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微微一笑說道:“我還能是什麼身份,普通的平頭老百姓,我相信楚老爺也已經調查過我了,我就如你調查的那般冇有一點背景,有的隻是背影。”

“哈哈哈哈……”楚雄霸大笑,旋即卻收斂笑容,臉色更加陰沉,“林不凡,我的確調查過你了,你很厲害,短短兩年多時間裡,你開創了一個帝國呀,凡人科技,盛世集團,朝陽集團,CVC基金會,還控股了輪迴晶片公司,至於物業是不計其數,你的每一筆投資都牢牢地把控住了時代的脈搏,比起我公司的精算師,投資師都要厲害十倍。你能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的嗎?”

林不凡聳聳肩膀說道:“多看書就好了,我從小就對數字敏感,另外,我似乎對投資也很有感覺。”

“你這感覺實在是太好了,那你跟我說說最近有冇有什麼投資可以賺大錢呀?”楚雄霸有意要試探一下林不凡,說話間拍了拍桌子上的股票時報,“林不凡,你既然對投資那麼有眼光,你看看今天的股市該怎麼買呀。哪幾隻股票會大漲?”

林不凡心裡一緊,自己隻對上一世特彆賺錢的牛股有印象,其他的股票並不知情呀。

但他還是硬著頭皮拿起了報紙,隨意的翻看,其實林不凡對股票肯定冇有精算師來的厲害。

保佑我呀,一定要有我知道的股票。

林不凡一隻隻的看下去,就在絕望的時候,突然看到了華海藥業。

真是無巧不成書呀。

曆史的走向就是那麼的有意思。

華海藥業這幾年來一直徘徊在低穀,後來因為華海藥業研製出了新型抗肝病的藥,擺脫了困境,後來成為炎夏四大藥業之一。

但具體什麼時候會漲,林不凡忘記了。

現在也不管那麼多了。

“這隻華海藥業會大漲!”林不凡肯定的說道。

楚振宇和楚雄霸挑起了眉毛,顯然是意外和不信。

楚雄霸每天都關注著A股的股市,這隻華海藥業一直處於負增長,甚至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在下去就要退市了,而且半年前還發生了藥業內部董事長和股東權利之間的鬥爭,這個公司怎麼可能會大漲。

“林不凡,你憑什麼說他會漲呢?你瞭解這隻股票嗎?瞭解這個公司嗎?”楚雄霸開始懷疑林不凡的背後是不是存在高人,高人一直在指點著林不凡。

林不凡現在要做的就是取得楚雄霸的信任,為打敗他而爭取時間。

先前已經說過,在表麵的資金上林不凡和楚家持平,但楚家畢竟是經營了三代人的家族,很有可能有秘密公司和資金的存在,另外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楚家有炎夏最高層的關係。

權利永遠能殺掉資產。

“我自然是瞭解這個公司的,而且我斷言,在未來華海藥業會成為炎夏藥業公司的巨頭,趁現在多買一點它的股票,到時候賺好幾倍呢。”林不凡淡然的說道。

“我不那麼認為,一家公司能不能成功,得看領頭羊帶領的好不好,另外要看它的綜合實力,比如競爭力,市場占有率,華海都在低端,我預判它一年能得清算倒閉。”

“據我所知,華海藥業的董事長是科研人員出生,有著多年肝病的治療經驗,萬一他研究出一種特效藥,那豈不是立馬翻身了?”

“哈哈哈哈……你以為特效藥那麼容易就研究出來的嗎,藥業還是要看國外的。”

當時的炎夏就算是感冒藥都是以國外牌子為主,國外的感冒藥占據市場份額的70%。

“我覺得,置頂霸業還看我們炎夏。我們有幾千年的中醫傳承,又有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精神,一定會超越國外的。”

“林不凡你的想法是美好的,曾幾何時我也想打敗國外那些牛逼轟轟的公司,但現實太殘酷了,國外公司一直是科技領航,不管是醫藥還是電子計算,抑或是現在的因特網,唉……我們很難超越。”楚雄霸年輕的時候也像林不凡一樣,想要打敗國外巨頭公司,但無奈,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

但作為重生者,林不凡很清楚,炎夏一直在追趕,在他穿越之前,炎夏已經成為了第二大經濟體,很多領域已經走在前沿,但有些核心科技的確還落後於人。

話剛說完,楚雄霸的手機上傳來了一條簡訊。

是楚家投資公司的副總裁發來的。

華海藥業有大動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