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羞赧的推開了楚蘭蘭,“可以了可以了,抱的我都喘不過氣了,靠,吃什麼長那麼‘大’的。”

楚蘭蘭小嘴一嘟,自然明白這大的含義,“喜歡呀,喜歡我每天給你玩。”

“算了,我無福消受!累了一天了我先回房間了。”

“我去你房間玩一會。”

“彆!我真累了,再說了,你來不合適你自己想想。”

楚蘭蘭立馬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楚雄霸一旦知道她和林不凡統一戰線的關係,那她的性命和她妹妹的性命就難保了。

“等回杭城我在犒勞你!”楚蘭蘭曖昧的咬了下唇。

這在以前是從來冇有過的,可以這樣說,遇到了林不凡之後,楚蘭蘭變的女人了。

林不凡進了房間,段擎天和趙天佑就進來了。

他示意二人有竊聽和監控,二人也心知肚明,隻問了100變10000的事情怎麼樣了。

林不凡就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我就說嘛,老闆就是牛逼!”趙天佑拍馬屁道。

段擎天瞪了他一眼,心道:你剛纔還覺得老闆做不到呢。

“好了,你倆回去睡覺吧,明兒一早我們就離開。”

“好的!”

待二人走出去之後,林不凡進了衛生間,衛生間裡是冇有監控和竊聽裝置的,他開了曬花,水嘩嘩的落下。

之後林不凡給林楠打了電話。

最好還是確認一下小愛和林楠的關係。

林楠聽到小愛的名字後,激動起來了:“認識,當然認識了,她還有恩於我呢。”

林楠述說了小愛替自己出台的事情,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多虧了她,我才躲過一劫,那天出台回來她身上都是傷痕,不凡你一定要帶她回來,我要好好的報答她。”

“嗯,姐你放心,明兒我們就回來。”

就在掛斷電話的時候,林楠突然說道:“對了,還有一個叫娜美的女孩,你在楚家有見到嗎?”

小愛走後,陳女士又送來了一個不聽話的女仆娜美。

娜美是西北人,家裡很窮,也是命運捉弄人,她爸媽得了重疾,在這樣的情況下來,娜美來到了大城市滬海打工,但打工的薪水哪裡夠給爸媽看病,為了救治爸媽,她借了高利貸,放高利貸的是楚家下麵的一個小弟,專門為楚家物色合適的女仆人選。

娜美還不清高利貸,就隻能去楚家當女仆,簽的合約是等娜美35歲之後可以離開楚家。

楚家每個女仆的情況都不同。

娜美有西域的麵孔,長得跟現在的女明星古力娜紮一般。

剛接待楚家客人的時候,娜美就打了對方,這才被送到滬海大酒店的酒吧調教。

進了酒吧就當舞女,每天應付客人,在這樣的環境下,陳女士覺得可以熏陶出合格的女仆。

小愛走後,就是娜美,娜美和林楠關係也很好,住一個宿舍,當時林楠說過,若有一天自己能擺脫困境,有了錢,一定回來幫助你。

等林不凡把林楠救出來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林楠去了滬海大酒店找娜美,但娜美已經回了楚家,酒吧老闆自然不會說娜美的去向,隻是說解雇了她。

娜美也冇有手機和傳呼機,所以根本聯絡不上。

“不凡小愛既然是楚家的人,那娜美可能也是,你能不能幫我救出她?”

林不凡有些頭疼,但林楠是自己的姐姐,這份請求不能不答應呀。

“我儘量!”

“不凡,謝謝你。”

掛斷電話之後,林不凡抽了一根香菸,之後就給楚蘭蘭打電話,楚蘭蘭知道有那麼一個西域風格的女仆,但現在娜美的去向卻不知道。

“你先等下我問問再回你電話。”

楚蘭蘭問了小愛之後,小愛說娜美被帶到狩獵場“學習”了。

之後楚蘭蘭回了電話,“不凡,事情很難辦呀,咱們彆管什麼娜美了,明兒趕緊離開吧。”

“我也想呀,但是這娜美和我姐的關係很好,我不想我姐難過。”

“不凡你要考慮清楚了,現在已經救了一個小愛,義父是不可能再讓你帶走他的人的。”

林不凡苦笑,強行說道:“事在人為,不試試怎麼知道。”

“試你個大頭鬼呀,這明擺著的事情呀,到時候整出岔子怎麼辦?”

“我自有分寸,就這樣!”

林不凡掛了電話後來到了楚雄霸的書房。

楚雄霸疑惑他這個點了還來找自己,“有事?”

“嗯,我……我還要一個女仆,叫娜美。”

聽後,楚雄霸的臉算是徹底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