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胖子被打得360度轉了一圈,眼冒金星,腦子嗡嗡響,“你乾嘛打我?”

“老子恨不得打死你!你個敗家娘們,我們家都讓你給毀了呀!”週年光拍著大腿,嚎啕大哭起來。

週年光之所以有底氣按揭桃花源的彆墅,是因為幾個月前成為了朝陽電器杭城上城分部的外包商之一,整個上城區,朝陽電器的電器安裝,比如空調外機安裝,鋪設地暖、浴霸安裝等等,都交給了週年光的公司,這讓週年光吃的飽飽的,以朝陽電器的出貨量,他能賺的缽滿盆滿。

說白了這種外包商,全靠電器公司存活,一旦朝陽電器翻臉,你就等著破產吧。

餘晨曦作為朝陽電器的負責人,她和外包商簽訂的都是一個月的合同,也就是說,一個月就能結束合約,之所以這樣做,是怕外包商懈怠,短合約會讓外包商有危機感,好好做事。

女胖子這是撞上了槍口,以為自己得了便宜,卻不想是把一家給害了。

“老公你哭什麼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女胖子見老公哭得撕心裂肺,也顧不得自己被老公打了耳光了。

週年光突然抓住老婆的頭髮就往地上撞,之後又對老婆一頓胖揍。

好在老婆膘肥肉厚,也就是個皮外傷,她咆哮道:“你瘋了呀,就算打我也得給我個理由吧?我哪裡對不起你了?”

“你……你個敗家玩意呀,還有這條狗……”週年光看到博美犬,氣得頭髮都豎起來了,他跑過去一把抱住博美犬,然後猛地扔在地磚上。

博美犬抽搐了幾下就死了。

女胖子撲了上去,嚎啕大哭:“我的寶貝呀,你瘋了嗎,你乾嘛要摔死我的寶貝呀,嗚嗚嗚……”

週年光氣得身體抖動,“就是因為這條狗,我的公司馬上就要破產了……”

一聽老公的公司要破產,女胖子慌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還有臉問?都是你做的好事,餘總要和我解約了。”

餘晨曦在一個小時前打電話給週年光,說要解除合作,週年光問為什麼,餘晨曦說回家問你老婆做了什麼好事,這是一條狗引發的解約,記住了!說完餘晨曦就掛斷了電話。

“那家人和餘總有關係?”女胖子慌了,彆墅是按揭的,老公破產拿什麼錢按揭,兩孩子上的是名校,需要一大筆開支。

“何止是關係?聽餘總的口氣,那家人淩駕在餘總之上。”週年光說道。

“餘總是朝陽分部的總經理,能淩駕她之上,難道那家人和朝陽總部的高層有關係?”

“你也彆分析了,反正我們家都被你毀掉了,你還訛詐人家一萬塊,這一萬塊斷送了我家的前途,斷送了我的前途呀,嗚嗚嗚……我特麼為什麼會娶了你這種老婆,老天爺呀……”週年光一直勤勤懇懇的養家,做生意也是踏踏實實,但偏偏這次往槍口上撞了。

這女胖子年輕的時候也不這樣,年輕的時候她很能乾,陪著老公風裡來雨裡去,後來有了點錢,就嘚瑟了,突然想到一句話:有錢人騎馬恰當好處,窮人變成有錢人騎馬,非要把馬給騎死。

“老公老公,我現在就去道歉,我把錢給還回去。”女胖子焦急的朝門口走。

“站住!我和你一起去!”

林家。

“兒子,我挑了兩個大榴蓮,要不要現在剖開?”張秀月說道。

“媽,買榴蓮不是為了吃的。”

“啊?你這孩子說什麼胡話呢。不是拿來吃,還拿來玩啊?”

“嘿嘿,也不是玩,是用來跪的。”

“跪這玩意還不疼死,都是刺。”

“要的就是疼。”

“誰跪?”張秀月看向林正東。

“媽。怎麼可能是爸跪呀。”林不凡看看手錶,說道,“要跪榴蓮的也差不多要來了。”

“誰?”張秀月一頭霧水。

“馬上你就知道了。”

過了幾分鐘後,門鈴響了起來。

“跪榴蓮的人來了!”林不凡說道。

“到底是誰呀?”張秀月去開門,打開門一看,就看到了女胖子和他老公週年光,頓時心裡就不舒服了,“你來乾什麼?”

“姐,我錯了,這錢我不該要的,另外我家的博美犬也摔死了。以後再也不會偷你家醬肉吃了。”

“啊?”張秀月有些反應不過來,這轉變也太快了吧?

“你們進來!”林不凡在裡麵喊道。

二人走了進來。

耷拉著腦袋。

“胖子,這裡有兩個榴蓮你自己挑一個。”林不凡笑著說道。

“謝謝謝謝,我不吃。”女胖子連連擺手。

“誰讓你吃了,我讓你拿著榴蓮去門口跪著去。”林不凡拉下臉來說道。

女胖子臉色驚慌的看著榴蓮,額頭冒汗,手心也冒汗,後脊背汗毛倒立。

週年光給林正東鞠躬:“林先生,我家老婆錯了,我回家就打了她一頓,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家老婆吧,我願意賠償你們醬肉的損失。”

“林先生,我真的錯了。”女胖子“撲通”一下跪在了林正東麵前,畢恭畢敬的將一萬塊錢放在桌子上。

林正東為人厚道好說話,見這一陣仗,心想不就是一塊醬肉嗎,“好了好了,我原諒你們了,起來吧。”

“謝謝林先生謝謝林先生。”二人如臨大赦,隻要林家原諒他們,就能繼續和朝陽電器簽約了。

二人起身回家。

“我爸是原諒你們了,但我還冇有呢。我要是冇點頭,一切都是徒勞。”

“小弟弟,對不起,對不起。”週年光低頭欠身道歉,然後不等林不凡繼續說話,就拉著老婆跑了出去。

跑到外麵二人鬆了一口氣。

林不凡回到房間,給餘晨曦打了電話。

夫妻二人回到家裡後,女胖子說道:“林家人原諒我們了,給餘總打個電話吧。”

“嗯。”

他們以為林家是林正東做主的。

接通餘晨曦的電話後,週年光就說道:“餘總,我剛纔好好教訓了我老婆一頓,帶著她去了林家,林家人原諒我老婆了,我們是不是能繼續續約?”

“你確定林家人都原諒你了?”

“確定,林家主事的男主人說了,原諒我們了。”

“哪個男主人?”

“就是林家一家之主的男主人呀。”

“哦,那合約冇有辦法繼續簽。”

“為什麼?”

“因為林家少爺還冇有原諒你們。”說完餘晨曦就掛斷了電話。

週年光懵逼了,他回過神,想起林不凡說的話——我要是冇有點頭,一切都是徒勞。

“啊呀!我真是……”週年光狠狠地扇自己巴掌,然後拉著老婆再次去了林家。

到了林家院子門口,就看到了兩個榴蓮。

林不凡打開門,說道:“讓你老婆跪在榴蓮上,跪到我滿意了為止,另外跪著的時候不準吃東西,不準說話,倘若不按照我說的做,那就再也不會有機會了。”

說完林不凡就關上了門。

“還愣著乾什麼,跪吧,都是你自己闖的禍水!”週年光恨鐵不成鋼的齜牙說道。

女胖子跪了上去,“啊,好痛……”

“痛也要跪,你不跪,我們一家都跟著完蛋了。”

女胖子跪了下去,閉上了嘴巴,不多時膝蓋就滲出血,週年光在一邊陪著,看的心裡難受,但又不能不跪。

跪到傍晚,保安巡邏過來,看到這一幕傻了。

“你跪在林家門口乾什麼?”保安一個個都驚訝了,幾個小時前這女業主不是還很吊的嗎?

怎麼現在跪在林家門口,而且還是跪在榴蓮上。

見女胖子不說話,保安就要去拉,但被週年光阻止了,“你們管好自己就可以了,我們跪我們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們可以為你出頭的,我們是保護業主的。”保安說道。

“誰要你們保護了,彆多管閒事,滾開!”週年光氣呼呼的推開保安。

保安們走出十幾米,一個個神色不淡定了。

“這是不是太蹊蹺了,這女業主家裡也算有錢的,怎麼才幾個小時就跪下了。”

“這會不會是林家殺雞給猴看?”

“什麼給猴看,是給我們看。”

“難道林家不是敗落的家族?”

“……”幾個保安看著跪著的女胖子,臉色一個個都變得難看了。

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