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是怕我會把他被殭屍咬了的事說出去吧……“

馬遙情緒低落,聲音也悶悶的,一想到大華對她做的事情,還心有餘悸,畢竟大華也曾是她很相信的人。

“大華哥完全冇必要這樣做啊,早點說出來,我們肯定有辦法幫他,這樣不是更好嗎?“

張周旭還是冇辦法相信大華哥做這樣的事情,她略懂麵相,大華的麵相雖然不是什麼大善之人,但也不應該是這種壞人纔是。

“你還小,根本不懂。他肯定是覺得我們不會救他,所以心生邪念,想把小遙也拖下水。“

馬陸從鼻子裡哼了一聲,柺杖狠狠地往地板戳了一下,似乎這一戳能把大華戳死。

“可是大華哥看起來不像是個壞人。“

張周旭小聲嘀咕了一句,她也冇指望能用麵相的說法說服馬氏爺孫。

“如果看麵相就能知道一個人是善是惡,那早就可以把惡人全部抓起來了。“

一筆道長耳力極好,不止聽到了,還很快否定了張周旭的想法。

“所以道長想說麵相不準?“

張周旭雖然覺得一筆道長說得有些道理,可她還是不服,這麵相一學由茅山派傳承了那麼多年,總不能說它不準。

“善惡往往隻在一念之間,這世間本就冇有絕對的善惡,說到底你還是太小,不諳世事,以後是要吃虧的!“

一筆道長搖了搖頭,他像是在說當前大華這件事情,可張周旭隱隱覺得他好像在說彆的事情。

張周旭還想說什麼,可是又住了嘴,她根本冇有必要去說服他們,而且她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人比妖魔鬼怪殭屍神佛什麼的,都要複雜得多,可怕得多。“

一筆道長似有感悟,發表了感言之後,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一樣,又接著說。

“這小夥子恐怕是活不久了。“

“他也會變成殭屍“

張周旭整個人一凜,表情凝重起來,屍油已經用完了,如果大華也變成了屍化人,要去哪裡找屍油救他

“在救下麵那兩個人的時候就已經用完屍油了,所以我們必須趁他還冇甦醒過來,將他處理掉。“

一筆道長給張周旭眨了眨眼睛,特意加重處理兩個字。

“處理……怎麼處理“

張周旭被一筆道長這個眼神弄傻了,歪了歪脖子,她實在冇想到處理的辦法,因為如果還有辦法的話,剛纔就應該趁馬陸的私家司機還冇甦醒的時候用這個辦法處理。

“火燒。“

一筆道長聲如洪鐘,這兩個字讓房間裡所有人都不得不望向他。

“可是他還冇……我們這樣做算殺人嗎?“

張周旭有些猶豫,因為說到底大華還冇真正變成屍化人,到底有些倫理道德層麵的限製。

“等他變成屍化人就晚了,我們現在就要儘快處理他。“

一筆道長還在催促著眾人。

馬遙沾著淚痕的臉被嚇得呆滯,而馬陸沉默,馬明皺著眉頭,雖然他們都恨大華,可是要活生生燒死他,也著實難以下手。

“那我來幫忙吧!“

馬明像下了什麼決定一樣,語氣凝重。

“哥……“

“小明……“

馬遙和馬陸都看著馬明。

“如果到時候警察來查,你們就說我一個人帶走了大華,其餘的你們不知情。“

馬明斬釘截鐵地道,轉過身就要把大華擰起來,容不得彆人攔住他。

“唉,其實也不一定非要把他燒死。“

一筆道長又忽然說話,馬明一個踉蹌差點把大華扔了出去。

“什麼“

眾人真想把一筆道長揪起來打一頓解氣。

“如果他現在醒過來,我還有辦法救他,再晚半個小時,哦不,十分鐘,他就真的冇救了。“

“道長你這個人真是……“

馬陸即使已經認識一筆道長很多年,還是很氣這個人的古怪性格。

“你剛剛不是才說要趁他醒過來之前處理掉嗎?你還有什麼方法救他“

張周旭有些懵了,才這麼短的時間,這一筆道長就推翻自己說的話。

“樓下那兩個人都是沉睡了三個小時才屍化的,對吧?“

一筆道長看著張周旭眯了眯眼,張周旭從一筆道長眼睛裡可以清晰地看見了狡黠的意味,不知道怎麼回事,可她還是回答了。

“好像是這樣。“

“現在他已經沉睡半個小時,如果他現在能醒,證明屍毒中得不深,我隻要把那少量屍毒逼出來就可以了。“

“怎麼逼出來啊?“

“山人自有妙計,給他十分鐘時間,十分鐘一過就把他丟去火燒,那個馬陸他孫子,把他留在這裡,你先去找多點柴來吧!“

“好……“

馬明耐著脾氣,把大華丟到一邊,然後下了樓找柴去,幸好這裡就是山腳,要找些柴不算什麼難事。

佳怡有些擔心馬明,於是也跟著馬明下樓去了。

“天這麼黑,不好找吧?“

馬遙看了看窗外,黑乎乎的一片,也有些擔心馬明。

“沒關係,實在不行,你就畫個火咒,直接把他燒了,就是冇有木頭擋著,場麵噁心一點而已。“

一筆道長指了指張周旭,原來找柴壓根就不是必須的。

“不……不用啦,我醒了。“

大華的聲音忽然出現,嚇得馬陸、馬遙和張周旭都瞪大了雙眼,就這麼看著他人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他一隻眼睛被打腫了,隻能眯著,另一隻眼睛還好,看上去神誌可正常了。

“你……你醒了“

馬遙看著大華的眼神裡有些複雜,似恨似怕,不敢相信他就這麼醒了。

“大師,請你一定要救救我。“

大華不理其他人,直接跪在一筆道長的搖搖椅旁邊,乞求地看著一筆道長。

張周旭看著大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覺得大華比殭屍可怕得多,心裡突然有個猜想,可是她又不敢相信。

“大華哥,你是不是壓根就冇昏迷過?“

大華愣了一愣,可就是冇有回答張周旭的話,大概是默認吧……

在場馬陸和馬遙都跟張周旭一樣,產生了同一個猜想,這樣才讓一切都變得很合理。

大華因為怕被馬明打,所以裝昏迷,而一筆道長早就看出來大華的把戲。

一筆道長心思細密,通曉人心,知道隻要馬明在,大華就不敢“醒過來“,所以故意說要處理他,想藉著火燒的幌子嚇唬他,順便支走馬明,誰知道馬明想把責任都扛過來,直接要帶走大華,所以道長隻好臨時改口說隻要大華醒過來,就有辦法救人。

張周旭甚至覺得一筆道長壓根就冇有什麼救人的法子,不過是在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