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林不凡沉浸在過年的喜悅中的時候,滬海楚家彆墅內已經開始湧動著暗波了。

楚家這個家族十分的厲害,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當時楚家是織布大戶,到了近代之後,是砂糖和重工業的第一代民族企業,一路發展到現在已經百花齊放,滲透到各個行業。

楚家翹楚很多,第三代家族掌門楚紅海曾經在金陵(炎夏首都)在某個重要部門掌舵了十幾年,因為有這一層關係在,所以不好在商界露麵。

華宇集團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都是楚家在背後操作支援。

華宇集團成立於76年,經曆了三代掌門,這三代掌門都是楚家旁係分支的親戚在掌控,但背後還是本家楚紅海在控製,到了第二代,就是楚靈兒他爹,因為楚靈兒出了事故半身不遂,之後郭茂熊出現,和楚靈兒結了婚,冇幾年楚靈兒她爹就死了,郭茂熊在楚紅海的要求下改名為“楚雄霸”,成為了明麵上華宇集團的董事長。

林不凡的橫空出世,席捲了整個江南,影響做大的就是杭城的商業圈,本來杭城是“明楚暗周”稱霸杭城。

華宇集團是上市公司,市值在杭城乃至江南排行第一,所以被稱為明麵上的老大。

周家幾代人盤踞杭城,幾代人做的都是礦場生意,因為冇有上市,但商業圈裡的人都知道周家家大業大,深不可測,所以被稱為暗周,指的是暗處,不上市的公司中,周家是老大。

本來周家和楚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因為也冇有商業上的競爭,冇有利益就冇有紛爭。

但林不凡出現後,就好像一條渾江龍,攪動了杭城的經濟,郭茂熊死,楚天逃離杭城。

滬海神田山山頂彆墅。

一間200多平的書房內,四周都是5、6米的書架,書架上放著各種圖書,案台上放著各種古董,書桌上方有沙漠海的題詞:天下第一。

楚紅海60多歲了,但精神不亞於年輕人,特彆是那雙犀利的眼神,就好像x射線一般能穿透人的身體,看清你靈魂的本質。

“這些都是我目前收集到的材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呢,想不到這小子的實力竟然那麼強大。”一個30歲出頭的女人站在楚紅海的麵前說道。

這女人叫納蘭春雪,也是名門望族的後代,她是楚紅海的媳婦,楚紅海的大兒子病逝之後,納蘭春雪就頂替老公的角色,正式進入楚家的生意圈。

楚紅海看著林不凡的資料夾,眼神慢慢地聚攏,上麵重要的幾點是:盛世集團大股東,朝陽集團幕後大老闆,cvc私募基金會會長,凡人科技公司幕後老闆。

“絲!”楚紅海深深吸溜了一口氣,劍眉擰巴著,抬頭略帶不信的問兒媳婦:“春雪,你確定這林不凡是這些公司的老闆嗎?你可知道這些公司可都是江南,乃至全國都排的上號的大公司呀,就說凡人科技公司,這近兩年飛的最快的一家科技公司,旗下的《傳奇世界》、《原始時代》、《三國群俠傳》、《奇蹟》這幾款遊戲全部都是眼下最賺錢的網絡遊戲,即時通訊熊貓聊天雖然還冇有開始盈利,但註冊量已經超過1000萬了,要知道我們的網民現在也不過是1500萬呀。”

納蘭春雪嚴肅的點點頭,說道:“爸,這是我花了很多時間,很多人脈,請了專門的調查員,才調查出來的結果。繼續讓他發展下去,華宇集團恐怕會被打垮。”

“哈哈哈哈……難道我們就一個華宇集團嗎?我隻不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林不凡今年才19歲,他到底是通過什麼渠道成就這番事業的?對林不凡的家族調查了嗎?”

“調查了,林不凡一家在2年前還在城中村住出租房,後來林不凡的母親和張重八相認,進入了張重八的集團內工作,調查後,我更加困惑了,張重八的輝煌集團不過市值十幾億,如果說是張重八在背後幫助林不凡,這說不通呀,以張重八的實力,根本早就不了那麼多的大企業,就在我們調查的時候,輝煌集團倒閉了,而且隨著調查的深入,我們發現輝煌的倒閉竟然是林不凡一手促成的,他竟然吃掉了自己外公的集團公司,然後變成了現在的朝陽集團,這騷操作,我實在看不懂了。”

“也就是說張重八不是林不凡幕後的幫手,那他怎麼會在短短兩年內,創造那麼多的企業和財富呢?”楚紅海站了起來,看著窗外的月色,饒有興趣的說道,“這可真是一個神秘的人呀,橫空出世,掃蕩商界,厲害,厲害呀!”

“爸,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

“自然是殺回去了,雖然郭茂熊是個傀儡,但畢竟是我的人,再則,杭城是我楚家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怎麼能拱手讓人呢,不管這林不凡是何妨神聖,隻要擋我的路,就殺無赦!春雪你準備一下,出發杭城吧。”

“是!”

大年初二,蘇晴去了奶奶家,去看望父親和奶奶。

林不凡接到了各路朋友的邀請,有萬雯雯、齊鵬程、袁恩筱袁恩惠姐妹,洛歆甜等等。

林不凡分身乏術,隻好一一打電話拜個年。

但有兩家,他還是打算親自去一趟,一個是周家,還有一個是李豔豔家。

周冉天是戰略夥伴,日後發展還需要和他合作。

李豔豔是上一世自己的恩人,過年了,理應去看看她。

早上9點多,林不凡買了一些禮品,開著車就去了周家。

周冉天和林不凡已經通過電話,知道他中午要過來吃午飯,就早早的讓傭人準備了。

另外,今天周冉天的女兒周琳琳也要回來吃飯。

秦管家就去敲周雪兒的門,“小姐,小姐,該起來了。”

周雪兒在裡麵不爽的喊:“大過年的,就不能讓我睡個懶覺嗎,不就是姑姑要回來,又冇有其他人。”

“林公子中午也要來吃飯。”

“啥?”

“我說林公子中午也要來吃飯,現在應該在路上了。”秦管家說道。

“我靠,為什麼不早點和我說呀。”周雪兒嘩啦一下打開了門,她頭髮亂糟糟的,睡衣也皺巴巴的。

“我也是剛從老爺這裡得到訊息,就馬上來通知小姐您了。”秦管家笑著說道。

“我知道了,秦管家,謝謝你。”周雪兒關上了門,心裡惱火又激動,惱火的是,初一的時候,她約林不凡出去玩,林不凡說大過年的要走親戚,忙的不可開交,激動的是現在他“自投羅網”來了。

周雪兒衝進衛生間開始洗澡……

周家彆墅門口掛著大紅燈籠,貼上了對聯:稻菽千重金浪起,春風萬裡玉梅開。

門前鋪上了紅色的地毯,院子裡的梅花樹盛開,點綴著已經快消融的白雪。

大廳內掛上了彩燈綵旗,還有中式的暖燈。

廚房裡傳來香噴噴的佳肴香味。

“差點忘了,秦管家,去地窖裡把我珍藏的女兒紅拿來。”周冉天笑嗬嗬的說道,“今天我要和林先生好好喝個痛快。”

“好的老爺!”

周冉天對林不凡這個忘年交有著莫名的喜愛和崇拜,每次節骨點上,林不凡總能出手相助,至今他還覺得林不凡是真的有鬼神之能、預測未來。

到了10點半的時候,林不凡就提著禮物來了。

一番寒暄之後,林不凡落座,周冉天親自泡了鐵觀音,二人喝茶聊天。

說到來年有什麼商機的時候,林不凡笑笑說道:“今年大有商機哦,其中一個就是貨幣,要不了多久,歐大陸幾個國家會聯合起來發行歐幣。”

“還有這種事情?我怎麼一點風聲都冇有得到?哦,這……這是國家層麵上的深度資訊了,我不過一屆商人,的確無法窺探其一。”周冉天震驚的看著林不凡,繼續說道,“為何要發行這個歐幣呢?”

“為了抵抗鎂幣。幾十年來鎂幣對應的就是黃金,是世界貨幣結算的貨幣,靠著這一點,花旗國大賺特賺,損人利己,將風險移嫁給其他國家,而且鎂幣還是石油的結算貨幣,這裡麵的文章就更大了。”

“那林先生的意思是,等歐幣出來的時候,我們大肆買進?”

“不,輪不到我們買,那些炒貨幣的基金會、巨頭,肯定有比我們更加多的渠道買歐幣,我們要做的是提前看低鎂幣,歐幣出來後,鎂幣會跌十幾個點,鎂幣跌,黃金必定長,我們可以買入大量黃金,還可以看低美股,從而賺取钜額資金,另外石油在今年之後會持續十幾年的瘋狂大漲,我們可以買一些小國家的油田……”林不凡指點江山,周冉天就跟一個小學生一樣,聽的津津有味,時不時的發出讚歎、敬佩的聲音。

“聽林先生一席話,真是勝過十年書呀,今天這番話,至少價值幾十億呀。”

“嗬嗬嗬……”林不凡笑了,說道,“如果我有足夠的資金,我可以賺上千億。”

“呼……”周冉天被震驚到了,上千億,這在99年乃至現在都是天文數字,哪怕是周冉天,這數字,也足夠震撼到他。

“很驚訝嗎?”林不凡笑著說道,“港海的李佳成知道嗎?他今年開局會靠著賣掉英格蘭國的orange移動公司,大賺1180億鋼幣。”

當時鋼幣比炎夏幣值錢。

聽了這話後,周冉天猶如五雷轟頂,周家三代人努力打拚纔有了現在的局麵,整個家族企業的資產加起來不過百億。

“李老可是炎夏真正的首富呀。”周冉天的語氣中可以看出很尊敬李佳成。

“或許吧,但真正的大佬,超級家族都是藏在暗處的,比如杜邦家族、羅斯柴爾德家族,這些超級大家族累積的財富估計能買下小國家了。周老,今年有好幾個機會,我們好好把握,賺個上千億吧。”

周冉天激動的紅光滿麵,興奮不已,他真的很想說一句:林先生收下我的膝蓋,帶我一起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