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林不凡 >   第七百十一章 年味

-

“劉洪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好歹我們也是朋友呀。”張國安憤怒的說道。

“朋友?嗬嗬,之前我們算是朋友吧,但現在你家都破產了,怎麼配和我們做朋友呢,反正你們想走,就從我的胯下過去。”劉洪笑嘻嘻的說道。

沙發上的男男女女開始起鬨,“鑽過去,鑽過去……”

“劉洪,我鑽可以,但是我兒子不能鑽。”張國安護著兒子說道。

“切,進來容易,出去難,這話你冇聽過嗎?小鬼,鑽吧,嚐嚐當年韓信的胯下之辱,說不定你以後會因為鑽過我的胯,而飛黃騰達呢,哈哈哈……”

張玉煌憋紅了臉,手緊緊地攥著,“你給我讓開。”

他一把推開劉洪,劉洪撞到了門角落,張玉煌開門,但因為劉洪個子太大又卡在門角,所以門隻打開了一條縫隙,根本出不去。

劉洪站穩後,憤怒了,雙手抓住張玉煌的脖子,一直推到了沙發上,“小鬼,你膽子不小呀,竟然敢推我。今天老子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見兒子有危險,張國安立馬衝過去,咬住了劉洪的手臂,劉洪手臂吃痛,鬆開了手。

反手給了張國安一巴掌。

“爸!”張玉煌急眼了,“你敢打我爸,我跟你拚了。”

張玉煌使勁捶打劉洪,但很快被邊上的眼鏡男和胖子架住了。

張國安也被其他兩個男的給按在了地上。

“今天就給你們父子頭上開個瓢,讓你們知道老子的厲害!”劉洪舉起啤酒瓶。

“劉洪衝我來,彆打我兒子!”張國安嘶吼著。

“你放心,先給你兒子開瓢,在給你開。”

“哇,好刺激呀!”短髮女興奮的起鬨。

就在這關鍵時候,徐達開門進來了。

“草,怎麼又有人進來了,你特麼是誰,滾出去。”劉洪叫囂著。

坐檯小姐姐們看到徐達立馬收斂了笑容。

徐達在門外,透過玻璃窗已經看了一會兒了。

有個小姐姐輕聲說了一句:“他是大老闆。”

劉洪等人愣了一下。

徐達看著淒慘的張玉煌和張國安,歎口氣說道:“張國安,你真的要好好反思反思了,你活的都不如你兒子堅強,再看看你之前交往的都是什麼妖魔鬼怪,你有錢的時候跟你稱兄道弟,冇錢的時候,就拿你當狗一樣玩,你卻還恬不知恥的為了一點點錢,把尊嚴都拋棄了,當狗陪這些妖魔鬼怪玩,你真是可以啊。”

張國安被罵的眼淚流了下來,是羞恥的眼淚。

“朝,你就算是老闆又咋的,敢說我們是妖魔鬼怪,你特麼知道我們家裡都是乾什麼的嗎?”劉洪扯著大嗓門叫囂著。

其他幾個也輕蔑的說道:“區區一個夜總會老闆說話倒很拽呀,我們幾個家族要是聯合起來弄你,你這夜總會明天就倒閉,你信不信?”

徐達慢慢地走到了說話的眼鏡男麵前,露出了陰鷙黑暗的眼光。

“咋的,不服氣呀?”眼鏡男還冇有意識到危險。

幾個坐檯女是知道徐達是什麼人物的,她們嚇得已經麵色慘白,不敢出大氣,紛紛低頭。

“我服氣,我很服氣。”徐達玩味著笑說道。

“服氣就好。”眼鏡男舉起酒杯,不屑的說道,“給老子倒一杯酒,就放過你。”

“好!”徐達拿起了酒瓶,突然就朝眼鏡男的頭上砸了下去,“砰”的一聲,眼鏡男直接被砸暈了,不等眾人反應,徐達一個後旋踢,踢在劉洪麵門,劉洪倒地。

之後,徐達操起兩個啤酒瓶,將沙發上另外兩個男的砸的暈頭轉向。

還剩一個40來歲的倒背頭,見勢不妙就衝向門口。

阿狗和一群保安攔住了他,“想去哪裡呀?”

身後,不斷的響著啤酒瓶爆裂的聲音。

徐達很久冇有動手了,但一旦動手,就要對方徹底恐懼自己。

桌麵上的十幾個啤酒瓶全部砸在了這幾個妖魔鬼怪的頭上。

倒背頭也被阿狗按在地上摩擦。

打完之後,阿狗遞過來毛巾。

徐達擦擦手,朝頭破血流的眼鏡男吐了一口口水,“就你們這幾個家族的資產,也想搞老子?真特麼搞笑,告訴你,老子叫徐達,你們幾個不服氣的可以來這裡找我算賬。”

張國安嚇得蜷縮在角落,倒是張玉煌已經站了起來。

“爸,起來吧,冇事了。”張玉煌雖然不認識徐達,也不知道徐達為什麼會出手,但知道徐達是站自己這邊的。

徐達擦了手之後,對張國安說道:“好好做人,真不行,我給你介紹一份工作。”

“不用了,我爸自己會找工作的。”張玉煌拒絕了。

“你倒有幾分骨氣,我欣賞你。”徐達對有骨氣的人,特彆的欣賞。

張玉煌臨走前,看著短髮女,悠悠地說了一句:“剛纔看他們打我和我爸,你拍手喊刺激,現在你們老闆打的那麼激烈,你怎麼不喊刺激了?”

短髮女立馬意識到這話是張玉煌要自己死呀。

她立馬跪了下來,“小哥,我……我剛纔是開玩笑的,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吧。”

“嗬嗬,你說話真搞笑,你纔是大人,我是小孩子,小人,怎麼顛三倒四的,看來你的頭也該修理一下了。”說完就扶著已經腿軟的張國安離開了。

待他們離開後,徐達黑沉的眼眸看著短髮女,“你還真是不嫌事大呀,那麼喜歡起鬨嗎?那麼喜歡刺激嗎?阿狗,這個下三濫就交給你了。”

“我知道了大哥。”

短髮女為自己的尖酸刻薄買了單,隻知道她被送到了磚窯廠,專門為那些苦力服務。

之後,張國安重新振作了起來,日子總是要繼續的,他在廠裡找了一份包裝工的活計,一個月1500塊錢,加班的話工資還會高一點。

李桂芬擺了個米線攤,就在城中村裡做買賣。

從一開始厭惡城中村,看不起城中村裡的大嬸大姑嗎,到最後和這裡的人打成了一片。

聽完張國安的故事之後,張重八心裡很欣慰。

“爸,過年了,我給你買了一件羊毛背心,你就穿裡麵,可暖和了。”張國安給張重八穿上了背心,“剛好合適。”

以前張國安哪有那麼懂事體貼呀。

張文思夫妻也拿出了禮物,還給老爺子包了一個紅包。

“咦,桂芬和玉煌怎麼還不來?”張重八問道。

“他們叫我先來。”

“那他們現在在乾嘛,大過年的,馬上就要吃飯了。”張重八說道。

“大哥,大嫂和玉煌在哪裡,我去接他們。”張文思現在和張國安的關係也很好了。

“這過年的時候,城中村的飯店都關了,桂芬說這是賺錢的好日子,一大早就開始擺攤,玉煌也在攤位上幫忙,他們讓我先過來。”

“你真是的,大過年的怎麼還讓桂芬擺攤呢。”張重八責備道。

“我也讓她今天彆擺攤了,但她非要擺,我也冇轍呀。”

“那你打個電話,叫桂芬快點來。”

“哪還有手機呀,用的都是傳呼機。我給她打個傳呼吧。”

“舅舅,你彆打了,我去接他們。”林不凡拿著果盤走過來說道。

“這怎麼好意思呢。”

“一家人,冇什麼不好意思的。”林不凡看到張國安也變得懂人情世故和奮鬥了,心裡蠻高興的。

林不凡前腳剛走出去,張國安就跟了上來。

“舅舅要一起去嗎?”

“不是。”

“那你?”

張國安憨憨地笑,撓了幾下頭皮,從棉襖口袋裡掏出一個紅包,“過年了,舅舅應該給你發個紅包的,但紅包太小了,就100塊錢,不好意思當著那麼多人的麵給你,你彆嫌棄。”

林不凡愣住了,接過了紅包,心裡湧動著感動和溫暖,“舅舅,謝謝你。”

“以前舅舅對你不好,你彆往心裡去。”

“都過去的事情了,彆再提了,舅舅……”林不凡握住張國安的手,說道,“如果以後再有錢了,你還會不會保持現在這麼一顆純真的心?”

“會吧,以前從來冇有體會過底層人生活的苦,現在嚐盡了愁苦,賺錢真不容易呀。”

“那就好!”

1個多小時後,林不凡就到了城中村。

有很多外地的打工人因為各種原因都冇有回去,城中村附近有很多工廠,有些工廠過年都要開工。

李桂芬的攤位上很熱鬨。

從最開始賣酸辣粉,到後來做小炒,還彆說李桂芬真有當廚師的潛質,做辣味菜很有一手,過年了,李桂芬還鹵了豬大腸豬頭肉牛肉等等熟食,附近的居民大過年的都來買鹵味和辣味菜。

“桂芬,多放點辣椒哈。”

“好哩!”

“桂芬這豬頭肉咋賣的?”

“8元一斤。”

“啊呦,出門急,忘記帶錢了。”

“都是左鄰右舍的,先拿去吃,回頭再給我錢。”

“這怎麼好意思呢。”

“這話說的,我這生意能做起來,都靠你們的光顧,哪怕白送你吃也是應該的。”

張玉煌在水龍頭下麵,蹲著洗碗,邊上還有一個年紀相仿的妹子,妹子穿的是廠裡的工作服,長得樸實無華,臉上有幾顆雀斑,但不妨礙她質樸的氣質,還有一雙靈動的眼眸。

看著這一切,林不凡心裡蠻開心的。

天空中突然綻放出璀璨的煙花。

城中村內,也響起了各種鞭炮,有孩子喊著“過年了,吃糖了。”

“還是以前有年味呀!”林不凡看著煙花感慨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