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章

半年後

張周旭今年九月升上小學五年級,一直以來學習不算拔尖,也不算差,就這麼混著。

老師對她最大的印象就是總一副冷漠的樣子,讓人感覺靠近不得,而同學的印象裡她總是奇奇怪怪,獨來獨往的。

五年級的第一天,班主任簡老師帶著一個怯生生的小男孩走進課室,所有同學都麵帶興奮的看著他,他也注意到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發亮的,除了那個眉心有一粒紅痣的女孩,而且所有人都是兩人拚桌一起坐的,就她單人單桌,顯得像個異類。

“各位同學,老師為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請他做一下自我介紹,好不好?“簡老師帶著親切的笑意,在一旁鼓掌歡迎他,所有同學都很友善地立刻迴應好字,還是隻有那個女生冷冷淡淡的,冇有張口說過話。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楚安宏,原來在北方的城市讀書,希望以後大家可以跟我成為好朋友。“楚安宏感受到同學的熱誠,少了許多生澀。

老師適時在黑板上將楚安宏的名字寫上去,讓大家儘快認識他,接納他。

“楚安宏同學,你現在可以先到財務室領桌子凳子,以後坐在講台旁邊的位置,可以嗎?“

楚安宏覺得更奇怪了,明明那個女孩身邊冇有坐人,為什麼自己也要一個人坐

這種疑惑使得他產生了猶豫。

“怎麼了,楚安宏同學“

“老師,我可以跟那個女生坐嗎?“楚安宏手指指向角落裡那個女生,女生的表情顯得有些驚訝,但很快就恢複冷漠的樣子。

“那你可以親自請求張周旭同學同意你坐到她的身邊呀!“

鬨這麼一出,本以為同學們會興奮地起鬨,誰知道他們異常地安靜,就這麼靜靜地看著楚安宏走到張周旭身邊。

楚安宏自知自己長得還算討喜,於是咧開嘴,想用一個自以為最親切的笑容來結識她。

“你好,張周旭,我可以成為你的同桌嗎?“

“不要。“

“……“

楚安宏臉上的笑容一僵,從來冇想過會被拒絕,心裡連謝謝你三個字都已經起好草稿了。

“看來張周旭同學還是不太習慣,那麼楚安宏同學,你先暫時坐在講台旁邊可以嗎?“簡老師似乎早就知道結果,很快就給楚安宏緩解了尷尬。

“好……“

楚安宏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去領桌子凳子回來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坐在班裡上了一個上午的課,他覺得自己融不進這個班級,很失落,很失落。

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背後被什麼東西輕輕戳了幾下。

楚安宏回頭,那是個長相清秀的女生。

“楚安宏,你怎麼敢去招惹她“

“她張周旭“

“是啊,除了她還有誰呢“清秀女孩做了個很老成的翻白眼表情。

“她為什麼要一個人坐“

“她怪呀!“

“怎麼怪法“

那個清秀的女生還冇回話,她同桌一個臉圓圓的男生就興奮地湊過來。

“我跟你們說,我跟蹤過她,她是住在茅崗鎮那邊的。“

“茅崗鎮“

“人家楚安宏來自北方,可能不知道茅崗鎮的事。“清秀女生拍了拍圓臉男生的肩膀,互相顯得很熟悉。

“茅崗鎮的人都神神叨叨的,聽說是學道術的,驅鬼啊,捉妖什麼的。“

“也不是每個茅崗鎮的人都這樣怪,周禪跟羅雨不也是茅崗鎮的人?“

“路雅,你喜歡周禪是不是?“

“瞎說什麼。“

“我那天放學看見你跟周禪一起走了。“

“你乾嘛跟著我“

路雅很生氣,拿著書作勢要敲那圓臉男生。

“你們冇什麼的話,乾嘛怕我跟“

“你變態!“

路雅拿起書包扭頭就走,顯然是個走讀生,中午也回家吃飯。小圓臉看著路雅的背影抬頭挺胸,一點羞愧都冇有。

“你叫什麼名字“

好不容易有人跟自己搭話,楚安宏想跟人結識的**很強烈。

“我叫薑東達,我知道班裡的一切八卦,有什麼想知道的可以隨時問我。“

“我還想知道張周旭的事情。“

楚安宏悄悄瞄了瞄張周旭的位置,隻見她帶了個餐盒,正安靜地吃飯,他便儘量壓低聲音,免得被她聽到。

“你真是問對人了,我對她的事情知道得可多了!“

“太好了!“

楚安宏兩眼放光,整個人都煥發出一種生機。

“奇怪,你怎麼不怕她“

薑東達見慣了班裡害怕張周旭的,冇想到還有人會想瞭解她。

“我是有點怕她,可我爸說過,越是害怕,越要克服,為了克服這種害怕才需要去直麵她。“

“佩服你,真男子漢!走,你去不去飯堂吃飯?“

“好,邊吃邊聊。“

楚安宏心裡默默定下一個目標,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站起來,一定要攻下張周旭!

多虧了薑東達,當楚安宏從飯堂回來之後已經覺得自己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瞭解張周旭了。

楚安宏雖然坐得離老師最近,但他整個下午都不知道那幾位老師在台上到底說了些什麼,一直盯著牆上的石英掛鐘,掐著時間就等著放學。

叮鈴鈴,下課鈴終於響了。

楚安宏早就收拾好書包,回過頭看張周旭,她還在慢條斯理地收拾東西。

薑東達敏銳地覺察到楚安宏的眼神,默默地給楚安宏豎個大拇指。

“你們搞什麼鬼“

路雅奇怪地看著二人。

“男子漢的事情,你不懂。“

“傻子!“

路雅也收拾好書包,整理了一下長髮,便離開了課室,她不知道薑東達懷疑的眼神已經鎖定她了。

“楚兄,咱們分頭行動。“

“楚安宏“

“人呢?“

薑東達左右四顧,楚安宏已經跑得冇影了。

“張周旭,你等等我!“

楚安宏冇想到張周旭走路可以那麼快,眼看她都要消失在拐角處了,緊張地立刻喊住她。

張周旭冷冷回過頭,冇有說話。

“我都這樣熱情了,你為什麼還對我冷冰冰的?“

“我對誰都這樣,薑東達冇跟你說嗎?“

“你怎麼知道……“

張周旭說罷,轉身又想走。

“我想跟你做朋友。“

“你想死嗎?“

“什麼“

“跟我做朋友會死的。“

“我不信。“

“薑東達應該跟你說了,曾穎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後她死了。“

“曾穎的死跟你冇有關係,她是意外死的,遊泳這種事情突然抽筋溺水死的人多了去了。“

“唉……“

楚安宏趁機走到張周旭麵前,仔仔細細地看著她。

“你家裡有臟東西,從北方跟到這裡來的,它一直在找機會下手,如果你跟我走得近了,它就有機會會害你一家了。“

張周旭突然抬起頭,嚴肅認真地跟楚安宏說這件事。

楚安宏不知道該說什麼,乾咳了幾聲。

“你不用為了嚇跑我,說這些有的冇的。“

“真的,你自己小心。“

張周旭又繼續走了兩步,回過頭來看,楚安宏這次冇有跟上來。

“拿著吧,你跟我待了這麼久,今晚它就會先來找你。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找我幫忙。“

楚安宏猶豫著接過了張周旭遞過來的一張三角形的護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