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林不凡走遠之後,王一博下了車,抬頭看了看借貸公司,然後上了樓,在樓道口,他整理了一下麵部表情,然後跑進了黑娃的借貸公司。

“老闆,有冇有一個男孩跑來借錢?”王一博40來歲,穿著一套定製西裝,戴著名錶。

黑娃點頭:“有,怎麼說?”

“那是我兒子,和我吵架了,就說要賣房子,能不能把房產證還給我呀?”王一博佯裝很緊張的樣子。

黑娃心裡瞭然,林不凡走的時候說過,如果有人來問借貸的事情,就說有。

“那可不成,已經簽約了。”

“真的不行嗎?”王一博可憐兮兮的問道。

“廢話。”

“那我兒子借了多少錢?”

“3000萬!”

“那麼多?”王一博轉身,“我去找那小兔崽子。”

王一博風風火火的跑下樓,到了樓下,他陰沉一笑,“事情辦妥了。這小子真有膽識呀,3000萬都敢借。”

樓上,黑娃站在視窗,看著樓下的王一博,“哼,一切都在林少的預判中。”

“老大,剛纔那傢夥說是林少的父親,這特麼不是玷汙林少嗎,要不要我去抓來弄一頓?”

“傻瓜,弄一頓那不是把林少的計劃都搞砸了嗎?做事動動腦子。”黑娃訓斥道。

“哦……”手下低頭。

林不凡回到家裡後,張秀月正在和幾個保安吵架。

原因是張秀月晾曬的醬肉,被隔壁鄰居家的一條寵物犬也叼走了,吃了醬肉後,寵物犬就拉稀了,然後那戶人家的女業主,撒潑的來責怪張秀月,說她不應該晾曬醬肉,害的自己的寵物犬拉稀。

這特麼不是惡人先告狀嗎?

然後幾個保安也加入了口舌之戰,他們巴不得找林家人的麻煩。

“不是和你說過了嗎,不準你晾曬醬肉?你怎麼又拿出來了,你這一塊醬肉能值幾個錢?人家這是純種的……”保安看向女業主。

女業主體重至少有200斤,一臉的橫肉,五官倒豎,看著就不是善茬,她老公是做外包公司的,這套彆墅是按揭的。

“博美,純種的博美犬。”

“汪汪汪……”女胖子身邊的博美犬吠叫著。

這就是狗仗人勢。

張秀月惱火了,“我在自己家晾曬些醬肉、鹹魚怎麼了?礙著你們了?這不是惡人先告狀嗎?”

“這麼高檔的彆墅區,你晾曬這種土鱉吃的玩意,你還有臉說了?”女胖子氣勢洶洶的說道,“馬上把你的這些醬肉和鹹魚都扔掉,然後賠償我的損失?”

“你的什麼損失?”張秀月奇怪了。

“我家小寶貝拉稀了,不要錢治病嗎?”

張秀月氣的臉色通紅,“這是它自己跑到我家來偷吃的,我還冇問要醬肉錢呢。”

林正東也跑了出來,“你們彆欺人太甚了。”

保安凶巴巴的說道:“我們那麼欺人太甚了,是你們不遵守規定,我們物業公司剛頒佈了,不準在花園晾曬食物,你們這樣做,將我們桃花源的名牌都拉低了,這也是需要賠償的。”

物業經理說過,說給林家穿小鞋,誰能逼林家走人,就有大大的獎勵。

這幾個保安,平時還受過張秀月的恩惠,現在為了獎勵,翻臉不認人了。

女胖子喊道:“我老公手下可有幾百個民工,我一個電話,就能將你們家給拆了,你信不信?”

林正東惱怒了,“來啊,你有本事叫人來拆。”

“好!”女胖子打電話。

這個時候林不凡走了過來,他站在他們身後已經聽了一會兒了。

“這位美女你不用打電話了,你就說個數字吧,要多少錢?”林不凡對著父母擺手,示意他們不要管。

“一萬,冇有一萬休想息事寧人。”女胖子囂張的說道。

“好的!”林不凡回自己房間,拿了幾萬現金,然後給了女胖子一萬,“美女你收好。”

女胖子心裡喜悅,吵吵架,就能拿一萬,真特麼爽,可惜剛纔自己還不夠貪心,應該說2萬的。

女胖子拿了錢,抱著博美犬就回了自己的彆墅。她家彆墅就在林不凡家的右側。

女胖子走後,保安厲聲喊道:“把罰款交一下。”

“什麼罰款?”林不凡淡淡的問。

“你們違反物業規定,搞壞了桃花源整個風格。”

“說人話!”林不凡低沉道。

“晾曬鹹魚醬肉,違反我們製定的規定了。”

“嗯,這樣說我就懂了,那要交多少錢?”

幾個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規定是針對林家製定的,但物業經理也冇有說該交多少罰款呀。

“3萬!”一個稚嫩的,看起來之後20歲的小保安,口氣很大的說道。

這話都把邊上幾個保安給震驚到了。

他們臉上都寫著——這特孃的訛的太凶狠了吧?

“哦!”林不凡遞過去三疊現金。

小保安手都抖了,長那麼大還冇有見過那麼多錢呢。

“怎麼了?”林不凡見小保安驚訝的神色,不屑的說道,“3萬還不夠嗎?”

“夠了夠了……”

幾個保安要走,林不凡說了一句:“今天你們種下的是善果,來日得到的會是陽光,今天你們種下的是惡果,來日得到的會是暴風雨。”

“這小子說什麼呢!”小保安撇撇嘴。

“鬼知道說什麼,隨便他說,反正他們家和我們少爺杠上了,不會有好果子吃的。我們就按照吩咐,可勁的製造麻煩就好了。”

林家彆墅內。

張秀月氣得腮幫子鼓鼓的,“兒子,你也太縱容那些人了,保安先不說,就說那個女肥豬,天天牽著狗在我家門口拉屎,你外公有好幾次還差點被那小狗咬了,而且這次……”

不等張秀月說完,林不凡擺擺手,打斷道:“媽,去準備幾個榴蓮。”

“什麼意思?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吃榴蓮?我氣都要氣死了。”張秀月氣的抱臂,撇嘴,瞪著眼珠子。

“媽,你就放心吧,這口氣,我會給你出的,你聽我的去買兩個榴蓮來。”林不凡和風細雨的說道。

“老婆,聽兒子的,兒子哪會讓你受氣。”林正東說道。

“好好好,我去買!”

林不凡做事是很謹慎的,住進桃花源小區後,把自家附近的幾個業主都調查了一番。

女胖子的老公是包工頭,叫週年光,名下還有一家塗料公司,他的房子是按揭的,為的是子女能上好學校,桃花源彆墅區範圍內有一所名牌小學。

下午3點,週年光瘋了一般衝回了家。

“砰”的一聲,重重的關門。

客廳內的女胖子抱著博美犬,奇怪的問道:“今天你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老公,我和你說一件開心的事情,今天咱家的小寶貝叼了隔壁家的醬肉,我謊稱小寶貝拉稀了,然後要隔壁家賠錢給我,你猜賠了多少錢,整整一萬塊呀,哈哈哈……”

說著女胖子揚了揚手上的一萬塊,一臉的橫肉綻開了花。

但冇有想到,換來的是老公週年光的一巴掌。

“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