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拿一輩子也冇有見過那麼多的現金,這種視覺的震撼力,達到了頂點。

看著花花綠綠的錢,王大拿心神搖曳,吞嚥口水。

徐達看向王大拿,心道:不凡果然懂人心呀,比起轉賬給錢,這種給現金的方式更加的有震撼力。

“徐達,你這是什麼意思?”王大拿明知故問道。

徐達笑眯眯的說道:“王兄,我就是敬佩你想和你做朋友,日後我們可以一起賺錢。”

“這……”王大拿猶豫了,心裡開始翻騰。

“王兄,你想呀,就算我撤出了海虹市,渾天龍的大部分地盤也是被趙子山拿去,其餘被鬼頭和紫衫分割,到你手上那就是一點肉末,但要是我繼續留在海虹市,那情況就不一樣了,我們可以強強聯手,賭船的生意我可以讓你參股。”

王大拿徹底動搖了,賭船一年的收益少說也有5000萬,他隻要參股至少可以拿1000萬,這比他開了幾家酒吧總收益都要多。

“可是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是和你聯合了,其餘三大佬必然會翻臉的。”王大拿還是忌憚其餘三人的力量。

徐達給王大拿點燃了一根香菸,笑著說道:“他們三家的實力我清楚,隻要你站我這邊,他們不足為據。”

王大拿皺眉躊躇……

徐達陰險一笑,拍拍手,門外就走進來了5個妖嬈多姿的美女。

這5位美女都是從杭城夜總會挑出來的。

“王老大好。”5個美女笑靨如花的鞠躬。

王大拿好色是出了名的,一看這等美女,頓時心神盪漾,臉上浮現出歡樂的神情。

5個美女坐到了王大拿的身邊,王大拿開懷大笑,左擁右抱,好不快哉。

“王兄,我們還可以一起投資夜總會,開一家海虹市最高檔的,找全國最漂亮的妞過來,豈不美哉?”徐達誘引道。

王大拿一拍大腿,咬牙喊道:“既然徐老大都這樣說了,我冇有理由拒絕。”

徐達舉杯說道:“那就一言為定了,乾杯!”

喝完一杯後,阿狗走了進來,在徐達耳畔說了幾句話。

阿狗發現有人一直在跟蹤他們,就來彙報。

跟蹤他們的兩個混子,是鬼頭的手下。

“不用理會,讓他們去!”徐達說道。

他就是要讓其餘三家知道,現在他已經和王大拿聯合了。

很快兩個混子就回到了老巢向鬼頭彙報了徐達和王大拿見麵的訊息。

鬼頭一聽,馬上預感不好,火急火燎的給火鳳凰紫衫、十八裡鋪扛把子趙子山打了電話。

三人連夜碰頭。

在鬼頭的場子包廂三人落座。

“王大拿這個叛徒,竟然和徐達搞一塊兒去了,媽的,背信棄義的混蛋,我看啥也彆說了,直接將徐達和王大拿都做掉得了。”趙子山咬牙切齒的說道。

鬼頭搖搖頭說道:“王大拿和徐達加在一起的實力,不容小覷,而且徐達詭計多端,說不定擺好了圈套等我們進去呢。”

火鳳凰大腿一撩,憤恨道:“難道等著他們來吞併我們嗎?我看還是照趙老大說的,我們三家聯合將王大拿和徐達一併做了。”

“你們切勿急躁呀,讓我想想……”鬼頭老奸巨猾,歪著腦袋,思忖良久後,露出了狡詐的神情,“嘿嘿,我有辦法了,昔日楚霸王設下鴻門宴,宴請劉邦,隻可惜楚霸王冇有當機立斷,最後錯失良機,反被劉邦乾掉。我們何不妨也來個鴻門宴,設計拿下徐達和王大拿,如此他們就群龍無首,必定自亂陣腳,我們就可以直接派出人馬攻占二人的老巢,一舉殲滅他們的小弟。”

紫衫拍手叫好:“這辦法不錯,我看可行。”

趙子山也讚成:“果然薑老師老的辣呀,那我們就這樣乾。”

翌日,鬼頭給徐達打電話,說他們轉變心意了,說可以讓徐達留下開檔口,但利益要55分。

並且約定在下午5點,月牙灣茶樓見麵。

月牙樓茶樓是鬼頭的產業。

“既然這次是商談,我們雙方就彆帶小弟了,人多眼雜,到時候就會徒增麻煩,徐老大,你看如何?”鬼頭假惺惺的說道。

“當然可以,你們三位在海虹市也是德高望重的大佬,我自然相信你們,那麼5點,我準備到。”徐達說道。

“好的,恭候大駕!”

掛斷電話之後,趙子山急忙問道:“徐達有冇有起疑心?”

“應該冇有。”鬼頭回道。

“但我還是有點不放心。”趙子山說道。

“不用擔心,我的人盯著徐達呢,徐達和他的小弟現在住在黑三裡原先渾天龍的酒店內,如果他是帶著一幫人出來,那我的眼線立馬會打電話給我。”

“那就好!”

徐達也不是傻子,叱吒江湖那麼多年了,什麼風浪也陷阱冇有見過,他一推算就知道,這次三大佬是要他的命了。

阿狗擔憂的說道:“老大,要不要我提前去部署,不然不能保證你的安全呀。”

徐達笑著抽著煙說道:“不凡早就派出人馬來海虹市了,三大佬在監視我,殊不知我們也在監視他們。”

“那就好。那我們做什麼?”

“你們就原地待命!”

“是!”

下午5點,徐達獨自一人走出了酒店,朝著月牙灣茶樓去。

鬼頭的眼線馬上就向鬼頭彙報了。

月牙灣茶樓。

鬼頭聽到彙報之後,哈哈大笑,“徐達是一個人離開酒店的。”

紫衫一拍大腿,挺了下身子,說道:“來的好!這次讓他有來無回。”

趙子山邪乎一笑,說道:“嘿嘿,王大拿想單飛,這次有他受得了。”

過了3分鐘,王大拿就興沖沖的來了。

“各位,怎麼突然約我?有啥事情嗎?”王大拿疑惑的問道。

“我們約了徐達。”鬼頭睨眼打量著王大拿臉部反應。

王大拿立馬呈現出緊張的神色,他還打算過幾天攤牌,“約徐達乾什麼?”

“我們想了下,徐達勢力龐大,在正道又關係密切,背後還靠著盛世公司,我們覺得還是和他合作比較好,他場子的收益和我們55開。”鬼頭說道。

一聽這話王大拿喜笑顏開,“我也覺得這樣妥當,如此,就避免了和徐達開戰,說實話,徐達其實蠻好相處的。”

王大拿心想,這樣最好不過了,自己既能入股賭船的生意,還能從徐達其他場子裡抽取提成,還不用和三大佬翻臉。

此刻三大佬幾十號精乾的小弟已經在三樓的幾個包廂內埋伏了,隻要鬼頭一發出命令,就會衝進來將徐達和王大拿拿下。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月牙灣茶樓的下麵悄然停靠了三輛SUV,關山的隊伍已經全副武裝。

月牙灣已經清場了,門口掛著今日停業的牌子。

“等徐達發出信號,我們就衝進去,將三大佬全部拿下。”

“是!”

不多時,徐達就到了月牙灣茶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