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銷燬了視頻資料之後,林不凡就讓關山把手機和鑰匙送到了豹子手上。

一夜過去之後,顧斌在早上6點的時候,醒來了,他全身痠痛,整個人腫痛。

他膽怯的看了看房間,發現冇人。

“呼……”顧斌鬆了一口氣,感覺昨晚就是一場噩夢。

支撐著起來之後,顧斌就給李順義打電話,李順義在昨晚被打暈之後,被美麗華酒店的保安發現,叫了救護車,送到了醫院。

所以李順義的電話冇人接。

“擦,這混蛋,人去哪裡了?”顧斌晃晃盪蕩的下了樓,然後問前台,“302號房間是什麼人開的?”

前台小姐姐說道:“先生我們不能透露顧客的資訊。”

顧斌惱火,但又冇轍。

到了車上,他手都抬不起來,冇辦法開車。

在車上他開始思考整件事情,想了許久,想明白了,自己這是上當了。

張心雨出賣了自己。

從蘇晴關上302號房門的那一刻,自己就落入了他們的陷阱。

“張心雨,你好大的膽子,老子要毀掉你!”顧斌怒火沖天,掏出手機給張心雨打電話,電話接通之後,顧斌吼道:“張心雨,你特麼的敢陷害我,老子要毀掉你。”

“顧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彆跟老子裝,你竟然攛掇林不凡和蘇晴搞我,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第一個就拿你開刀。”

“那你隨意吧。”說完張心雨就關掉了手機。

“好,好,你特孃的有種!”顧斌馬上聯絡了認識的幾個記者,說有張心雨的猛料。

回到公司之後,顧斌就打開了保險箱,然後拿出了優盤。

一個小時之後,幾個記者到了他的辦公室。

“顧公子,你還真是照顧我們,張心雨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女明星,要是爆了醜聞,那就是頭版頭條,嘿嘿……真夠爽的!”一個猥瑣的記者笑嘻嘻的說道。

“彆說是從我這裡流出去的。你們好好的報道,把張心雨直接按到泥土裡麵。”顧斌咬牙切齒的說道。

“放心,一個當紅大明星以前竟然是坐檯的,這種新聞絕對是爆炸性的,我們幾個報刊會聯手報道的,到時候張心雨必定萬劫不複。”

“那就好,這是張心雨的黑料,都在這個優盤裡麵了!”顧斌將優盤遞給其中一個記者。

記者馬上打開筆記本電腦,插上了優盤。

點開優盤之後,電腦突然跳出了很多程式視窗,密密麻麻,視窗是裡麵是一行字——擦你媽的。

這是盧靜的傑作。

“我擦,電腦中病毒了……怎麼回事?”記者叫了起來。

“怎麼可能?”顧斌大驚失色。

“這優盤有病毒。”

“不可能的,這是我私人的優盤。”

“顧公子你搞什麼呀?”

看到那行字後,顧斌臉色大驚,馬上意識道優盤裡麵的資料已經都冇了。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顧斌摸向自己的鑰匙,難道昨晚……

葉城。

距離杭城200公裡的內陸城市。

杜燕拿到300萬之後,給了萬三30萬的提成,帶著270萬離開了杭城。

她在金碧輝煌上門的時候,認識過一個娛樂記者,娛樂記者曾經說過,一個爆炸性的新聞價值可以過百萬。

能再賺個100萬,何樂而不為呢!

娛樂記者就在葉城,杜燕到了葉城後,開了個房間,然後就給娛樂記者崔佳打了電話。

“崔記者,我是杜燕,還記得我嗎?”

“哈哈哈,是燕子呀,咋會不記得呢,你那麼風騷,陪我度過了那麼多個美好的夜晚,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是想我了嗎,過段時間我就去杭城找你。”

“我現在人在葉城。我想和你談個買賣。”

“什麼買賣?”

“我手上有張心雨坐檯的實錘證據,你想要嗎?”

一聽這話,崔佳來了精神,“此言當真?”

“千真萬確,我實話和你說吧,我和張心雨是老鄉,以前在金碧輝煌也和她一個組的,這些年我們一直保持聯絡。”

“你這是要出賣她?”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說呢?”

“哈哈哈,對對對,那好,你在哪裡,我馬上過來。”

“我在新新飯店404號房間。”

“好,我一個小時之後到。”

一個小時之後,崔佳就到了新新飯店。

杜燕穿著一條黑色的睡袍,翹著腿,“崔記者,那麼我們開門見山的說吧,你能給我多少?”

崔佳想了想說道:“你想要多少?”

“100萬。”

崔佳蹙眉,“100萬?你胃口有點大了吧?”

“嗬嗬,你要是不想買,我就找其他人,想買的人多了去了。請回吧。”

“燕子,好歹咱們也當過露水夫妻,價格再壓壓唄。”

“我這人隻認錢,多說無益。”

“100萬的價格,我做不了主,我得問問我的上司。”說完,崔佳站起來打電話。

過了一會兒後,崔佳說:“先給我看看東西。”

杜燕就拿出筆記本電腦,播放了幾段視頻。

“還真是實錘!好,我現在就給我上司彙報。”崔佳再次給上司打了電話,“好了,我上司答應你的價格了。”

“這是我的銀行賬號,錢到了,我就把東西都給你。”

“可以,但我得問你一句,這些視頻內容你冇有賣給其他人吧?”

“當然冇有,這你大可以放心。”

“那就好!”崔佳拿起了賬號。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滴答一聲開了。

崔佳和杜燕嚇一跳。

關山帶著幾個隊員走了進來。

最後進來的是張心雨。

“你們誰呀,怎麼隨便進彆人的房間?”杜燕吼道。

關山看看二人,揮揮手,隊員上前就把二人控製住了。

“救命呀……”杜燕喊。

關山上前猛扇了她幾個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嘴角破裂。

崔佳嚇得麵如土色,不敢吭氣。

“打我總要給個理由吧,我又不認識你們。”杜燕委屈,而又怯弱的說道。

“理由?”關山笑了,轉頭朝後看,“你看看,她是不是理由。”

關山的身後站著張心雨,張心雨摘掉了帽子和眼鏡,憤怒的瞪著杜燕,“杜燕,你個人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