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林不凡的幫助下,張旖旎馬上去早了中毒者員工,一番柔風細雨的安撫,外加補償金後,中毒者答應和解。

同時林不凡也讓盧靜追查到了黃本華的藏匿地點,關山親自帶隊將其揪了出來送到了局子裡。

如此,洛家的為難算是渡過去了,但之後怎麼挽回名譽,就靠他們自己了。

解決了這件事情之後,林不凡想到了上一世東海高中的那位高三學姐。

學姐名叫周藝珞是個善良的女孩。

為了報答上一世的一飯之恩,林不凡讓周正經調查了周藝珞現在的情況。

本想著她應該順風順水的,畢竟周藝珞家境還不錯,但冇想到周家竟然到了破產的邊緣,周藝珞的芭蕾舞課也停了,這讓林不凡大感意外。

周正經立馬全麵調查,之後彙報給了林不凡。

周父被騙子給騙了。

周父是開的是學習用品店,上下兩層,在他們那個區域是最大的學習用品店了,那年代學習用品店還是很吃香的。

一日來了個穿西裝的騙子,推銷一款名叫“好學習”的電子產品,當年這種關於學習一類的電子產品很多,什麼幫助學習,幫助學習英文單詞、複讀功能、存儲功能等等,其實就是華而不實的東西。

但問題是“好學習”這款電子產品的設定很垃圾,說是儲存了幾萬的英文單詞,但其實就幾百個單詞,說有複讀功能,但讀的根本不標準,至於儲存量,隻有20m,而且時不時的就死機。

毫不客氣的說就是小作坊出來的東西。

騙子說把“好學習”放在周父的店裡賣,賣掉一個給周父提成10%。

周父覺得自己也不損失什麼,還能賺錢就答應了。

騙子放了10部“好學習”在周父的店裡,第二天就有幾個學生模樣的男孩進來把玩“好學習”,之後痛快的買10部“好學習”。

周父給騙子打電話說“好學習”賣出去了,騙子又拿了50部“好學習”過來。

如此周而複始,周父覺得“好學習”這買賣十分好做,又賺錢。

同時還來了幾個大客戶,說要預定4000部“好學習”。

一部“好學習”售價400塊,他拿10%的提成,就是40塊。

4000個“好學習”就是16萬。

當如果自己進貨賣的話,那就不是16萬了,“好學習”出廠價是200元,賣400,一部就賺200元,4000部就賺80萬。

80萬在當年可是一筆可觀的數字。

人之所以會被騙,都是從貪慾開始的。

周父激動萬分的給騙子打電話,騙子來到店裡,周父說要進4000部“好學習”。

騙子開始套路,說“好學習”很火,工廠的訂單都做不過了。

周父不想失去80萬,哀求騙子想想辦法。

騙子裝腔作勢的給廠裡打電話,之後對周父說,廠長說這麼大的訂單,需要預先支付貨款。

周父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因為手上冇有那麼多現金,周父就把店和房子都抵押出去了,那時候的店麵和房子都不值錢,好不容易湊到了80萬,全部交給了騙子。

之後騙子了無音信,所謂的廠址也都是假的。

周父懵逼了,周藝珞的生活也徹底亂套了。

馬上就要考大學,大學的學費卻冇有著落了。

林不凡瞭解整個事件的後,咬牙切齒,他命令道:“周正經,我給你三天時間,把這個騙子的行蹤資料,全部給我查出來。”

“是,老闆。”

翌日,林不凡來到了周藝珞學習芭蕾舞的培訓班。

這是周藝珞最後一節課了,她冇有錢繼續繳納學費,她從小就學校芭蕾舞,雖然不是很有天賦,但她很喜歡芭蕾舞,雖然很苦,但樂在其中,芭蕾舞也帶給她氣質和享受。

最後的課上完之後,老師說道:“冇有繳費的同學請在課後來我這裡繳費,今天是最後一天,大家彆忘記了。”

周藝珞聽後,傷心的哭了,要不是父親被騙,她還可以繼續自己的芭蕾舞。

老師走後,一女孩走到周藝珞身邊,關切的問道:“珞珞你怎麼哭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周藝珞抹掉眼淚,強顏歡笑,她將一雙新的芭蕾舞鞋給了這女孩,“以後我不來上課了,我也冇有好東西送你,這雙芭蕾舞鞋就當做是臨彆前的禮物吧。”

女孩驚訝,“為什麼不來上課了?”

周藝珞搖搖頭,不想說。

換好衣服之後,她去了辦公室,和教導自己多年的老師告彆。

“老師,我下學期就不來了,謝謝你一直對我的指導。”周藝珞深深地鞠躬,委屈的眼淚吧嗒吧嗒的掉落。

“為什麼不來了?”老師驚訝,“你怎麼哭了,有什麼事情你就跟老師說,是不是有同學欺負你了?”

周藝珞抹了一把眼淚,強撐精神笑了笑說道:“我那麼可愛,怎麼會有同學欺負我。”

“珞珞,你從小就學習芭蕾舞,雖然稱不上有天賦,但完全可以登台表演,你的夢想不是站在舞台上跳舞嗎?”

“老師……”周藝珞哽嚥了一下,咬著唇,說道,“我……我家裡發生了一點事情,對不起,辜負您了。”

“可是錢都交了,你不來上課,豈不是浪費了?”老師疑惑的說道。

“啊?老師你說什麼?”

“你上課的時候,你表弟來替你繳了三年的芭蕾舞培訓費。”

“我表弟?”周藝珞一頭霧水,“我表弟不在杭城呀。”

“那是誰?”

“我也不知道呀。”

帶著疑慮,周藝珞走出了培訓學校。

“姑娘,算一卦吧。”

林不凡喬裝打扮了一番,貼了兩片鬍子,戴了個氈帽,披著一件黑不溜秋的軍大衣,地上擺著陰陽八卦圖,上書:六爻算儘天下事,八字測遍世間人。

周藝珞瞥了一眼林不凡,冇有理會。

“姑娘,看你眉間帶紅,背芒泄財,你家最近是不是遭遇了小人,破了財?”

一聽這話,周藝珞止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