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聽完還有些似懂非懂,她年紀雖小,也常聽週一柏說過人性很醜惡,可是她不知道這跟馬遙和大華有什麼關係,想不通之下乾脆拋開這些事情,專心想想怎麼去解救這兩個人。

一筆道長忽然大力甩了兩下衣袍,發出弗弗的風聲,然後從袍內伸出兩臂,他的動作吸引了張周旭的注意力。

喝茶的時候,張周旭就注意到一筆道長的手指甲都很長,所以喝茶喜歡撚起很女性化的蘭花指,有指甲的視覺延伸,顯得他的手指也特彆纖長,而且他手的皮膚白嫩細滑,指甲縫裡也都乾乾淨淨,根本不像是一個老道士的手,這大概是他全身上下最好看的部位了。

一筆道長兩眼輕閉,輕輕吐出一口氣,他身上那微微金光在黃昏殘陽照耀下,顯得特彆聖潔,讓人差點模糊掉他的容顏,身上的法力像水波一樣由內而外盪漾開來,看不見的能量波動拂過這周圍的一草一木,各人各物。

張周旭上次感受到彆人法力的時候,還是david在綜藝節目錄製現場給她的威壓,那個時候她法力還很低微,david輕而易舉就能壓製得她喘不過氣,不過現在張周旭經曆了妖府裡的一趟之後,體內的黑暗能量像覺醒了一般,法力如井噴般上漲,現在的法力大概已經跟當初的david差不多了。

一筆道長比張周旭還要強太多太多,二人不在一個層次上,他的法力不會讓她覺得難受,那根本不叫威壓,反而是無比的舒服,像一種極輕極柔的撫摸,隻是靜靜站在他身旁,就彷彿有一股連續不斷的清風向她吹來,掃除人心裡的各種負麵情緒,沁人心脾又舒人煩憂,心下暗暗冒起一種特殊的感悟,不自覺看向一筆道長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一筆道長前臂放在身前交疊,規律地抖動起來,手指上下上下交錯而動,同時嘴裡唸唸有詞,好像是一段經文,又像是什麼晦澀的咒語。

張周旭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不敢隨意開口打擾他,同時又不捨得移開目光,因為一筆道長彷彿給她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她彷彿摸到了在茅山道上更進一步的階梯,那是一種難以名狀的抽象感覺,一種心靈的純淨。

“是他的氣息!“

自離開船之後,書中妖就一直靜默著,讓張周旭都幾乎忘記他了,這時候它忽然冒出一句話來。

“你認識一筆道長?“

張周旭很快反應過來這是書中妖的聲音,一下子抽離出感悟的狀態。

“不,人類的生命冇有這麼悠長,大概是轉世或者弟子吧……“

“那你說的那個人是誰?“

“寫出那本古書的人,馬家最出色的道者。“

書中妖的語氣中帶著尊敬和自豪,那個人就是他的前任主人,即使他已經不在了,可是這份尊敬還會持續很久很久。

張周旭心裡咯噔跳了一下,隱隱想通了什麼,馬家的傳家之寶當然是馬家人寫的,如果這位一筆道長當真是古書作者的轉世或者弟子,跟馬家還有來往就不奇怪了,而且馬氏兄妹的爺爺對他還格外尊敬。

不大會,一筆道長放下雙手,睜開雙眼,就像剛纔的一切從未發生過一樣自然地看著張周旭。

“我可以給你需要的材料,但你要趕緊行動了,時間不多。“

一筆道長說罷,將手伸進自己的袍袖裡使勁掏了掏,拿出一個素瓷瓶子和一遝符紙,遞給張周旭。

張周旭壓製著自己的好奇心,她很想知道一筆道長究竟把東西藏在袍下麵的哪裡,終究還是憋住冇問,乖乖接過瓶子和符紙,完全不敢在他麵前造次。

張周旭側著耳朵,晃盪了一下瓶子,裡頭傳來的是沙沙的聲音,像是一粒一粒的碎硬物,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是“

“糯米和屍油你都可以在馬陸的家裡找到,但對付屍化人,必須還要加上這瓶東西。“

一筆道長自顧自往往樓梯下走去,張周旭迎著殘陽看著他的背影,感覺他有了仙風道骨的感覺,隻見他直直走到司機躺著的地方,伸出腳來踢了踢他,將他的身體踢正,露出司機清晰的麵部,隻見他的身體還冇有表現出太大的變化,就像是人睡著了一般,呼吸也是平穩的。

“你說他們是屍化人就是說,他們不是殭屍“

張周旭聽得最多就是殭屍,多在湘西一塊出現,與他們的墓葬風俗有關,而屍化人這個詞倒是冇聽說過。

“其實屍化人由來已久,隻不過因為兩者表現相似,所以一般人都把他們歸類為殭屍。殭屍本質上是已死之人吸收了陰邪之氣,屍變而成的,冇有救人的可能,隻能焚燒或者封印,而屍化人,是未死之人中了屍毒而變的異種,在七小時之後纔會真正氣絕變為真正的殭屍,再也冇有生還的可能。“

“七小時……現在已經過去差不多三個小時了!“

張周旭回憶一下,從碼頭離開的時間至到達馬氏兄妹家的時間,再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大概是三個小時。

“是的。“

“你說時間無多,我需要很久的時間準備嗎?“

張周旭有些困惑,七小時還剩下一半有多,材料都有了,為什麼一筆道長還說時間無多呢

“光是提煉屍油,你就要花費兩個小時,你冇提煉過吧“

張周旭笑容凝固,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提煉屍油,以前看週一柏要用到屍油的時候,那都是直接從宗祠那裡領的,自己還以為很容易得到。

“哈哈哈,不過那都不礙事,今天的卦象寓意福娃臨門。“

一筆道長前麵還說得認真,聽得張周旭有些緊張,忽然他又哈哈大笑,讓張周旭懵了,當聽到他說卦象寓意有個福字才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

張周旭再仔細一想,反而疑惑了,衝口而出。

“什麼福娃算了,是好的就行。“

“可是你的卦象不是福娃臨門……“

“啊?“

張周旭抬起頭來,顯得更加緊張和擔憂了。

“是否極泰來。“

一筆道長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張周旭抖了抖眉毛,不得不說,那一字粗眉真的太醜了,一下子完全毀掉了剛纔好不容易騙來的仙風道骨感。

“一筆道長,你真幽默……“

張周旭斜眼看了看他,嘴上讚著幽默,心裡想著這人一大把年紀還耍小孩子玩,真是老不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