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晨十分,二人在結束了“戰鬥”。

“子健,這些年我真的好想你,你為什麼現在才聯絡我呀。”孫熙恬期期艾艾的說道。

“你有自己的事業,而我一窮二白,怎麼好意思聯絡你呢。”

“我不介意你窮的,也不介意你離過婚,以後就留在海虹市吧,我照顧你。我的就是你的。”孫熙恬深情的說道。

按照道理,這種情況下,李子健根本冇有必要在為陸南橋辦事,但李子健偏偏是那種心高氣傲的男人,自尊心很強的男人,他絕對不可能依靠一個女人。

除此外,梅子手上還有李子健的把柄,李子健曾經在梅子的會所內,販賣客戶資訊給一個資訊販子,總共有上萬名客戶的身份資訊被李子健出售。

而梅子很清楚這個資訊是做什麼的,這傢夥買這些資料全部都是用來詐騙的。

這個詐騙套路現在也存在,打電話給其中一個客戶說他的銀行卡涉嫌某個案子,然後報出他的卡號,身份證號碼,家中成員等等,客戶必定驚慌,然後騙子讓他去銀行,把錢全部轉移到所謂的安全賬號,避免錢被凍結。

梅子隱晦的警告過李子健,說那些資訊全部都用來犯罪的,你李子健也相當於是共犯,搞不好要牢底坐穿。

這可把李子健嚇得不清,他隻以為這些資訊是同行用來競爭的。

“恬恬,你還記得當初我們分手的時候,你說過的話嗎?”

“記得,我說我欠你的,日後你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我,哪怕是讓我殺人,我也在所不辭。”

“那你說話算數嗎?”

一聽這話,孫熙恬坐了起來,用毯子圍住了身體,她深情嚴肅,宮娥豎起,“你要我殺人?”

“你願意嗎?”

“殺什麼人?”

“綁架陸南橋的那個小鬼,蘇晴的男朋友。”

“……”孫熙恬倒吸一口冷氣,這是要殺林少呀。

“怎麼?你不肯?”

“我……我不能殺他呀。”

“隻要你乾掉他,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等我事業發達了,我們就結婚。”

孫熙恬看著自己的初戀,迷茫了……

李子健溫柔的摟住了孫熙恬,“隻要辦成功這件事情,我就可以擁有事業,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子健,陸南橋不是好東西,你需要的東西,我也可以給你的。”

“我憑什麼拿你的東西,我又不是小白臉,你就說你肯不肯吧。”李子健拉下臉。

“林少不是普通人,乾掉他,會引發大地震的。”

“不管他是什麼人,我就問你這件事情你做不做,你不做,我馬上走。”李子健說著就開始穿衣服,要走人。

孫熙恬的內心一直需要一個男人來依靠,李子健無疑是最佳人選。

她拉住了李子健……

翌日晚上7點,孫熙恬約林不凡出來吃飯,二人來到一家燒烤店,落座後,林不凡笑眯眯的說道:“怎麼突然想請我吃飯?”

“也冇什麼啦,就是想請教幾個做生意上的問題。”

“哦。就那麼簡單嗎?”林不凡深邃的眼眸,盯著孫熙恬看。

在莫天磊事件後,林不凡就讓盧靜全麵監控陸南橋的一舉一動,還黑了陸南橋的郵箱電話家裡家裡的監控。

所以陸南橋的一舉一動全部都在林不凡的眼皮下麵,在陸南橋、梅子、李子健見麵後,盧靜就將二人全麵監控。

早上8點的時候,李子健給陸南橋發了一個簡訊:殺蘇晴男朋友的事情,孫熙恬答應了。

陸南橋簡訊回覆了一句:辦得好,事成後,好處不會少你的。

盧靜已經調查處李子健和孫熙恬的關係,也知道昨晚李子健約孫熙恬在酒店房間見麵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盧靜都彙報給了林不凡。

林不凡讓關山、龍天猛、趙天佑監視李子健、梅子和陸南橋。

當晚上孫熙恬打電話約自己吃飯的時候,林不凡心裡還是拔涼拔涼的,但他還是赴約了,他想看看孫熙恬最後會怎麼對自己。

燒烤店的啤酒是林不凡自己拿的,所以酒水應該冇有問題,燒烤店也是自己選的,所以也不會有問題。

“當然了,就那麼簡單呀,難不成我還會強了你呀。”孫熙恬打趣了一句,擠出一個微笑,看著林不凡,她內心複雜,這是一個讓人佩服的男人,但李子健又是自己捨棄不了的男人。

喝著啤酒,吃著烤串,林不凡暗示的說道:“你今天的神色好像不對勁呀,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嗎,如果有什麼事情,你可以和我說。”

“冇有呀,我能發生什麼事情,來乾杯。”孫熙恬一杯一杯的喝著,心裡掙紮著,矛盾著。

一杯酒下肚之後,林不凡再次說道:“孫熙恬,你知道女人的弱點在哪裡嗎?”

孫熙恬搖頭。

“感情。你聽過這句話冇有,女人陷入熱戀中,智商就是零。還有一句話,女人玩著愛你的男人,愛著玩你的男人,你可千萬不要被男人給玩弄了。”

孫熙恬內心一震,腦袋嗡嗡的響,她看著林不凡,實在是冇有辦法下手。

這個時候,手機簡訊發了過來,是李子健發來的,還有一張照片,是一對結婚鑽戒。我選好了結婚戒指。

孫熙恬腦子抽動起來,太陽穴的筋脈也跟著跳動,她太想要一個家了。

林不凡的手機也震動了幾下,是盧靜發來的資訊,她把李子健的簡訊複製後,發給了林不凡。

林不凡心裡罵道:這狗雜種。

原本打算晚些事情再動手的,但林不凡憋不住了,他給關山發了簡訊,開始行動。

關山盯著陸南橋,趙天佑盯著梅子,龍天猛跟著李子健,三個小隊開始行動收網。

又喝了幾杯之後,孫熙恬眼眸嫵媚的說道:“啤酒冇勁,我家裡有上好的茅台,去我家繼續喝吧。”

換在之前,林不凡是絕對不會去的,但這次他想看看孫熙恬到底會怎麼做。

來赴約之前,關山說讓馬飛和龍天猛的兩個徒弟跟著林不凡,保護他,但被林不凡拒絕了。

關山在行動之後,給阿狗打了電話,現在阿狗是徐達在海虹市的全麵代表人物,他讓阿狗暗中保護林不凡,如果孫熙恬敢做出傷害老闆的事情,就解決了她。

阿狗接到電話後,立馬找了5個最好的手下,馬上趕赴孫熙恬的家裡,林不凡身上有定位器,關山知道林不凡的行蹤。

阿狗先一步到了孫熙恬的彆墅外,然後關掉了發動機,靜悄悄的觀察著。

手下問:“狗哥,林少進去之後,我們怎麼判斷有冇有出事呢?”

阿狗想了想說道:“進去半小時如果不出來,我們就衝進去。”

很快林不凡和孫熙恬就到了。

二人進了彆墅。

“我先去洗個澡。”

“好的!”

衛生間內,孫熙恬打開淋浴,然後半跪著哭了起來,她太難抉擇了,太掙紮了,哭了一會兒後,她換上了睡袍,走了出來。

睡袍很短,根本遮不住孫熙恬火爆的身材,加之,孫熙恬竟然冇有穿“圓杯”,水珠子還在她香肩上停留著。

她拿了茅台翩然走了過來,身上帶著茉莉花的香味,沁人心脾,讓人想入非非,心旌搖曳。

“來,我給你滿上。”

“好。”

二人聊著閒話,一杯接一杯的喝著,孫熙恬的酒量很好,有一斤半白酒的量,她知道林不凡身手不錯,所以想灌醉林不凡,再動手。

時間過去了25分鐘了,再過5分鐘,阿狗就要衝進來了。

“不能再喝了,我不行了……”林不凡頭暈暈的,但冇有醉,他佯裝醉酒,倒在了沙發上,“今天,今天真是喝多了,動不了了。還是你酒量好呀。”

林不凡閉著眼睛,慵懶的躺著,嘴巴含糊不清的說著話……

孫熙恬從短褲裡抽出了一把小刀,隻要切開林不凡脖子上的動脈,就能結果了他。

她攥著小刀,挪動到了林不凡的身邊,看著他,孫熙恬的身子開始抖動,眼淚掉落下來,手上的小刀露了出來……

林不凡感覺到了殺氣,他在等待。

孫熙恬,你到底會不會殺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