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甕中之鱉後,玩家們和記者們就好像進了油鍋的螞蚱一般,蹦躂起來。

紀要室內,上百個玩家敲打著牆麵,咆哮著:“放我們出去,你個狗日的。”

“啪啪啪啪……”

“砰砰砰……”

他們瘋狂的砸門,砸牆,但怎奈紀要室的牆是加厚的,電子防彈門更不用說了,人的拳頭,腳,是絕對破壞不了的。

記者們在秘書處大廳。

“放我們出去,我們是記者,你們膽子怎麼那麼大,我們要高你們非法拘禁。”

“再不開門,你們凡人科技就麻煩了。”

楊秋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頂層樓道口,訕訕然的看著這些不安好心的記者,“要高我們非法拘禁?嗬嗬,笑話,你們非法侵入,打砸我們的辦公場所,威迫我們的員工,現在倒打一耙竟然要告我們非法拘禁,你們腦子冇有問題吧。”

一個留著小鬍子的記者吼道:“我們又冇有打砸,我們隻是在報道。”

“嗬嗬,所謂兵爭之地無良民,你們和那些玩家的性質都是一樣的,唯恐天下不亂,還是那句話,你們在這裡好好的反思反思吧,等你們都冷靜下來之後,我們再接著談話。”說完楊秋雨就下了樓。

職員工開始收拾殘局。

田喜包紮了傷口。

“田喜,你冇事吧?”林不凡擔憂的問道。

“我冇事。”田喜摸摸頭,笑笑說道,“皮外傷。”

“辛苦你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

過了十幾分鐘,大門外來了幾輛采訪車,是先前那些記者叫來的。

“老闆,記者來了怎麼辦?”田喜通過監控螢幕看到後,問道。

林不凡也看到了。

楊秋雨從後門繞到了前門。

此時采訪車裡下來了好幾個記者,攝影師,一些打雜的,看到凡人科技大樓緊閉,麵色沉重,他們打電話給裡麵的記者,但打不通,頂層有乾擾器,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絡。

楊秋雨走到了記者身邊,將詳細情況說明瞭一下。

“這是暴力采訪,我們凡人科技也不想為難記者朋友們,請回吧,過不了多久,我們會將記者放出來的。”楊秋雨鄭重的說道,“如果你們想采取行動,請隨意,我們凡人科技不怕。”

領頭的兩個采訪主任知道事態嚴重,這已經是觸犯法律了。

“實在抱歉,我們的記者給你們帶來了麻煩,那麼等你們處理了,請讓他們回來。”

“這是肯定的,難不成還永遠留在凡人大廈裡了嗎?”楊秋雨笑笑,送走了這些采訪車。

時間慢慢地過去。

曆經幾個小時之後,玩家們已經耗費了所有的力氣,一個個坐在地板上,大部分玩家都感到了害怕。

先前是熱血沸騰,血氣衝腦子犯下了打砸的罪行,現在冷靜了,就紛紛感覺到了後怕。

“兄弟們,我們是不是做的太過火了,把彆人公司都砸了,要是他們報警我們豈不是都完蛋了?”

“怎麼辦呀,我還在讀書呢,我要是被抓緊去,學校就會開除我,我爸媽會打死我的。”

“我也是讀書呀,明年就要高考了,完蛋了,我想出去,我就不應該來的。”

“他們會怎麼對待我們呀,不會一輩子把我們關在這裡吧?”

紀要室和秘書處大廳都有隱形監控。

內保科內,林不凡通過監控視頻看到了玩家已經開始鬆動,懊喪,嘴角就上揚了,“這些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呀,唉,都是被人給慫恿的。”

“老闆,現在要開門把他們放出來嗎?”

“再等等。”林不凡給周彤打了電話,“周彤你去叫150人份的外賣送到公司來。”

周彤立馬就知道了林不凡用意:“老大,你是要請這些玩家和記者吃完飯?”

“嗯,聰明。”

“他們那麼壞,我們還請他們吃飯?”

“壞的是領頭的,還有背後搞鬼的,大部分玩家都是被慫恿的,按照我說的去辦。”

轉眼就到了晚上7點,玩家們一個個餓的前胸貼後肚。

“凡人科技的老闆該不會是想餓死我們吧?”

“我想回家……”

“我也想回家。”

黑胖和幾個領頭的玩家心裡也發怵了,他們收了錢慫恿這些不知情的玩家來鬨事,但冇有想到會被關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紀要室和秘書處大廳的隱形廣播傳來了楊秋雨的聲音。

“各位,你們都冷靜下來了嗎?”

“冷靜了,冷靜了,請放我們出去吧,我們再也不敢來鬨事了。”畢竟是小孩,關一關都老實了。

“我已經為你們準備了晚餐,吃好飯之後,我帶著你們看看我們凡人科技。”

楊秋雨再次來到了頂層樓道,手動打開電子防彈門。

記者們雖然臉色不高興,但終歸是自由了。

紀要室的門也很快被打開了。

十幾分鐘之後,一樓一號會議室內。

上百個玩家坐下來吃著晚餐喝著飲料。

吃好之後,楊秋雨帶著玩家參觀了凡人科技的遊戲部,並且告訴他們,不是不想打開服務器,而是腳本出現了問題,需要幾天時間維護。

“為了給大家創造公平公正的遊戲環境,我們凡人科技的職員都在努力維護服務器,希望大家能給予理解。”楊秋雨真摯的說道。

有一個16、7歲的玩家弱弱的問道:“我們今天闖下那麼大的禍,你們回頭會不會處理我們呀?”

楊秋雨笑笑說道:“不會的,你們是我們的衣食父母,隻有在你們的支援下,《傳奇》纔會蒸蒸日上,我們凡人科技纔會不斷前進。”

聽到老闆這樣說,玩家們緊張的情緒都放下來了。

“呼,老闆謝謝你。”

林不凡和田喜等人一直都在玩家們身後。

記者們把《傳奇》服務器維護的事情都記錄了下來,采訪到現在開始纔算是正規。

到了晚上8點,玩家們以此離開。

楊秋雨也送彆了記者,“各位,多有得罪,不好意思哈。”

幾個記者摸摸頭,一個個無地自容。

“不不不,是我們不好,楊總您大人有大量,感激不儘。”幾個記者灰溜溜的離開了。

林不凡從後麵走了上來,“開始行動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