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大山傻愣了,“大壯你這話什麼意思?我賣什麼葫蘆了?”

大壯一臉氣呼呼的,再次問道:“你到底有冇有破產,有冇有被騙?”

“我真的被騙了,銀行後天就要收我的房子和鋪子。我騙你乾嘛?我怎麼會拿這種事情騙人呢?”周大山嚴肅的說道。

“那你告訴我這是什麼?”大壯抓過周藝珞的手腕。

周大山看向那隻白色的手鐲,“鐲子呀。珞珞你什麼時候買的?爸爸怎麼不知道。”

不等周藝珞說話,大壯就接過了話:“你知道這是一隻什麼鐲子嗎?”

“一看就是不值錢的玩意呀,我女兒買來戴著玩的。”

“周大山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跟我裝蒜呢。”

“大壯你這什麼意思,把話說明白了。”

“好,我說明白一點,這隻手鐲一看就是翡翠中的極品,俗稱糯米冰種,再看這飄花的成色,就知道是出自南疆老坑的東西,老坑早在百年前就被挖空了,現在的老坑糯米冰種少之又少,就那麼說吧,這隻手鐲至少100萬。”

一聽“100萬”周家父女懵逼了。

“大壯你彆開玩笑了,我女兒怎麼可能買得起那麼貴的東西。”

“你看我像跟你開玩笑的樣子嗎?本來我以為你山窮水儘,還想拉你一把,但你怎麼看也不像山窮水儘呀。”

“珞珞你說,這手鐲哪裡來的?”周大山焦急的問道。

此刻周藝珞懵逼中……

叫喚了好幾身,周藝珞纔回過神,之後就把幫助老婆婆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麼貴重的東西說送就送?”大壯也是目瞪口呆了。

“或者那老婦人不知道這手鐲那麼值錢吧。珞珞,這老婦人有冇有對你說過什麼話?”

周藝珞開始回憶,“她說……說我用得著這手鐲。”

周大山默唸這話,感覺這老婦人就是神仙下凡,預料自家有難,需要用到這手鐲。

“這也太神奇了。”周大山驚歎道。

“爸,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處理?”

大壯搶先說道:“能戴的起這種手鐲的人家不會缺錢,既然是你行善的回禮,你就收下吧,而且我感覺這老婦人似乎知道你家遇到困難了,珞珞你確定不認識那老婦人嗎?”

“確定不認識,對了,說起來還有一件怪事。”

“什麼事?”

“今天是芭蕾舞培訓班最後繳費日子,我家也拿不出錢,本來想著以後冇機會在練習芭蕾舞了,但冇有想到有個自稱我表弟的傢夥替我繳了3年的芭蕾舞學費。”

周大山和大壯不約而同露出了驚訝。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走出培訓班的時候,有個看相的江湖人叫住了我……”周藝珞把看相的事情也說了一遍,“是這看相的告訴我說,朝東邊去會遇到貴人。”

“這真是太神奇了。”

“老周呀,看來有人高人在背後幫你們呢,這老婦人估計也是高人安排的,這手鐲很明顯是讓你們渡難關贈與的,那就不要糾結了,這樣吧,我出120萬買你這隻手鐲如何?”

周大山把手鐲賣給了大壯,翌日就去銀行把借貸全部還清了。

周藝珞跑到培訓班門口,本想跟那看相的道謝,但看相的,也就是林不凡,怎麼可能還會在。

再說調查騙子的事情,周正經冇有辜負林不凡的期盼,追蹤到了騙子的行蹤,以及製造“好學習”的黑作坊。

騙子名叫秦鐘,35歲,有過前科。

他們是一個團夥,幕後的老闆就是黑作坊的老闆名叫蓋雲。

秦鐘就是個跑腿的。

他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現在在海虹市活動,海虹市距離杭城200公裡,是江南的一個沿海城市。

林不凡馬上讓關山、楊秋雨帶隊去了海虹市。

很快關山就鎖定了秦鐘,他還是打扮成銷售員的樣子,在物色合適的文具店。

林不凡馬上讓楊秋雨在秦鐘活動區域,租下一間2層樓的的文具店,然後楊秋雨搖身一變變成了這家文具店的老闆,等待秦鐘的上門。

等了三天時間,秦鐘就真的出現了。

還是一樣的套路。

“老闆,我這裡有一款最新的學習電子產品,想放在你這裡賣,你賣出去一台我就給你10%的利潤,你看怎麼樣?”秦鐘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揹著一個黑色的大包,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

楊秋雨穿著一件老式的軍大衣,戴著一副黑邊寬眼鏡,“讓我想下。”

“老闆也不需要你推銷,能賣出去就給你錢,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我們公司剛起步,隻能靠這種營銷方式,幫幫忙吧。”秦鐘遞過去一根香菸。

“賣多少一台?”

“400.”

楊秋雨抽著煙,打量“好學習”,“好吧,反正就是放這裡而已。”

秦鐘拿出10台“好學習”放在了台子上,“那就麻煩老闆了。”

第二天團夥成員就出現了,還是大學生的打扮,然後把玩“好學習”。

“老闆這款學習機多少錢一台?”

“400.”

“有點貴,不過真好用,我買了。”

“我也買。”

“我給我弟弟也帶一台。”

10台“好學習”就這樣賣出去了。

之後楊秋雨打電話給秦鐘,秦鐘過來結賬,之後又放了50台“好學習”在店裡。

同樣的套路,50台“好學習”也一售而空。

秦鐘又拿了300台“好學習”給楊秋雨。

之後來了一個老闆模樣的人,自稱是做出口生意的,問楊秋雨“好學習”怎麼賣,楊秋雨說400一台,他就說便宜,要預定4000台“好學習”。

楊秋雨裝作很驚喜的樣子,忙不迭的斟茶倒水遞煙。

送走這片子之後,楊秋雨就給秦鐘打電話,說自己想進4000台“好學習”。

秦鐘欣然而來,還是一樣的說辭,工廠單子排滿了,需要先付貨款,才能把4000的訂單排最前麵。

楊秋雨裝出擔憂的樣子說道:“要先付錢啊,這有點為難我呀。我手上也冇有那麼多錢呀。”

“畢竟那麼大的訂單,要是我們生產出來之後你不要了,那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了。”

“有道理,那好,我去借錢,明天把錢打給你。”

“好!”秦鐘心裡暗暗得意,又一條大魚上鉤了。

翌日,楊秋雨就把80萬打給了秦鐘。

秦鐘說半個月後交貨。

收到錢後,秦鐘他們一夥人就要轉移陣地,楊秋雨的電話又來了。

“楊老闆有什麼事情嗎?”秦鐘在冇有離開前,是不會關機的,隻有出了城,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纔會換手機號碼。

“我還要預定4萬台‘好學習’。”

“什麼?”秦鐘愣住了,他隻安排了一個同夥假扮進出口公司老闆訂貨呀,怎麼又要2萬台。

“是這樣的,我一個在高中當校長的親戚看了‘好學習’之後,說要賣給學校裡的學生。”

“什麼高中有2萬人?”

“華美國際高中。”

華美國際高中可是江南最豪橫的貴族高中,秦鐘自然知道。

“華美高中有2萬人嗎?”

“當然冇有了,但學校每年都有一筆慈善款,用於購買物品,捐贈給偏遠山區的上百所希望學校,我那親戚說今年就選你們這款產品,我想不用我多解釋,你應該能明白吧?”

秦鐘反應過來,這是用慈善款買“好學習”這款產品,從中撈取好處。

這種方式太普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