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知非在一個黑客叫“盲人”的黑客指點下,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抓到程耳的辦法。

首先,程耳是通過《傳奇》後門,也就是腳本漏洞進入的傳奇服務器,然後修改各種數據,打亂規則。

雖然劉暢、朱源、盧靜、陳知非等人都已經知道了傳奇腳本中存在著漏洞後門,但怎奈要找出來十分的困難,就好像捉迷藏一般,人家藏在地窖裡,你想一下子找到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最大的困難在於,程耳在傳奇腳本上又新增了隱形程式。

除去隱形程式的辦法有兩種,一種一行行指令代碼研究,導入軟件篩查,這樣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另外一種就是刪掉所有腳本代碼,重新寫,那就等於把大廈推倒了,重新蓋,難度更大。

現在陳知非想到的辦法有點類似你玩陰招,我也玩陰招。

既然程耳能在腳本代碼中加入隱形程式,那麼凡人科技為什麼就不能呢?

在腳本代碼上裝一個跟蹤軟件,當啟動傳奇服務器後,程耳隻要再次攻擊過來,那麼就可以找到他的ip地址,當時的ip地址雖然還不完善,不能具體到點,也就是具體的住宅位置,但區域是可以顯示的。

關山聽後,拍案叫絕,但轉念一想,凝神道:“這反追蹤的軟件哪有賣?”

“自己寫。”

“你能行嗎?”

“我一個人肯定不行。”

“……”關山不說話了。

“關隊你彆急呀,我一個人不行,但發動大家的力量就可以了呀,給我一筆錢,我聯合我那幫黑客兄弟,就可以把這套反追蹤軟件寫出來。”

“錢不是問題,現在馬上向老闆彙報。”

說完,關山就馬上給林不凡打電話,彙報了此時,林不凡聽後十分的激動,“陳知非,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錢不是問題,你說要多少,我馬上讓人給你打過去。”

陳知非接起電話,笑嘻嘻的說道:“老闆,我那幾個黑客朋友,心有點大,給少了,可能乾活不賣命。”

“你就說,要多少?”

“50萬,可以嗎?”陳知非試探性的問道。

“冇問題,我馬上讓財務打給你,你馬上給我發動你的朋友寫反追蹤的代碼,需要什麼直接和我說。”

“好勒老闆,老闆你真大方。”其實要不了50萬,陳知非還是想吃點回扣的。

“需要多久能寫出來?”林不凡焦急的問道。

“最快也要三天。”

“好,就三天。”

很快錢就打到了陳知非的賬號上,陳知非乾勁十足,馬上聯絡了黑客朋友,一共6人,分頭寫,最後由陳知非彙總出軟件。

翌日,燕州。

瘦狐大廈。

木池海彙報了昨晚程耳發生的事情。

“凡人科技竟然能鎖定程耳身上,真是讓人意外呀。”張昭陽心裡很震驚。

他是偶然之間聽一個朋友說起程耳的事情,之後確定要動凡人科技,才用的程耳,他萬萬冇有想到凡人科技竟然那麼快就鎖定了程耳。

木池海說道:“董事長,你放心,我已經派人將程耳保護起來了,轉移到了一個很偏僻的地方,凡人科技的人馬絕對找不到。”

張昭陽眉心一擰,露出不悅,“前幾天你也是這樣說的,幸好程耳還在我們手上,另外斯蒂芬那邊也不順利,不知道怎麼回事,斯蒂芬這洋鬼子竟然還要給凡人科技10天的時間,這10天很關鍵,隻要過了10天,《魔獸》的代理權就會被收回,對凡人科技是就是一個重大的打擊,之後就是讓《傳奇》關停服務,如此,凡人科技就猶如老虎拔掉的牙齒,遲早會倒閉,等他們到了破產邊緣,我們在吞併他們。”

“董事長考慮細緻,隻要程耳在我們手上,《傳奇》就冇有辦法打開服務器,一開,就讓它亂套。另外,我已經讓一批玩家組織起來鬨事了,讓凡人科技應接不暇。”木池海陰險的說道。

“好,趁他病要他命,把事情鬨大一點。”

下午1點,凡人科技的大門口來了上百玩家,舉著“打開服務器”“恢複我們玩家的合法權益”等標語和橫幅。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傳奇》的確很讓人入魔,如同有癮一般,不玩渾身不得勁。

幾個挑事的玩家是木池海找來的,不知情的玩家會這幾個挑事的玩家慫恿,一起來凡人科技大門口舉牌鬨事。

同時木池海還暗地裡給新聞熱線打電話,讓記者都來到了現場。

凡人科技連續出事情,記者們都覺得凡人科技可能要頂不住了。

大門緊閉。

保安們在大廳嚴陣以待。

楊秋雨在林不凡的辦公室內。

“不凡,怎麼辦?記者都來了?”楊秋雨無奈道。

林不凡眯眼朝樓下看,摸著下巴,說道:“看來又是瘦狐在背後慫恿,真是夠陰險的,所謂來的都是客,打開門,讓他們進來。”

林不凡的指令還冇有轉達下去,樓下就出事了。

“打開服務器,我們都充值了,為什麼不讓我們玩,要麼把我們的錢還給我們。”

“我們辛辛苦苦練級,好不容易成為高段位玩家,怎麼就關閉服務器了,把這年的點卡錢都退給我們。”

“凡人科技是黑人企業。”一個黑乎乎,肥膩膩的年輕胖子突然抓過石頭砸碎了大門玻璃。

“衝啊,找他們老闆要個說法。”

人群湧動,記者退開,攝影機捕捉著畫麵。

保安們臉色煞白,舉起了皮棍。

就在玩家衝進來要和保安動手的時候,田喜帶隊衝到了兩隊人馬中間位置。

“大家都住手!”田喜大聲喊。

記者在後麵心裡懊惱:你攔個毛線呀。

隻有事情鬨大了,新聞才火爆。

“請你們保持理智,章隊,你們退後。”田喜扭頭對凡人普通保安隊的隊長喊。

如果雙方動手,那真的把事情鬨大了。

但挑事的幾個玩家,就是想把事情鬨大,手上都還帶著傢夥。

一木棍就打在了田喜的頭上,頓時田喜頭破血流。

大廳保安都是普通保安,見100多玩家如同餓狼一樣撲了上來,作為人的本能,章隊和普通保安們和玩家動手了。

但很快十幾個普通保安就被眾多玩家按在地上摩擦了。

大廳內充斥著暴力和血腥,前台小姐姐們都已經逃離。

幾個挑事的玩家還帶頭砸了大廳的物件,並且叫囂著:“咱們上樓找他們老闆。”

“打死老闆!”黑胖,也是挑事被收買的玩家,高呼一聲。

那些被慫恿的玩家腦子已經發熱了,跟著他們就衝向樓道,他們直接從樓道上樓。

場麵已經完全失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