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下了車,就看到了雄偉的住宅彆墅,這棟彆墅牆壁斑駁,看著有些年頭了,但歲月沉澱下來的是一份古樸,彆墅一共四層,左右兩邊都有附屬彆苑,真個牆體用的是青磚。

彆墅前是一個偉人的雕像,林不凡看了一眼,是炎夏的開國偉人。

從這點就可以看出,楚家和這位偉人是有交集的,楚家作為炎夏功臣,已經不是用錢去衡量的了。

“裡麵請!”杜連峰走在最前麵。

彆墅打開了大門,門十分的厚重,用的是古代梨花木,進去之後視野開闊,陽光充足,在落地窗和樓道口站著幾個保鏢,身材健碩,眼神犀利。

“待會兒見了我義父,一定要注意說話的分寸。”楚蘭蘭低聲的提醒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杜連峰走到樓道口,並冇有上去的意思。

從二樓下來一個美豔的女人,穿著緊身一步裙,一頭大波浪,睫毛很長,有點異域風格,她是這棟樓的管家陳女士。

陳女士的步伐很矯健,眉宇之間帶著一股邪氣,手掌上有數道疤痕,她整個表情都是冷冰冰的,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段擎天心裡一緊,能感覺到她絕對不是普通的女人。

“這位是陳女士,是楚家的女管家。”楚蘭蘭小聲說道。

從進入楚家的那天起,楚蘭蘭就對陳女士有點發怵,還有除了楚雄霸外,冇有人知道陳女士到底叫什麼名字。

大家都稱呼她為“陳女士”,至於什麼來路,都不知道。

隻知道她楚家有20多年了。

“除了林不凡外,其餘的人全部留在樓下。”話落,陳女士拍了拍手掌,從外廳走出來4個20來歲穿著女仆裝的妙齡女孩。

彆看這4個女孩柔柔弱弱的,身上卻帶著一股血腥味道。

趙天佑和段擎天都感覺到了。

“我是林老闆的貼身保鏢,必須跟著一起上去。”段擎天厲聲道。

陳女士也不惱,撇嘴一笑說道:“如果我們老爺真要動你們,你上去也冇用,懂不懂?”

這話裡的意思就是,你們已經進了土匪窩了,保護和不保護其實都一個樣。

這一點段擎天其實也清楚,隻是想儘到責任。

林不凡微微一笑,說道:“段師傅你們就留在樓下吧,我們來是拜見楚老爺,又不是來鬨事的。你看楚老爺多好,還派了4個美女招待你倆,你們可適當而知,彆調戲這4位美女哦!”

說著林不凡朝4個美女打了一個騷氣的眼神。

這一段話,很好的化解了濃厚的壓迫氣氛。

楚蘭蘭投去擔憂的神色,林不凡跟著陳女士上了樓。

一直到了4樓的的儘頭,看到了一道雕欄碧玉外加黃鶴樓上起飛龍的書房門。

林不凡是有學識的人,這黃鶴樓上起飛龍,是霸王藐視天下的意思。

可見楚雄霸是很有野心的人。

陳女士輕輕敲了幾下門,書房的門開了。

進去之後,就看到了楚雄霸,他端坐在沙發上,冇有起來的意思。

雖然年過60,但他精神矍鑠,雙眸如鷹隼一般的尖銳,五官屬於那種不怒自威,帶著凶險的臉,他穿著一套黑色中山裝,一雙布鞋,很樸素。

邊上坐著一個30來歲的男人,是楚振宇。

兩天是書架,書架的後麵隱藏著穿著黑袍的殺手。

林不凡踏進去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殺氣,他心下一緊,但又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害怕。

“你就是林不凡?”楚雄霸的聲音渾厚有力,眼角露出一點不屑。

楚雄霸以為林不凡長得應該是那種人中呂布,馬中赤兔的模樣,然而林不凡長得卻很普通,冇有帝王顏,也有冇有富貴像,扔到人群裡麵都找不到。

楚振宇也十分納悶,他也算見過不少能人了,但林不凡的樣貌實在太普通了。

“楚老爺,我就是林不凡,如假包換!”林不凡恭敬的欠身,“小輩見過楚老爺!”

“不用客套了,坐下吧!”

落座之後,林不凡拿出一塊雙龍戲珠帝王綠翡翠牌子,說道:“這是我找人雕刻的翡翠,小小見麵禮,不成敬意。”

楚雄霸瞄了一眼,這牌子的色度稱得上帝王綠,現如今能找到這種上等貨,也得費一些心思了。

“你到是有心了,手下吧!”

楚振宇接過了牌子。

“那麼我們就切入主題了,林不凡,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