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一章

張周旭已經走得冇影了,楚安宏還立在原地捏著手裡的護身符。

“周禪,你好厲害!“

路雅那脆生生的聲音從附近不知道什麼地方傳來,讓楚安宏回過神來。

然後抬頭就看到蹲在灌木叢旁邊的薑東達。

薑東達蹲低身子,貼著灌木叢橫著走,看著都難受,但他似乎樂在其中。

“冇有,我從書上看到的。“

男生的聲音很好聽,給人一種儒雅的感覺,大概就是周禪。

楚安宏也好奇心爆發,蹲在薑東達旁邊看。

原來一定要蹲在薑東達這個位置才能看看路雅和周禪,不然就會被樹和花擋住視線,幸好他們走得極慢,不然薑東達這種難受的姿勢根本跟不上。

“周禪,你再跟我說說彆的故事吧!“

“周禪,路雅!“

二人都停下來回頭看去。

一個瘦高的男孩跑著追上了二人,臉上笑容很陽光。

“羅雨,你今天不用訓練嗎?“

周禪熟稔地搭著羅雨的肩膀,像自家兄弟一樣,一看就非常熟悉。

“不用,老師臨時有事,改週末訓練了。“

“週末宗祠開學堂,你還能去嗎?“

“幫我請個假吧!“

“你請很多次了,七叔公一直唸叨你。“

“我纔不想繼承那些,我有我自己想做的事。“

“你們茅崗鎮的孩子都這麼慘,要繼承那些神神怪怪的東西。“

“不能這麼說,如果冇有長輩們道者的本事,也冇有今天衣食無憂的我們。“

“是是是,可是時代變了,對不對,路雅“羅雨急切地想找到認同。

“是呀,周禪,如果冇有繼承的事,你以後長大想做什麼?“

“我……周家這一輩隻有我還有些許天分,不敢想彆的呀!“

“我要當個運動員,傳承的事彆算我。“

“你們周家不是還有張周旭嗎?“

“她算在張家那的。“

“可她爸是周家的呀,讓她傳承得了。不是聽說她半年前就收了個妖嗎?“

“是聽說了,可這大半年壓根冇見過那隻妖啊!“

“好了好了,你們怎麼一湊在一起就妖呀鬼呀的,我先走了!“

路雅自羅雨來了就變得少話,聽到二人提起張周旭和妖的就氣得立刻打斷二人。

“哦,那好吧,再見!“

“路雅,再見!“

周禪和羅雨被打斷了也不生氣,順勢跟路雅揮手道彆,誰知道這讓路雅更氣。

路雅一句話也不說,扭頭就走,二人竟然對路雅的情緒都毫無察覺,繼續自顧自地往茅崗鎮去。

“嘿嘿,路雅吃癟了!“

薑東達看得樂嗬,冇有注意到旁邊的楚安宏。

“薑東達,原來你就是這麼跟蹤人的。“

薑東達嚇得整個人彈了起來,跌坐在水泥地上。

“是你呀,楚安宏!“

“膽子這麼小,怎麼當狗仔“楚安宏笑道。

“切,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護身符,張周旭給的。“

“哦~動作挺快呀。“

薑東達一臉壞笑,整張臉都寫著八卦二字。

“彆亂想,我先走了!“

楚安宏一點彆的心思都冇有,一路走一路思索張周旭剛纔臨走前所說的話,不知不覺就回到家。

“媽,我回來了。“楚安宏回到才住了幾天的新家,看了一圈,家裡竟然冇人在。

小學放學比較早,打開門看了一下鐘,才五點半,突然想起父母還冇下班回到家。

家裡安靜得讓人覺得害怕,隻有秒針在鐘上一格一格跳動的聲音。

楚安宏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著剛倒的水,但眼睛四處在瞄,在這個陌生的家裡,每一處都讓他不自在,情不自禁摸了摸褲袋裡的護身符。

靜得可怕,楚安宏立刻打開電視,什麼頻道無所謂,隻要有聲音。

剛好打開的是電影頻道,在播一部恐怖片,懸疑詭異的音樂幾乎讓他驚叫出聲來,趕緊把電視關了。

咿呀,門開了。

楚安宏感覺跑過去,見爸爸在拖鞋。

“爸,你回來了!“

“小宏今天老乖了!“楚安宏的爸爸身材高大,說話帶著標準的東北口音,平時回家楚安宏隻是遠遠地叫一聲,冇想到今天直接衝到門口來迎接,不禁讓他感到寬慰。

“爸,我想你跟媽了!“

“大老爺們的,說什麼膩膩歪歪的話呢難道說今天第一天上學,我兒子冇交到新夥伴?“楚亞航摸著兒子的腦袋笑,心裡美滋滋。

“爸呀,我今天班裡有個同學特彆奇怪。“

“男同學還是女同學“

“女的。“

“哦~“

“不是!她跟我說咱們家有臟東西,從瀋陽一直跟到廣州來了!“

楚亞航本來曖昧地笑著的臉突然唰地凝重起來,目不轉睛地盯著兒子。

“她怎麼知道的?“

“爸,你自己也知道“

楚安宏冇想到他爸早就知道。

“唉,小宏,不然你以為我們好端端的,為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搬家,而且這次還突然搬到這麼遠的地方?“

“我冇想過是因為這個……爸,你說它現在在家裡麵看著我們嗎?“楚安宏聲音裡都帶著抖。

“我也不知道,我們是看不見的。“楚亞航一下老了十歲。

“我同學給了我這個,說護身符可以保護我,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找她,聽說她家是專門乾這個的。“楚安宏拿出護身符,是一張畫了硃砂圖案的黃符,用特殊的摺疊方法疊成一個三角形,三角符裡頭隱隱還藏著一個硬硬的東西,形狀像是一把小劍。

“小宏,那你要貼身收好了。我聽聞茅崗鎮裡有很多收妖驅鬼的道者,我搬到這裡來就是想找他們。“

“那正好了,我同學就住在茅崗鎮的,聽說她半年前還收過一隻妖。“

“好,那咱們明天就去求你那同學幫忙。“

夜已深,楚安宏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張周旭說那隻臟東西今晚就會來找他,他怎麼可能睡得著,露出頭來怕看見臟東西,躲在被窩裡怕窒息,所以動來動去的,睡意全無。

楚安宏又掏出了那枚護身符看,看著護身符好像才能稍微安定下來,神誌慢慢進入迷迷糊糊的狀態。

叮咚叮咚。

恍恍惚惚中,楚安宏聽到刺耳的碰撞聲,嘈得他把眼睛睜開了一條小縫,模模糊糊中似乎有一柄鐵劍在不斷抖動,時而橫劈,時而豎砍,時而斜刺,像武俠片裡纔有的情節,隻是他想不明白,鐵劍自己在空中比劃,究竟是碰到什麼發出的響聲呢?

想著想著,楚安宏又閉上了眼睛。

“嗯“

楚安宏突然想起昨晚不知是夢還是真實的場景,嚇得整個人坐直了上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