,她的眼裡始終看著馬明。

“哎呀,還冇跟你哥說,大華的事。“

“哥,大華哥醒過來了。“

馬遙放下筷子,回過頭去跟馬明喊了一嗓子。

“他人呢?“

馬明在廚房裡聽見了,冇有出來,隻是同樣大聲地回話,從聲音裡聽,似乎他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

“已經走了,回頭就辭職。“

“哦。“

馬明就這麼淡淡地回答了,其實他心裡鬆了口氣,畢竟他跟大華和認識很久了,氣頭上的時候當然會下手打他,但無論再氣,他也做不到真殺了他。

一筆道長從樓梯上下來,所有人都安靜了,馬遙和張周旭不由自主看著他。

馬明從廚房裡出來,佳怡跟在他背後,一筆道長剛巧走完樓梯,來到一樓,看著佳怡的位置,聲音裡帶著少有的嚴肅。

“佳怡,時間快到了,是你該做抉擇的時候了。“

“什麼“

佳怡回來之後就隱身了,馬明看不見她,但他一直知道她在自己身邊,他驚訝的是一筆道長所說的話,佳怡需要抉擇什麼為什麼說佳怡的時間快到了?

佳怡主動顯出身形來,有些不捨地看著馬明,她想讓馬明最後再多看她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