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浩眼神一淩,氣場瞬間擴大,籠罩住楊奈一,楊奈一感覺自己被一隻老虎虎視眈眈著,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我剛纔開玩笑的,現在都是文明社會了,誰還單挑呀。我們還是好好說話吧。”楊奈一瞬間就熄火了。

“那我們就好好說,我喜歡林楠。”

“兄弟,我知道你的感受,林楠的確是那種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女孩,但你要知道,喜歡是雙方麵的,得互相喜歡才行。”楊奈一說完這段話,觀察了一下汪浩的表情,見他虎著臉,嚥了一口口水,語氣緩和的說道,“兄弟,以你的實力,找個漂亮女孩絕對不是問題呀,何必為了一棵樹放棄整座森林呢。再說了,糾纏下去,也隻會讓林楠感覺討厭的,你說對不對,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放棄,那以後咱們、你和林楠都可以做朋友。”

汪浩陰沉的笑了一下,對林楠說道:“你男朋友還挺能說的。”

“一般吧!”

“我對林楠說過,如果他男朋友是真心實意愛她的,那我可以退出,我怕林楠被人欺騙。”汪浩悠悠地說道。

話落,楊奈一立馬賭咒發誓起來:“我發誓,這輩子都對林楠好,有違誓言天打雷劈。”

“這種發誓就彆對我了,還是來點現實的。我問你,你聽過這句詞過嗎,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汪浩問道。

“聽過,出自湯顯祖的《牡丹亭》。”楊奈一得意的說道。

“嗯,你認為這段話說的怎麼樣?”

“說的很好,愛一個人就是可以為她去死,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不是愛了。”楊奈一邊說邊朝林楠看去,眼神溫柔愛慕。

“17世紀英倫國如果遇到兩個男人同時喜歡一個女人,可以用火槍對決來競爭。你學的就是油畫,對英倫國的曆史應該清楚吧?”汪浩問道。

“這個我知道,莎士比亞筆下經常出現這種情節。”

“嗯,那不如我們也來試試吧,讓我看看你到底對林楠是不是真心。”汪浩眼眸一沉,發出陰鷙的神色。

“現在是文明社會,再說了,槍也不是隨便可以搞到手的。”楊奈一畢竟不是社會人。

“槍我有。”話落,汪浩就把一把左輪手槍拿了出來。

這一下,楊奈一是徹底傻眼了,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這傢夥還有槍。

他後脊背一陣陣的發冷抽搐,眼皮和太陽穴的青筋不停的跳動著,十分有節奏。

“怎麼了?有那麼吃驚嗎?”汪浩笑著說道,“我的意思不是真的和你用槍來對決,而是……”

汪浩拿出一枚子彈,裝進了左輪槍裡,然後對著天花板的燈泡開了一槍。

“砰”的一聲。

碎玻璃掉落下來。

楊奈一嚇得全身戰栗,已經站不直了,腿開始打飄了,腦子也僵硬住了。

“你……你要乾嘛?”楊奈一驚慌的問道。

“你放心,我們不PK槍速,我的意思是……”汪浩再次拿出一顆子彈裝填進了左輪手槍裡麵,然後轉動了一下左輪,“這把左輪手槍有六個彈孔,我裝了一顆子彈。,你剛纔信誓旦旦的說可以為林楠死,我也可以,我現在要向你發起挑戰,一人朝自己頭上開一槍,看最後誰退縮。”

“大哥,大哥,我們還是玩一點文明的遊戲吧,這個是玩命呀。”楊奈一慌了,臉色煞白。

汪浩低語道:“剛纔你不是說,愛一個人就是可以為她去死,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不是愛了。現在也冇有讓你去死,隻是和我競爭,看看你到底有多愛林楠而已,這點程度你就害怕了?”

楊奈一朝林楠看去:“楠楠,你倒是說句話呀。”

林楠心裡已經失望了,楊奈一不止一次說可以為自己死,除了跳湖表真愛那次,其實還有一次,她冇有告訴林不凡。

那是3個月前,楊奈一和林楠在山上寫生,楊奈一再次表白,林楠冇有明確表示,楊奈一就作勢要跳下山去,是林楠抓住了他,然後安撫他。

“你想我說什麼?”林楠反問道。

“這麼野蠻的遊戲,怎麼可以來證明愛呢。”

“你連跳湖跳山都做的出來,玩這種搏命遊戲就不敢了?6個彈孔,一顆子彈,勝負對半分。汪浩遊戲是你提出來的,你敢朝自己腦袋開槍嗎?”林楠問道。

汪浩絲毫冇有猶豫,拿起槍對著太陽穴就開了一槍。

“卡。”

楊奈一的心也跟著震動了一下。

“到你了!”汪浩把左輪槍遞給楊奈一。

楊奈一全身戰栗,手都不敢伸出來。

“看來你就是個口是心非的小人呀,什麼愛啊,可以死呀,都特麼的是屁話,林楠,你看清楚這傢夥的嘴臉了嗎?”汪浩說道。

“這種方式根本就是傻瓜的做法,我是可以為林楠去死,但不想死在這種搏命的遊戲上,要死我也要為了救林楠而死。”楊奈一強行解釋了一波,“楠楠,我對你是一萬個真心的,我的命都可以給你,但不能死在這種遊戲上呀,你能理解我的吧?”

林楠麵如表情,一言不發。

“好,那我就換個玩法吧!”汪浩狡黠一笑站起來,三步並兩步的走到林楠麵前,突然,他舉起左輪槍,對準了林楠的腦門。

“你要乾什麼?”楊奈一疾呼。

“嗬嗬,你不是說要死也要為了救林楠而死嘛,老周,把窗戶打開。”汪浩說道。

四個大漢中,走出一個敦厚的中年男,就是老周,老周打開了窗戶。

“你倆之間隻能活一個人,你要是不想林楠死,就從視窗跳下去。這樣就證明瞭,你對林楠是真的愛的。”汪浩笑嘻嘻的說道。

“你個瘋子……”楊奈一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難題,不,應該是抉擇。

“你做選擇吧,林楠死,還是你死?”汪浩低沉的說道。

楊奈一腦子飛轉,心想:這傢夥就是虛張聲勢的,他喜歡林楠絕對不會開槍。

“兄弟,你彆玩了,這樣真的冇有意思的。你喜歡林楠,也不會開槍的,何必一定要逼我呢。”

他話剛說完,汪浩就扣動了扳機。

“卡”的一聲。

林楠嚇得哭了出來。

楊奈一懵逼了,他想不到,汪浩真的敢開槍。

“兩槍了,說不定下一槍就是子彈了。”汪浩陰沉的說道,“你怎麼還不做選擇,你不是說可以為林楠死嗎,跳呀,這裡隻不過是4樓,跳下去不會死的,隻要你跳下去,我就相信你是真的愛林楠,那我就離開,永遠不出現在你們麵前。”

楊奈一看了一眼窗下,腿肚子打軟,4樓呀,下麵是水泥地呀……

“快做出你的選擇,我給你5秒鐘時間,5、4、3、2、1.”

“卡!”

汪浩又開了一槍,“林楠你運氣還真好,但下一槍就可能要了你小命了。你男朋友看來也不會跳了。”

林楠衝著楊奈一喊:“楊奈一,你不是說你可以為我死嗎,不是說真愛嗎?”

楊奈一實在繃不住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身體癱軟下來,“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那之前跳山跳湖的時候,你的勇氣哪裡來的?”林楠問道。

“那都是做給你看的,我知道你肯定會攔住我,至於跳湖,我其實會遊泳的。”

林楠重重地歎了一口氣,自嘲的笑了。

我真是傻逼呀!

汪浩走到哭泣的楊奈一身邊,俯瞰他說道:“隻要你敢接下這一槍,我相信林楠還是會喜歡你的。”

說著汪浩就把左輪槍塞進了楊奈一的嘴巴裡。

楊奈一嚇得涕淚橫流,全身篩糠一般,口水從嘴角不斷的湧出。

眼神一個勁的在釋放一句話:不要開槍,求求你了,不要開槍。

最後一股熱流從褲子裡淌了出來,帶著一股騷味。

他尿了。

汪浩拔出了左輪槍,不屑的說了一句:“孬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