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看著一副小學生模樣的周冉天,突然之間就不說了。

“林先生,怎麼不說下去了?”周冉天正聽得津津有味。

“再說下去,我感覺你都要給我跪下了,嘿嘿嘿……”林不凡打趣道。

“林先生呀,給你跪一下又能怎麼樣呢,就當跪財神了。”

“周老千萬彆這樣說,我們都是朋友。”

“此生能和林先生做朋友,是我周某人的榮幸,林先生真是有鬼神之能,然老朽佩服不已呀,難不成真是神仙下凡!”

“哈哈哈,周老,這種虛飄飄的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我聽著彆扭。”

“老朽失言了,林先生勿怪。”

“怎麼會怪呢,這話說的。”

“林先生,今年多靠你提攜,讓我賺了很多錢。”

“周老,你有冇有想到,賺那麼多錢為的是什麼?”

“啊?”周冉天愣了一下,“自然是為了家族,留給子孫後代呀。”

“我的想法和你不一樣。”林不凡抿了一口鐵觀音,眼神堅毅的看著周冉天說道,“我賺錢,是為了投入到科技中,以科技興國。從清朝末年開始,我們就被列強欺負。現在很多頂尖的科技技術,仍舊受製於人,就拿手機來說,晶片就是手機的心臟,製作晶片的機器叫光刻機,這技術至今隻有幾個發達國家掌握,還有手機螢幕,現在在這領域領先的是h國的山星科技,還有醫藥、衛星、通訊等等領域,我們都技不如人,所謂落後就要捱打,我要用錢武裝我們國家的科技,讓那些發達國家看看,我們炎夏民族是不容小覷的。”

林不凡在今年的計劃裡麵,會投資一大筆錢給現在正在深州做通訊的華威公司,這是後話。

聽了林不凡這一番發自肺腑的話語後,震撼住了。

周冉天羞愧,“比起林先生來,我真是格局小了,鼠目寸光呀,實在汗顏汗顏。”

“周老,不好意思呀,大過年的,我高談闊論了。”

“不不不,林先生胸懷國家,這份氣度遠遠超過老朽。”

二人正說著話,周雪兒蹦蹦跳跳的下來,她一屁股坐到了林不凡的身邊,親切的摟住林不凡,“聊什麼呢,把我爺爺聊的那麼激動。”

林不凡隨口一句:“聊你的終身大事呢,你爺爺要把你嫁給金陵的一戶大家族,那小少爺長得比小虎隊裡麵的男明星還俊俏。”

“爺爺……你想什麼呢。”周雪兒氣嘟嘟的站起來喊道。

“你這孩子,連玩笑話都聽不出來嗎?”

“哈哈哈……”林不凡笑了,“和你開玩笑呢。”

“呼,嚇死我了。要是把我嫁給你,把我是心甘情願,一百個願意的,不凡,咱們結婚吧。”

“結你個大頭鬼。”林不凡拍了一下週雪兒的額頭。

周雪兒捂著額頭嘿嘿的傻笑。

在她看來,林不凡的這種小動作,都是親昵的表現。

“哇,這米香味好濃鬱呀。”林不凡讚歎道。

“哈哈哈,是北方的香米,用的是灶頭煮的。”周冉天說道。

“怪不得那麼香,我家用的是電飯煲,就完全冇有這種香味了。”

周雪兒突然靈機一動,說道:“不凡,你想知道米的味道嗎?”

“嗯!”

“那就先得把米煮成熟飯。”

“……”

“讓我們把生米煮成熟飯吧。”周雪兒摟住林不凡的胳膊,頭靠在林不凡的肩頭上。

林不凡哭笑不得。

周冉天看著兩人,說了一句:“林先生和我孫女倒蠻般配的,也不知道我孫女有冇有這福氣,可以和林先生喜結連理。”

“這話我真不好接。”林不凡苦笑道。

“反正我這輩子除了不凡,誰呀不嫁,不凡,你要是不娶我,我就出家當尼姑去。”

就在這個時候,周琳琳帶著一個身材高大,長相俊朗的男人回來了。

“爸,我回來了!”周琳琳看到了林不凡,立馬打招呼,“林先生,你也在啊,真是太好了。”

“好久不見了呢。”林不凡起身和周琳琳握手。

寒暄一陣後,周琳琳把身邊的男人介紹給大家,男人叫程誌斌,30多歲,和周琳琳正處在朋友之上、戀人快滿的階段,也就是上一個台階,捅破一層紙的階段。

這次帶程誌斌回來,也是給老爺子看看,聽聽老爺子對程誌斌的看法。

周冉天看著一表人才,斯斯文文的程誌斌,第一眼還是滿意的。

程誌斌給周冉天送了一支野山參,送了周雪兒一塊香奈兒的定製香水,都是真貨。

“伯父,雪兒妹子,我知道你們平時用的吃的都是頂級的,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買什麼好,所以就買了這兩樣東西,出手寒酸了一點,莫見笑。”程誌斌說話彬彬有禮,音色渾厚,長得人畜無害,一副知書達禮、社會精英的模樣。

“心意到就可以了,另外,我們也不像你說的過的那麼奢侈,並不是越貴越好的,生活嗎,有點人間煙火就可以了,這野山參一看就知道是幾十年的大慶野山參,現在有錢也並不一定能買到這種幾十年野山參,從這點可以看出,你對我的心意,謝謝了。”周冉天禮貌的說道。

“嗯,這香奈兒香水也是定製款,我原本想買的,但國內冇的賣。謝謝程叔叔。”周雪兒噴了一點香水在手背上,“不凡你聞聞,好不好聞。”

林不凡此刻凝神看著程誌斌,總覺得這名字,他的長相,在什麼地方見過,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誌斌,這位是林先生,我的救命恩人。”周琳琳介紹道。

“林先生謝謝你救了我家琳琳,日後我什麼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吱聲。”

“好的!”

聊了一會兒後,就開飯了。

周冉天做中間主座,林不凡在左手邊和周雪兒挨著,對麵是周琳琳和程誌斌。

秦管家在邊上服侍,時不時的倒酒。

“這可是我珍藏了20年的女兒紅,一共三壇,等琳琳出嫁的時候,再開一罈,最後一罈等雪兒結婚的時候開。”周冉天興致很高,和程誌斌、林不凡乾杯。

吃著聊著,過去了半小時,就說到程誌斌做的是什麼生意。

“伯父,這是我的名片。”程誌斌拿出一個18k名片盒,將燙金的名片雙手遞給周冉天。

那年代,名片是生意人必備的。

“艾博麗生物研究中心合夥人。”周冉天問道,“程先生這一行很新鮮呀,老朽落伍了。”

當時生物研究,還是舶來詞,很多人都冇有聽過,更彆說這生物研究是幾個意思了。

程誌斌解釋道:“艾博麗生物研究中心是花旗國西大州支援的研究所,我們主要研究治癒癌症的藥物,從90年開始到現在,取得了很多專利和進步,伯父,您看……”

說著程誌斌就打開手機,翻出相冊,上麵有一張張英文專利書,還有和西大州州長合影的照片,以及研究中心大樓和科室的照片。

“癌症是現在危險所有人類的最大公敵,我們就是想造福全人類。”

聽到“造福全人類”這格局比林不凡還要大呀。

周冉天聽的熱血沸騰,心裡驚濤拍岸,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嘖嘖稱讚道:“程先生的情懷的事業真是讓老朽佩服的五體投地呀。真是江山代有人纔出,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呀。”

突然林不凡腦子咯嘣一下,再看向程誌斌的時候,他記起來了……

媽的,竟然在這裡遇到了這個世紀末的混蛋騙子!

是神明安排好了,要我懲罰這個騙子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