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人找了一家奶茶店坐下。

英姿颯爽的楚蘭蘭吸引了眾多男人的目光。

“我發現你挺受歡迎的,你看後麵那兩個男的,時不時的盯著你看呢。”林不凡笑著說道。

“是嘛?我有那麼好看嗎?”楚蘭蘭得意的說道,“那你覺得我好不好看?”

“好看!”

楚蘭蘭的確長得漂亮,有一股禦姐範兒,滾圓的臀,豐滿的腿……

不知道的人以為她是健身教練,瑜伽老師。

她這一身的豐腴,都是生死訓練出來的,身上還有好幾道疤痕。

“好了,我們可以開始說正題了嗎?”

“好!”楚蘭蘭收斂了笑嘻嘻的臉,正色道,“首先說下我義父那邊的事情吧,我義父和你見麵有好有壞,好的是,如果談的好,以後楚家和你和平共處,不再起廝殺;壞的是,萬一談崩了,你會死。”

“要怎麼談才能談好,可以告訴我嗎?”林不凡請教道。

“你冇抓住重點,不在於談了什麼,在於你是不是肯俯首稱臣,不肯就會讓你消失。”

“這也太霸道了吧!”林不凡驚愕道。

“要怪就怪你的能力太強了,創造了那麼多的奇蹟,你繼續壯大下去,對楚家就是危機,不,對四大家族都是危機了,他們的佈局都會被你打亂的,到時候你會成為眾矢之的。”

“四大家族?佈局?”林不凡擰眉。

“唉,我就簡單的說一下吧,比如四大家族中的王家,早在三年前就佈局電子行業了,現在賣的最火的國產手機夏星,就是王家的,打個比方,你如果進軍電子行業把夏星手機乾掉了,那王家是不是要弄你了。”

林不凡頓時一陣涼意。

他在去年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部署,古城風的蜂箱係統也已經全麵進入了收尾階段,晶片方麵,輪迴公司也在如火如荼的攻克,螢幕方麵也已經和韓城三新集團商定好了。

一旦林不凡的智慧手機上線,手機行業將徹底洗牌,一些國產手機會退出手機舞台。

“你怎麼了?”楚蘭蘭看林不凡臉色不對。

“冇什麼,這樣吧,如何和你義父談,我回家想下!”林不凡抹了一下汗。

“嗯,那麼接下來就是東方百貨這件事情,能不能讓張旖旎不要摻和,我們都和東方百貨的老闆談好了,張旖旎這樣插進來,是不是太過分了,換作我以前的脾氣,張旖旎已經是屍體了。”

林不凡苦笑,想了下,說道:“我會和張旖旎談的。”

“我不要你說談不談,我要你一個肯定的回答。”楚蘭蘭露出了強勢的本性。

“好,我現在就答應你,東方百貨我們不摻和……”

“這纔對嘛,你還差拿點錢。”

離開奶茶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二人朝新華電影院去取摩托車。

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下了大雨。

“這鬼天氣。”

二人捂著腦袋,跑到了一家店麵門口避雨。

“這雨一時半會不會停呢。我還有好多事情要處理呢。”楚蘭蘭其實不著急,她巴不得和林不凡多待一會兒呢。

林不凡拿出煙抽了起來。

“給我一根!”

林不凡遞給她。

一根香菸過後,楚蘭蘭朝身後看,這是一家小賓館,滾動的長屏上寫著鐘點房一個小時5塊,三個小時10塊。

“林不凡我們去開個鐘點房吧。吹吹頭,等雨停,好過在這裡傻乎乎的站著呀。”

林不凡噎的說不出話,和楚蘭蘭開鐘點房,這特麼什麼劇情呀。

“孤男寡女的……”

話冇有說完,就被楚蘭蘭硬生生的拽了進去。

“這不好,真的,楚蘭蘭,在一個房間裡你就不怕嗎……”

“我怕什麼。”

二人到了前台,楚蘭蘭說要開鐘點房。

林不凡羞澀的擺手。

前台老闆輕嗤一聲,斜眼看林不凡:“還真是活久見了從來冇見過男人拒絕開房的,都是男人拉著女人巴不得進房間,這小哥倒清純上了。”

終於二人還是進了房間。

冇想到這房間是粉色的那種,圓床,粉色帷幕,床上有一支玫瑰花。

燈光是暖色調的,衛生間的玻璃門是透明的。

“我去洗澡!”楚蘭蘭心大,脫了上衣,就進了衛生間,過了一會兒她似乎發現玻璃窗從外麵可以看到裡麵,她探出腦袋,瞪著林不凡說,“不許偷看,轉過去。”

林不凡懶得說話,背過去看著外麵的雨抽著煙。

過了十幾分鐘,楚蘭蘭從衛生間走出來了,圍著一條大浴巾,出浴的如同仙子一般,濕漉漉的香肩,讓人浮想聯翩身體。

空氣中有沐浴露的香味和曖昧之氣。

林不凡震震地看著楚蘭蘭。

“咋的,不認識了啊,好色!”楚蘭蘭撇嘴,心裡得意,想著等下要不要故意絆一跤,讓浴巾掉下來,給林不凡一個驚喜的福利。

誰料,林不凡主動了,他走到了楚蘭蘭麵前,突然雙手抓住了楚蘭蘭的雙臂,“楚蘭蘭……”

楚蘭蘭以為他要乾什麼,故意矜持道:“你,你彆亂來哦,不然打死你。”

“楚蘭蘭,東方百貨不能買……”林不凡臉色恐懼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