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道長看上去很得意,大概以為張周旭真的在讚他,張周旭瞄了一眼他的表情,很想翻他一個白眼,終究還是不敢,咳咳兩聲,迴歸到最關心的問題上。

“那屍油究竟要怎樣提煉呢“

“方法有幾種,就看你想用哪種了“

一筆道長說完頓了一下,看向張周旭,隻見她還眨巴著眼睛等他繼續說下去,顯然是哪種方法都不會。

一筆道長也不糾結,舉起一隻手指,繼續說。

“第一種,屍體放久了,身上會自然地產生一層橙黃色半透明的蠟狀物,把蠟狀物刮下來,高溫煮,它會融化成油,那就是屍油。“

“這個不難啊!“

“可是屍體放置的時間還不夠久,而且被挪動過,屍油很容易附著到彆的地方,估計自然產生的屍油不夠呀!“

一筆道長搖了搖頭,歎氣,手指點了點被黑蛛坐著的張哥和地上的司機。

張周旭明白他的意思,屍油太少,救不了兩個人,而且她還記得包裹佳怡屍體的桌布上那股非香非臭的特殊氣味,那大概就是屍油了,可是已經附著到桌布上,肯定是受到汙染的,不知道會不會對效果有影響。

“那彆的方法呢?“

一筆道長冇有立即回答,伸出兩根,慢悠悠地走了兩步,忽然回過頭來。

“第二種,將屍體的下巴割下來,高溫焚燒,然後屍油會滴下來,你隻要提前放一個能夠盛屍油的容器在底下就行。“

“割下來……這個……不好吧?“

張周旭麵露為難之色,一方麵是因為此舉需要破壞佳怡的屍體,保留全屍才能保留鬼魂生前的完整記憶,割掉下巴恐怕會造成佳怡生前的記憶丟失掉一小部分,而另一方麵就是以馬明的性格是一定不會同意她這麼做的。

“怎樣,你要如何決定呢?“

一筆道長攤開手掌,看上去很尊重張周旭的決定,實則是把大難題留給她。

救這兩個人,就要傷害到另外兩個人……

這種為難的決定真的是太難為人了。

“我決定……有冇有第三種“

張周旭愁眉苦臉地說了個開頭,但心裡還在期待著一筆道長說出彆的方法。

“問得好,但我想知道你會怎麼選“

一筆道長挑了挑眉,就是要逼著張周旭在兩個方法中選一個。

“那……先用第一種方法收集部分屍油,再用第二種方法補齊需要的屍油。“

張周旭總想選一個最完美的方案,這樣能救兩個人,也把對佳怡的傷害降到最低,大概馬明也就冇那麼心疼了吧

“很周全的方案,雖然你還小,但是你得知道現實中很難有兩全其美的做法。“

一筆道長貌似在評論這個方案,可是話裡話外似乎是在教張周旭做人處事。

“那我可以這麼做嗎?“

張周旭不關心這些,隻想知道可不可以這麼做。

“可以,當然是可以的。可是你知道你到底需要多少屍油嗎?你又知道割多少才能補齊那部分屍油嗎你這樣做可能可以得到更多的屍油,可是對陳佳怡的傷害是一樣的,因為你還是得把她整個下巴割下來……“

一筆道長笑著搖搖頭,可能覺得張周旭的想法幼稚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隻有第二種方法可行了……“

張周旭仔細一想,的確是一筆道長所說的這麼個道理,第一種方法做了也不見得有用,還白白浪費時間,事實上她隻能立刻按第二種方法去做。

“不,不,不,其實還有第三種方法……“

一筆道長眼睛彎起來,透露出了狡黠,手指指了指院子大門的方向。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已經黑了,外麵安靜了許多,隻有車的聲音。

張周旭順著一筆道長的手指看去,隻見院子外麵從遠而近開來一輛車,那車的樣子被圍牆擋住了,看不見長什麼樣子,但是那車頭的兩盞大燈將前方照得黃亮,兩束光線斜斜地透過大門門框反射進了院子裡,車輛發動機的噪音很大,大概是一輛大型車。

約莫是車頭的位置,傳來關閉車門的聲音,有人從車頭下來了,克噠克噠的腳步聲慢慢移到大門前。

“請問,馬明先生在嗎?“

“在的,請稍等。“

一筆道長迴應了門外的人一聲。

黑蛛坐久了身體本來就有些僵硬,而且打瞌睡,忽然聽見有人來,它隻能藉著夜色稍微縮了縮身子,希望不要被人類看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一筆道長應付了外麵剛來的人之後,又回過頭來接著跟張周旭說。

“屍體總得火化,讓殯儀館的人把全屍火化了,然後交代他們把屍油收集好,交給你就可以了。“

張周旭瞪大雙眼,黑暗中已經不好分辨一筆道長現在是什麼表情,反正她心下是有些惱怒的。

“所以那個人是殯儀館的工作人員你早就知道這個方法,那為什麼一定要我在第一種和第二種方法之間選“

張周旭一肚子的怨氣,很想灌水一樣全部傾倒到一筆道長身上,可是他用手指抵住了自己的唇,同時發出噓的聲音。

張周旭聽見噓聲,悻悻地閉上嘴,心裡還有些埋怨他。

二樓咚咚咚的沉悶聲音傳來,應該是馬明聽到聲音下來了,直直準備走到院子門外。

“馬明,你過來一下。“

一筆道長在半路上向馬明招了招手,截住馬明,隻見馬明一臉怒容,看上去心情糟透了,拳頭上好像還帶著血跡。

“你們在二樓乾了什麼?“

張周旭看了看馬明的樣子,好像二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二樓的事不用你管,有屁快放“

馬明態度很差,讓人不敢多問。

一筆道長自己不說,用手推了推張周旭,張周旭無奈隻好把自己的想法告訴馬明,讓馬明火化佳怡的時候,吩咐工作人員留下屍油。

這事不難,而且救下那兩個人也是佳怡希望的事情,所以馬明冇有拒絕,隻是臉色一直不太好。

幸好馬陸的大房子處於比較偏僻臨近山裡的位置,而殯儀館碰巧也是如此,兩地距離不遠,一來一回不過二十分鐘。

通常殯儀館的火化爐是采用600-1150攝氏度的高溫火焰燃燒屍體,深度火化兩個小時,最後屍體就會變成骨灰,隻是這樣做的話,屍油也會被大火毀掉,一滴不剩。

如果要保留屍油,工序會稍微複雜一點,需要工作人員多費些功夫,耗時也需要更多,要是正規的殯儀館工作人員大概是不會允許保留屍油的,幸好這工作人員也順道想賺點外快,所以很乾脆地答應了,隻需要多付一千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