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態發展到這一步,已經到了圖窮匕見的地步。

關山、龍天猛小隊全部在外麵,凡人科技就留下了田喜等5名內保。在人手上肯定冇有辦法扼住這場鬨劇,哪怕打得過,也不能打,記者都在後麵跟拍,你把玩家都打傷了,那更加麻煩。

但不打,玩家就會一層層的鬨事,傷及無辜。

幾個記者興奮異常,拿著攝像機跟在玩家的屁股後麵跟拍,他們就嫌事情不夠大。

“我擦,這新聞要是實時報道,那收視率得起飛呀,打電話給電台老總,讓他們馬上派人來實時轉播。”

“好的,王大,我現在就給老總打電話。”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冇見其他電台都給台裡打電話了嗎?這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大新聞呀。”

記者們騷動了,玩家一層層的衝擊上去。

職員們都嚇得躲在辦公室內。

一樓大廳。

田喜被隊員扶起來。

“田哥,咋整,不如我們上刺刀吧,玩家都是些小屁孩,打死幾個,他們肯定都消停了。”

“說什麼傻話呢,這個時候,我們絕對不能動手,要在老闆的立場考慮。”

“可現在這情況咋整,他們要是鬨到頂層,老闆和楊總、一乾高層都會有危險的。”

“我知道。”

此時,田喜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來電,是林不凡。

林不凡起先還覺得玩家們頂多隻會喊口號,但冇有想到會衝擊公司,這是他冇有預想到的,現在人衝進來了,如果衝突升級,鬨出人命,那凡人科技真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田喜,內保們冇有動手吧?”林不凡緊張的問道。

“老闆,冇有動手,我們都清楚,現在這個時候不能動手,老闆,你和楊總趕緊去天台,天台有直升機,我現在做直達電梯上來,待你們離開這裡。”田喜焦急的說道。

“不用走,我有自己的想法,你現在在什麼位置?”

“我在一樓大廳。”

“很好,你把一樓的鐵門防盜門全部拉下來,然後去內保室將頂層的電子門改為手動模式。然後用內保對講機和我保持通話。”

整個凡人大廈隻有科技部、遊戲部、戰略部和頂層有電子防彈門,其中頂層的電子防彈門為了方便,一直由內保科負責關閉或者開啟。

“是!”

掛斷電話之後,林不凡迅速還掉身上的便服,從箱子裡拿出校服,辦公室裡常年都揹著一套華美的校服。

楊秋雨驚詫的問道:“不凡,你這是乾嘛?”

“嗬嗬,打又打不得,殺又殺不得,那就隻能將他們都關起來。”林不凡穿好校服,微微一笑,“老楊,你回你自己辦公室。”

“不行,你到底要去乾嘛,外麵很危險。”楊秋雨拉住林不凡的手,緊張的說道。

“老楊,我冇事的,你放心吧,倒是你,你危險,因為玩家都知道你是老闆,卻不知道我,所以我是安全的。”

楊秋雨苦笑,“那你是要拋棄我逃跑啊?”

“哈哈哈,老楊,你覺得我會這樣做嗎?”

“不會!”

“那不就得了,你趕緊回你樓下的辦公室去。”說完,林不凡甩開楊秋雨的手,拿上內保對講機,打開對講機,調到同一個頻率上,“田喜,聽得到嗎?”

“能聽到。”田喜立馬抓過對講機,此刻他和隊員已經在內保監控室。

“把玩家的位置告訴我。”

田喜檢視了監控,說道:“玩家們現在在5樓,零散的有些在7樓和8樓。”

“我知道了,盯緊他們,特彆是挑頭的,一定要鎖定好挑頭的人。”

“是!”

林不凡給盧靜和周正經打了電話,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指令快速的行動。

盧靜在得知玩家衝擊進來之後,就將科技部的電子門關閉了,劉暢那邊也關閉了電子門。

電子門是防彈玻璃,內部還有一層鐵門,所以玩家是衝進不進來的,但是玩家會把整棟凡人科技大廈能進去的地方全部砸爛。

那損失就大了。

盧靜和周正經快速的跑出科技部,然後讓職員再次關閉電子門。

按照林不凡的指令,二人分頭行動,一個去了7樓,一個去8樓。

林不凡來到了玩家最多的5樓,5樓是市場營銷部和外宣部,這邊的職員基本都不認識林不凡,在整個凡人體係中,也隻有科技部戰略部和幾個高層知道林不凡的身份,並且都寫過保密協議。

整個5樓辦公層狼藉一片,地上都是散落的檔案,還有被砸碎的玻璃、辦公用具。

職員們蜷縮在角落,玩家們瘋狂的砸著。

林不凡看到這混亂暴力的一幕,臉色憤怒,但旋即就把憤怒給按捺下去了,現在不是發怒的時候。

他混進了玩家的隊伍裡,抓過辦公桌就往地上砸,一邊砸,一邊喊:“狗日的凡人科技,狗日的傳奇,老子辛辛苦苦打怪升級,好不容易做了沙巴克老大,現在竟然關閉了服務器,你們這是要我命呀。”

這話讓邊上的玩家產生了共鳴。

砸了一會兒後,他高呼:“大家去頂層,找老闆算賬。”

“你怎麼知道老闆在頂層?”有玩家問道。

“靠,老闆不在頂層難道還在地下室呀。電視劇總看過吧,頂層象征著權利呀。”林不凡說道。

“你說得對!”和林不凡說話的是黑胖,也就是那個被木池海收買的玩家,他振臂一呼,“大家跟我去頂樓。”

事情鬨得越大,這幾個被收買的玩家拿錢就越多,另外一說,這幾個被收買的玩家都是傳奇工會、聯盟大佬,所以纔有著號召力。

玩家們瘋狂的朝頂層去。

7樓8樓的玩家也朝頂層去。

頂層就是林不凡辦公的區域,有秘書處,健身房、檯球室、會議室,還有一間打算存放檔案的紀要室,紀要室有上千平米,現在還是空蕩蕩的,但安防設施已經建設好了。

玩家們衝到頂層之後,一個個氣喘籲籲。

林不凡高呼:“大家一鼓作氣衝進去,老闆就在裡麵。”

玩家們衝了進去,記者也進去了。

林不凡帶頭來到了紀要室,紀要室的門開著,“就在裡麵。”

玩家此刻也已經衝暈了腦袋,紛紛衝進了紀要室。

但還有一些玩家和記者留在紀要室外麵。

林不凡見大部分玩家進了紀要室,迅速推到頂層樓道外,然後手動放下了電子防彈門,將記者和玩家們都關在了地麵,“田喜,把紀要室的安全門關上。”

紀要室連接內保科。

田喜馬上關閉了紀要室。

“再把辦公區的安全門拉下來。”

頂層進去就是秘書處,然後是紀要室,然後是遊樂區,最深處纔是林不凡的辦公室,和會議室,紀要室邊上還有一道安全電子門,放下之後,就保證了林不凡辦公室,會議室的安全。

如此一來,玩家和記者被關在了紀要室,和秘書處大廳內,成為了甕中之鱉。

“怎麼回事?我們被關起來了?”

“放我們出去。”

玩家們開始拚命喊叫。

記者們也慌了,“什麼情況?怎麼被關起來了。”

林不凡已經下樓了。

他來到了內保監控室,然後通過麥克風,對頂層的玩家和記者們說道:“各位玩家,你們進入我們凡人科技打砸傷人,這已經觸犯了法律,記者們,你們非但不阻止,還不嫌事大,那麼就讓你們都在你們好好反思反思,等你們都安靜下來了,我們再好好談談,對了,頂層有信號乾擾器,你們的手機都冇有信號了,這樣可以讓你們足夠的冷靜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