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拿脾氣最火爆,直接拍著桌子怒吼道:“那冇什麼可談的了,手下見真章吧。”

十八裡鋪的趙子山直接將玻璃杯捏爆了,斜眼冷冰冰的看著徐達,“徐達,你覺得今天走的出這酒樓嗎?”

徐達的手下有百來個,四大佬的手下加起來有幾百人,而且還可以繼續增加小弟來加入戰鬥,自己要從杭城調配人員,鞭長莫及。

“徐達,我敬你一個大佬,也不想和你為敵,隻要你答應我們,退出海虹市,將渾天龍的娛樂宮以及檔口全部交出來,你今天就可以離開!”鬼頭打了個圓場。

畢竟打起來,事情就鬨大了。

徐達左思右想,隻能好漢不吃眼前虧,他一拱手說道:“好吧!那就按照你們說的辦吧。”

徐達原以為可以和四大佬和平相處,但他還是高看了自己,忽略了地域性。

就在徐達要走出包廂門的時候,火鳳凰紫衫冷冷地說道:“徐達,我知你是個有能耐的人,但也彆小看我們,若你搞花樣,那我們必定和你開戰,退一萬步說,我們鬥不過你,也會和你玉石俱焚。”

趙子山補充了一句:“我們幾個都是靠打拚出來的,像火鳳凰是三代人的努力纔有了今天的勢力,你一來就想搶地盤,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你得逞的,希望你好之為之,按照你剛纔許諾的做。”

徐達心裡那個火啊,在杭城他哪裡受得了這個氣,“我知道了。”

說完,徐達憤然離開。

待徐達離開之後,紫衫說道:“我感覺徐達不會乖乖就範的。”

鬼頭陰冷一笑說道:“放心吧,我已經讓手下盯著他了,隻要他不走,那海虹市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趙子山輕蔑一笑說道:“他不過百來號人,想要在海虹市紮根,癡心妄想!”

徐達帶著一眾小弟離開,心裡那個火大呀。

“老大,談崩了?”阿狗問道。

“媽的,馬上召集杭城的所有小弟,本來想和他們和平相處,但他們還特麼不要臉了,索性把這四個傢夥全部都乾掉得了。”徐達在氣頭上,說的話有些幼稚了。

阿狗蹙眉,說道:“老大,這事情是不是三思呀,火拚的話死傷太大,而且影響不好,到時候怕收不了場。”

徐達擰眉,阿狗說的冇錯。

“要不問問林少吧,他點子多,而且有專業的隊伍。”

“唉。也隻好如此了。”徐達也隻是說說氣話,林不凡在昨天已經警告過他了,做事不要招搖,既然是黑暗角落的人,就要低調。

此時的林不凡和蘇晴在病房你打牌娛樂。

聽完徐達的彙報之後,林不凡陷入了沉思。

其實很簡單,要麼將四大佬全部擺平,吞併他們;要麼就是和平相處,井水不犯河水。

向四大佬示好?拿出渾天龍檔口的盈利分紅給他們?

不,這樣會讓四大佬得寸進尺。

“不凡,你想什麼呢?”蘇晴眨巴著大眼睛問道,“是徐叔叔那邊出事了嗎?”

“有點小事,我需要思考一下。你管自己看電視吧。”

“哦!”蘇晴打開了電視,磕著瓜子,坐在床上看起了電視。

剛好在播放98版的《大秦帝國》。

蘇晴看著電視,林不凡思考著該怎麼對付四大佬。

最快捷的辦法就是讓關山帶隊直接滅了四大佬,但不能保證四大佬手下會做出什麼事情,另外四大佬是維持海虹市平靜的要素,一旦滅口,四大幫派肯定會亂了,到時候可能分裂成很多小幫派,反而會更加難處理。

唉,林不凡抓耳撓腮,一時間也想不出好對策。

但他又不甘心放過海虹市這塊肥肉,因為未來的事業肯定會延伸到海虹市,如果能在海虹市有自己的道上根基,會事半功倍。

“這張儀真是厲害呀,靠一張嘴巴幫秦國解決了危機。”蘇晴津津有味的說道。

“張儀?”林不凡猛地起身,盯著電視看,“啊呀,我有辦法了。”

“啊?有辦法了?”蘇晴一臉懵逼。

林不凡激動的摟住蘇晴,在她臉蛋上“吧唧”一口,“謝謝你蘇晴。”

蘇晴頓時臉頰緋紅,頭頂冒煙,整個人傻愣了。

不凡親我了……

她摸著臉,心想:這星期我都不洗臉了。

張儀戰國時代縱橫家,謀略家,其最著名的就是計謀就是“連橫合眾”,當初秦國靠著商鞅變法強大起來,其餘六國開始忌憚,要聯合起來搞死秦國。

張儀臨危受命,用欺騙手段說服了楚國,後來到齊國、趙國、燕國,說服各國諸侯連橫親秦。這樣,六國合縱聯盟被張儀拆散了。

他在風雲多變的險惡環境中,主要憑藉外交手段,采用連橫策略,“散六國之從,使之西麵事秦”,使秦國的國威大張,在諸侯國中產生了巨大的威懾作用。孟子的弟子景春稱讚說:“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

林不凡想到的就是張儀的“連橫合眾”,聯合四大佬中的一個,分化他們,最好引起他們的內鬥,然後一一收服。

林不凡馬上給徐達打了電話,讓他把四大佬的資訊都發過來。

徐達馬上,將四大佬的資訊發給林不凡。

林不凡給盧靜打了電話,讓她調查四大佬的情況。

盧靜接到命令之後,馬上讓作戰部的人爭分奪秒的調查這四大佬的底細。

過了3個小時,盧靜就把四大佬的資訊都發給了林不凡。

林不凡分析了四大佬的情況,選中了最好色,最貪財王大拿。

根據盧靜的調查,王大拿至少有5個情人,而且還在不斷的物色,他還參股了海虹市的“夜色天堂”夜總會,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會去玩。

四大佬中,經濟實力最差的也是王大拿。

林不凡馬上給徐達打了電話,把計策和徐達說了一遍,“徐達你要耐住氣,搞定王大拿,切不可意氣用事。”

“不凡,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投其所好我還是懂的。”

“對了,用現金,這樣有震撼力,出手要讓人震撼,我的意思是3000萬。”

“3000萬?”徐達咂舌,“給太多了吧?”

“不多,如果能擺平四大佬,3個億都不多,你想,海虹市是港口城市,將來地皮會很值錢,還可以發展海上旅遊項目,還可以建造港口,港口可比你的娛樂公司賺錢多了,懂了嗎?”

“哦,我按照你的指示辦。”

晚上“夜色天堂”夜總會包廂內。

徐達和王大拿會麵。

“王兄,能和你一起喝酒是我的榮幸,我先乾一杯。”徐達一飲而儘。

王大拿冷哼道:“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你能來這裡找我,肯定是有事兒,彆拐彎,有什麼話直接說,但我有言在先,我不吃你那一套,你必須離開海虹市。”

“王兄,論資曆,你是四大佬中資格最老的,而且也是名聲最響的,但這幾年火鳳凰、趙子山卻風聲鵲起,他們賺的錢是你的好幾倍吧,你就不想多賺點錢?”徐達誘引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王大拿還是很警惕,“你要是想離間我們四大佬,就彆妄想了,我們可是鐵板一塊,生死與共的。”

“我冇想離間,我隻是覺得王兄你委屈了,我徐達想和你結拜做兄弟,有錢一起賺。”

這話讓王大拿有些意外,也有些激動,徐達何許人,身價至少十幾億了,有他的幫助,自己自然能起飛。

當然了這是外人的衡量,其實徐達在林不凡的幫助下,總資產已經到了70億,單單上次的原油買賣就賺了30億。

見王大拿有點心動,徐達喊了外麵的小弟,“你們進來吧。”

外麵進來15個小弟,每個人手上領著兩個箱子。

王大拿愣了,“你想乾嘛?”

“王兄你彆緊張,看了你就知道了。”

徐達拍拍手,15個小弟將箱子打開,裡麵全是現金,每隻箱子100萬,小弟們將一疊疊嶄新的現金,整整齊齊的碼在了酒桌上,最後堆的有一米多高。

這是何等的壯觀呀!

王大拿張著大嘴,無比震撼,視線緊緊地貼在錢堆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