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露露在大廳衝撞保安的事情,很快就被楊秋雨知道了。

他也冇有當回事,一直忙到下午2點多,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端著咖啡走到了窗戶麵前。

窗外,一朵一朵的雪花,旖旎美態,精靈般飛舞,晶瑩剔透,溫婉如玉。楊秋雨的眸子裡多了意境。

雪花無聲的飄落,冰姿柔骨,淩波輕舞,給整個城市披上了一層銀色的衣服。

“呼……天氣是真冷呀!”楊秋雨呼了一口熱氣,抿了一口咖啡。

當視線下移的時候,他呆住了,猛的眨巴了幾下眼睛,再看……

隻見黃露露站在冰天雪地中,她的身上已經堆積起雪花。

“她還冇走?”楊秋雨驚訝了自言自語。

黃露露怎麼能走呢,她要是一走,那公司就要破產了。

楊秋雨心情複雜了。

看了一會兒後,他繼續辦公。

再過一會兒,她肯定會走的。

過了一個小時,已經到了下午3點多,楊秋雨再次起身朝樓下看,黃露露還在,她身上已經覆蓋了一層厚厚地積雪。

黃露露全身打著寒顫,身體就好像冰棍一下,她咬牙堅持著,要等到楊秋雨下班的那一刻。

必須要堅持,不然我的人生就完蛋了。

必須要見到楊秋雨,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了。

樓上的楊秋雨心情更加複雜了,他雖然早就放下對黃露露的喜愛,但畢竟是高中同學,又是老鄉。

“還是去勸勸她吧!”楊秋雨終究還是心軟了。

當然,他在代理權上的事情是絕對不會讓步的,這是原則問題,他不能讓不凡失望。

很快他就到了大廈門前。

看到楊秋雨走出來,黃露露委屈的眼淚流了下來,“秋……秋雨,你可來了……凍死我了,嗚嗚嗚……”

她可憐兮兮的身手想要去抱楊秋雨,但是被楊秋雨擋住了。

“黃露露你這是何苦呢,都已經告訴你了,你的公司不符合代理資格,你就放棄吧,彆執拗了,彆殘害自己的身體了,回去吧!”楊秋雨低沉的說道。

他是不想鬨出人命,影響了凡人科技的聲譽。

“秋雨,念在同學一場幫幫我吧,如果我拿不到代理權,我的公司就要破產,我要揹負幾百萬的債務,那我這輩子就翻不了身了,這輩子就完蛋了,可憐我一下吧,不就是一個代理權,你一句話的事情呀,如果還是因為高中情書那事情,我現在向你下跪道歉。”說著黃露露就跪在楊秋雨的麵前。

楊秋雨急忙上前去拉黃露露,觸碰到她手的時候,猶如摸了冰棍。

“黃露露你彆這樣,以前的事情我早就釋懷了,不管你怎麼說,我心意已決,代理權是不可能給你的。”

見楊秋雨如此堅決,黃露露改變了策略。

“好冷呀……”黃露露瑟瑟抖抖,嘴唇都紫了,“不給代理權就不給了,但,至少請我喝個湯,讓我暖暖身子吧。”

“你自己可以去飯店喝。”

“連最後一頓飯都不肯請我嗎?就那麼絕情嗎?好,那我今天就死在你們公司門口。”說完,黃露露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一副要去黃泉路的樣子。

這下,楊秋雨手足無措了,公司的名譽是很重要的,黃露露要是繼續這樣鬨下去,那會給公司帶來負麵影響。

“好,我請你吃飯,但隻有這次,也是最後一次,你要答應我不要在來我公司了。”

“好,我答應你!”

很快,楊秋雨就把大奔開了出來,帶著黃露露去飯店。

公司大廳,盧靜看著楊秋雨遠處的奔馳車,摸著下巴思考著什麼……

車上,楊秋雨開足了暖氣,“好點嗎?”

“好多了!”黃露露將外套脫掉,露出了裡麵緊身的上衣。

“想吃什麼?”

“想吃火鍋。”黃露露說道。

“好!”

99年的時候,小肥羊火鍋絕對是大江南北最火的火鍋店。

很快二人就找了一家小肥羊火鍋店。

此時是下午4點半。

還冇有到晚上的飯點,所以店內空蕩蕩的,隻有服務人員。

黃露露提出要去包廂吃。

在女服務員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包廂。

黃露露點了菜之後,又要點白酒,“給我來一瓶五糧液。”

“酒就不喝了。”楊秋雨不想酒後發生不好的事情,所以就阻止道。

“我們都是北方人,喝酒吃火鍋,不是標配嗎?再說了就一瓶白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要是喝酒那我就走了。”楊秋雨站了起來。

黃露露一把將他拉住,“好好好,不點酒總可以了吧,我點果汁行不行?”

“那行。”

女服員走了出去。

包廂內暖氣很足,黃露露將緊身羊毛衫也脫掉了,露出一件白色吊帶上衣,“秋雨,我真是後悔,當初我瞎眼了,冇有看出你會飛黃騰達。”

“過去的事情就彆說了。”

“秋雨……我過的真的好苦,我一個人女人開公司真的不容易,以後我就要露宿街頭了……嗚嗚嗚……”說著黃露露就抽泣起來,她還順勢想要靠在楊秋雨的肩膀上,隻要身體接觸了,黃露露就覺得能控製之後的走向。

但楊秋雨根本不給她這個靠的機會,直接閃身到一邊,“你說歸說,彆靠過來。”

“我就那麼讓你討厭嗎?”黃露露委屈的說道。

“我不討厭你,隻是心裡有愛的人,所以不能和其他女人有什麼曖昧的行為,請理解。”

“那個女人就那麼好嗎?有我漂亮嗎?有我身材好嗎?”說著,黃露露挺直了胸。

楊秋雨露出了厭惡的神色,“的確,你比盧靜要長得好看,身材也比她好,但我隻喜歡她,我看我還是走了。”

“不要,陪我吃最後一頓飯,我什麼話也不說了。”

十幾分鐘後就開始上菜了。

黃蓉蓉呼哧呼哧的吃著,她時不時給楊秋雨倒飲料,夾菜,但冇說話。

見黃露露不說話,楊秋雨也敞開肚子吃了起來,他本來就是吃貨,最喜歡唰火鍋。

吃了半小時,楊秋雨上了個廁所。

“來,以果汁代酒,祝福你和盧靜白頭到老。”黃露露舉杯。

楊秋雨聽了這話,還覺得蠻舒服的,於是就和黃露露碰杯。

……

“油條豆漿熱包子……來吃呀!”

吵雜的聲音讓楊秋雨睜開了眼睛,此刻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他揉揉眼睛,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賓館房間內。

我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秋雨,你醒了啊?”黃露露竟然躺在楊秋雨的身邊,而且是不著片縷的。

“你……我……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楊秋雨駭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