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這次來sos開的是自己的進口奔馳,他開著車,說道:“周雪兒,以後出來你最好還是帶幾個保鏢,你家不是有保鏢團嗎?”

“我纔不要保鏢跟著呢,太紮眼了,而且彆捏。”

“那要是以後再發生這種事情,怎麼辦呢?”

“打電話給你呀。嘻嘻!”周雪兒坐在副駕駛,身子靠了過去,眼睛撲閃撲閃的誘惑林不凡。

她靠的太近了,緊緊貼著林不凡。

林不凡臉微紅。

“你怎麼臉紅了?”周雪兒伸出纖纖玉手摸林不凡的臉。

“你彆動呀,我開車呢。”

“嘻嘻……”周雪兒俏皮的笑笑,心道:我果然還是有魅力的。

聊了幾句後,周雪兒從後視鏡看到有三輛路虎一直跟著他們身後。

“不凡,有三輛路虎一直跟著我們。”周雪兒緊張的說道。

“不用慌,自己人。”

“哦,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有備而來的。”

“廢話,傻子才單刀赴會呢。”

林不凡隨後給關山打了電話,關山就帶隊回了公司。

到了周家府邸,本想馬上離開,周冉天興沖沖的跑了出來:“林先生留步。”

“怎麼了周老?”林不凡疑惑的問道。

周冉天緊緊地握住林不凡的手,激動的說道:“mk礦業公司的股價暴跌了……”

“我當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封山就是障眼法。”

“林先生真是高人呀,不滿你說,老朽本來是要投資買進大量mk的股票的,幸虧林先生指點……”

林不凡突然聞到一股酒香,“女兒紅?”

“林先生也喜歡女兒紅?有個朋友剛剛送了我幾壇30年成的女兒紅,剛剛開啟準備品嚐一下,林先生可否賞臉陪老朽喝幾杯?”周冉天謙卑的說道。

“啊呀,周老,你這話說的……哈哈哈,走走走……”林不凡最喜歡喝黃酒,特彆是女兒紅。

民間有個風俗,在女兒未出閣之前,在自家後院埋上一罈黃酒,等女兒出嫁的那天,挖出來喝,被稱為“女嫁酒”,也叫“女兒紅”。

酒是越成越好。

周雪兒也巴不得林不凡留下來喝酒,她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有一次她在食堂和林不凡、齊鵬程吃飯,席間林不凡說,下酒菜最好的就是豬頭肉和狗肉。

周家可是大戶人家,哪有豬頭肉和狗肉。

她轉身招呼保鏢開車。

“小姐要去哪裡?”保鏢問道。

“菜市場。”

“啊?”保鏢愣住了。

“傻愣著乾什麼,快點呀!”

“是!”

周雪兒很快就到附近的菜市場,她這是第一次進菜市場,“哪裡可以買豬頭肉和狗肉?”

“熟食攤!”

在保鏢的領路下,很快就到了熟食攤。

“小姐還好這一口?”保鏢笑嘻嘻的問道。

“我是買給不凡吃的。”

“哦,原來是給林先生買的,看來小姐和林先生漸入佳境呀。”

“哈哈哈,這話我愛聽。”

買了豬頭肉和狗肉後,就立馬回去了。

餐廳內,林不凡和周冉天已經喝的有感覺了,林不凡脫掉了外衣,擼起了袖子,砸吧著嘴巴,“喝這酒,就得用碗,可惜了,要是有豬頭肉和狗肉就絕了。”

“好辦,我這就讓人去買。”

“彆,這樣太麻煩下麵的人了。”

“不麻煩。”周冉天正要吩咐秦管家,周雪兒風風火火的回來了。

“不凡,豬頭肉和狗肉買來了。”周雪兒興奮的跑到了林不凡的身邊。

“你咋知道我喜歡豬頭肉和狗肉的?”林不凡驚訝了。

“嘻嘻,我上次聽到你說過,就記住了。”

林不凡頗為感動。

“爺爺,我也想喝。”周雪兒說道。

周冉天是不準周雪兒喝酒的,他看看林不凡。

“要不喝一點?”林不凡笑著說道。

“好吧,今天看在林先生的麵子上,就讓你也喝一點。”

三個人就這樣喝了起來,越喝越高興。

周冉天還拿出了珍藏的雪茄,二人吞雲吐霧,好不快哉。

“林先生,你看未來礦產的局勢會朝著怎麼樣的情況發展,可否提點一二?”見林不凡開心,周冉天趁機請教道。

“4個字,跌宕起伏;再4個字,趁機囤貨。”林不凡微醺的說道。

周冉天一頭霧水,繼續問道:“林先生可否說的再詳細一點,不勝感激。”

“哈哈哈,周老不必那麼客氣,好吧,我就說說,今年的鋼材會遭遇大冷,全球的鋼材市場會暴跌,你到時候趁機買進,等年底鋼材,鐵礦會飛起來,你會大賺一筆。”

“啊呀,謝謝林先生指教,屆時老朽一定會奉上3成收益給林先生。”

“周老你太客氣了,你我是朋友,不需要如此見外。”

“林先生,能拿老朽當朋友,真是老朽的榮幸。”

二人乾杯。

喝了一杯後,周冉天試探的問道:“林先生覺得我家雪兒怎麼樣呀?”

周雪兒聞言緊張的低頭,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

“身材妖嬈,冰雪聰明,我很是喜歡呀。”林不凡是把周雪兒當晚輩一樣的喜歡。

但周冉天和周雪兒哪裡知道,聽了這話,高興的都要起飛了。

就這樣一直喝到了晚上8點。

這女兒紅十分上頭,後勁很大,林不凡起身,頭就暈暈的了,“糟糕喝多了,上頭了。”

“今晚就留在寒舍吧。”周冉天客氣的說道。

林不凡摸著暈乎乎的頭,知道自己快要睡著了,點點頭,然後躺在了沙發上,迷糊了過去。

周冉天也差不多了,扶著椅子,對秦管家說道:“送林先生去客房。”

之後周冉天晃晃悠悠地上了樓。

秦管家叫了女傭去客房鋪床。

周雪兒紅著臉看著迷糊過去的林不凡,咬著唇,心跳急速。

她還是忍不住,在林不凡的唇上親了一口。

“好爽……”周雪兒捂著臉,興奮的跟花癡一樣。

秦管家下樓了,準備扶林不凡去客房。

“秦管家,等下。”周雪兒眼眸透著邪光。

“怎麼了小姐?”

“林先生身份尊貴,怎麼能讓他睡客房呢?你說對不對?”周雪兒酒後說話大膽了。

秦管家聽了這話雲裡霧裡,客房一點不差呀,堪比五星級的房間,小姐這話什麼意思?

就那麼幾秒鐘的時間,秦管家立馬就領悟了。

“小姐說的對哦,林先生身份尊貴,的確不合適在客房睡,那就聽小姐的,小姐準備怎麼安排?”

周雪兒裝了一下正經,假惺惺的嚴肅道:“我看這樣吧,送到我的房間,讓林先生睡我的床,晚上他要是喝水,我還可以伺候他,秦管家你說對不對?”

“小姐說的很對,那我就扶林先生去小姐的房間。”

“我來我來,你可以去休息了。”周雪兒架起林不凡就往自己房間去。

邊上的幾個女傭側目。

秦管家低沉的對女傭說道:“不該你們看的,就彆看,今晚的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知道了嗎?”

“知道了!”女傭們低頭離開。

將林不凡扶到了自己房間後,周雪兒累的氣喘籲籲,二人一起倒在粉色的大床上。

周雪兒激動、興奮、緊張,她貓在林不凡的懷裡,感受林不凡撥出來的熱氣,已經胸口的溫暖。

她的小腦袋裡滋生出了各種花花綠綠的畫麵……

本來還想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但想著想著她竟然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林不凡迷迷糊糊的醒來,醒來感覺頭下的“枕頭”軟綿綿的,他一模,很光滑。

起身一看,嚇一跳,他竟然靠在周雪兒身上。

林不凡緊張起來,拍拍腦袋,看看自己的衣服都穿著,應該冇有發生什麼事情。

他剛站起來,周雪兒就驚醒了,她揉著惺忪的眼睛,說道:“你醒了呀?”

林不凡看了一眼,急忙轉身,“嗯,我,我先回去了。”

“吃了早飯再走唄。”話剛說完,周雪兒就感覺到上身空蕩蕩,低頭一看,羞澀的麵紅耳赤。

林不凡趁機跑了。

過了幾天,林不凡接到了洛歆甜的電話。

洛歆甜約林不凡出來吃飯,說是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洛歆甜是那種對自己喜歡的人柔的要死的女孩。

林不凡答應了。

二人在天河路口會麵。

洛歆甜穿著一件卡其藍的雙排小西服,下麵是一條過膝裙,腳下是一穿高跟長筒靴,她還拉直了頭髮,配了蝴蝶髮夾,臉上也化了淡妝,塗上了當時最火的亮晶晶的唇膏。

她從早上7點起床就開始打扮了,第一次約會,她十分珍惜。

洛歆甜甚至還研究了周雪兒的身材,周雪兒雖然才19歲,但卻比一般的19歲女孩要成熟,身材也成熟。

洛歆甜的身材肯定是冇有周雪兒火爆的,她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自己的大長腿,她有一雙大長腿,筆直,白皙,吹彈可破。

果不其然,林不凡見麵就盯著她的腿看,這讓洛歆甜覺得自己冇有白白打扮。

但她不知道的是,林不凡心裡想:這大冷天的,她怎麼連個絲襪都不穿,不冷嗎?

“你想吃什麼?”洛歆甜甜甜滴問道。

“隨便。”

“隨便是什麼菜?”

林不凡笑了,“那就火鍋吧。”

二人去了川味觀。

落座後,洛歆甜齜了一下牙,是椅子太冷了,凍著她的腿了,她下意識的揉揉大腿,想暖和一點。

林不凡看了後,說道:“我去買包煙。”

在林不凡去買菸的時候,洛歆甜打開化妝鏡補妝,然後還噴了香水。

林不凡很快就回來了,手上還拿著一包東西。

“穿上吧。”林不凡將東西遞過去。

洛歆甜一看,是一條黑色的絲襪。

洛歆甜羞紅了臉。

原來他是個絲襪控。哼!壞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