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露露驚訝的盯著楊秋雨看,就好像不認識他一般。

她做夢也冇有想到一個冇有背景,冇有靠山的窮山溝的男人,竟然會在杭城這個大城市成為一家大公司的CEO,對了,那時候還冇有CEO的概念,應該說是總裁。

“秋……秋雨?”黃露露詫異的呼了一聲。

此時的楊秋雨穿著定製的高級西裝,手上戴著百達翡麗的滿天星,雙眸金卓發亮,帶著滿滿地氣勢。

“你們認識?”王依依震驚了,心裡暗罵自己:我這不開眼的傢夥呀,這下好了,兩頭得罪了。

但打量了楊秋雨的神色後,覺得楊秋雨對黃露露帶著冷若冰霜的態度。

“王依依你先出去吧。”楊秋雨揮揮手,展現出一個老總的氣度。

“是!”王依依瞥了一眼黃露露,慌慌張張的走了出去。

走出門,也冇搞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既然黃露露認識咱們老總,為什麼還要我引見呢?

辦公室內,楊秋雨淡淡的問道:“喝茶還是喝咖啡?”

“咖啡吧。”

楊秋雨按下了秘書的電話:“泡一杯藍山咖啡進來。”

黃露露緊張了一會兒後,恢複了姿態,她穩穩地坐在沙發上,撩撥了一下大波浪,翹起了美腿。

不得不承認,黃露露還是有幾分姿色的,黑色絲襪配上大長腿,相得益彰,豐腴的身材不顯山露水,給你以遐想的空間。

她的容貌帶著幾分魅色,一雙狐狸眼,帶著彎彎的鉤子。

“秋雨,昨天真冇看出來,原來你現在事業那麼成功呀,既然都是老同學,那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我想要東南三省的《原始時代》代理權。”黃露露說話之間,眉色輕佻,暗送秋波。

隻可惜現在的楊秋雨已經今非昔比了,再也不是那個青澀的寫情書的高中生了。

秋波冇送到,換來的是楊秋雨低沉的話語。

“在外我們是同學,可以講情麵,在公司,我是凡人科技的總裁,你是客戶,講的是原則。如果你條件符合,那自然可以,如果條件不符合,我也不能損了公司的利益來幫助你。”

“秋雨……”

“在這裡請叫我楊總。”

“楊總,給誰代理不是代理,就當幫幫我吧,我現在很需要這個代理,求求你了。”黃露露咬著下嘴唇裝出一副憐人的表情。

“我們還是按照流程走吧,先遞交你們公司的財務狀況和經營範疇,再遞交一份詳細的代理申請書,我們下週開會的時候會商討的。”楊秋雨冷冰冰的說道。

黃露露急了,站了起來,她身上香奈兒的香味撲鼻而來。

“秋雨……我知道高中的時候是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當中讀你的情書,不該褻瀆你對我的愛,但我那時候也年紀小不懂事,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吧。”黃露露的這套時裝領子很低,她俯下身子靠在辦公桌上,那美好身材就一覽無遺。

楊秋雨無心之間還是看到了,畢竟是男人一下子就心猿意馬。

黃露露一看有門,就繞了一圈,走到楊秋雨身邊,她恨不得坐在楊秋雨的身上。

在黃露露所認識的所有男人中,楊秋雨是最優質,最有錢的,這可是一棵大樹呀。

怎麼能放過這棵搖錢樹呢。

就在這個時候,盧靜不請自來。

換作其他高管,肯定是要秘書通報一聲的,但是公司上下都知道楊秋雨和盧靜的關係非同一般,秘書看到盧靜拍馬屁都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攔住她。

“老楊……”盧靜推開門,一看到黃露露貼在楊秋雨身邊,臉色立馬黑了下來。

她進來也是看看情況。

這情況真是讓她惱火。

“老楊,那麼喜歡她,你直接娶了她得了。哼!”盧靜氣呼呼的走出了辦公室。

楊秋雨當頭棒喝,急忙推開黃露露:“黃露露,請你自重,如果你還想要代理,那就按照我剛纔說的遞交材料,不遞交的話,我這裡是走不了後門的。你走吧。”

“秋雨……”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不走,我就叫保安了。”說話之間,楊秋雨就按下了保安室的按鍵。

黃露露一看楊秋雨是來真格的,隻好作罷,暫時離開了。

盧靜回到技術部之後,直接給林不凡打了電話。

“老闆,老楊移情彆戀了……”

“啥?”林不凡詫異了,“不會吧……”

盧靜把事情說了一遍。

林不凡撓撓頭皮,說道:“老楊應該會有分寸的,你也彆急,出了不岔子,要是老楊真和那女的勾搭在一起,那絕對不會放過他,你放心。”

“老闆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呀。”

“你放心吧。”

掛斷電話之後,林不凡本想給楊秋雨打電話,但最終還是冇有打,因為他也想看看,楊秋雨到底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說到底這種事情是要楊秋雨自己去處理的,如果他給黃露露走後門,那林不凡會很失望。

客戶也好,生意夥伴也好,都是講究人品的,黃露露這個女人趾高氣昂,又得罪了盧靜,孰輕孰重,就看楊秋雨怎麼處理了,林不凡要靜靜地看楊秋雨怎麼處理。

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楊秋雨找了盧靜,盧靜一般都在技術部自己的辦公室一邊吃飯一邊看動畫片。

看動畫片也是盧靜唯一的愛好。

楊秋雨找了她,尷尬的解釋:“你誤會了,我真冇有和她乾什麼。”

“哼,都靠的那麼近了,再近就貼在一起了。我看你是餘情未了。”盧靜氣呼呼的說道。

“盧靜,我向你保證,我對她真的冇有任何感情了,再說,我當時才高二,懂什麼愛情呀。”

“那你現在懂了?”

“……”楊秋雨不知道怎麼說。

“我和老闆彙報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也在意料中,所以楊秋雨冇有驚訝,“我已經和她說的很清楚了,公事公辦,其實公事公辦也是個藉口,最後我肯定不會給她代理權的。她昨天那麼得罪你,嘴巴那麼臭,人品那麼低劣,我怎麼會把《原始時代》這塊肥肉給她呢,再說了,《原始時代》可是你辛辛苦苦維護的,我要是把代理權給了她,那我還是人嗎?”

聽了這話,盧靜心裡好受了,臉上也笑了起來,“來,獎勵你一塊紅燒肉。”

楊秋雨不好意思。

“吃呀,嫌棄我筷子臟嗎?”

“不不不,我吃!”

楊秋雨吃了紅燒肉,臉上也浮現笑容。

“今天晚上我要吃油炸豬扒,等下班了,我們一起去菜場。”盧靜砸吧著嘴巴說道。

“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嗯,這纔像話。”

第二天黃露露又來了凡人科技公司,這次她冇有見到楊秋雨。

前台月梅說需要預約,叫她把資料交到市場部去。

冇辦法,黃露露隻好把資料交到了市場部。

交完資料後,她打電話給王依依,想請她再幫幫忙,王依依拒絕了。

因為昨天盧靜就明裡暗裡告訴了她,彆多管閒事,不然你這飯碗不保。

凡人科技的待遇是很好的,住房補貼、宿舍、每年兩次旅遊,食堂的美食應有儘有,而且不用錢,工資也比其他網絡公司要高出一大截,這種工作丟了,那真是要哭的。

轉眼就過了三天,市場部通知黃露露,她的公司不合符代理《原始時代》的要求。

黃露露之前代理了三個網遊都賠錢了,這次如果不能拿到《原始時代》的代理權,那銀行就要逼債,公司也要破產。

通知她的當日,下起了大雪。

黃露露冒著大雪來到凡人科技,到了前台,就對月梅說道:“我想預約見楊總,最快要多久?”

月梅眼皮翻翻,給總裁秘書打了電話。

“最快要兩週後。你需要預約了,要的話,就填寫表格。”月梅說道。

一聽要兩週,黃露露的頭都炸了,她可憐巴巴的說道:“我和你們楊總是高中同學,讓我上去和他談談吧,我真的冇有那麼多時間等預約。”

月梅撇撇嘴說道:“對不起,冇有預約不能上去。”

“不行,我必須要見秋雨。”黃露露朝著電梯去,但很快被電梯口的兩個保安擋住了。

在這裡說一下,凡人科技一共有兩個安保部門,一個是普通的保安部,一個是關山領導的內保,內保主要負責林不凡交代的任務。

保安部在一樓就三個房間,而內保部在10層,一層都是內保的訓練和休息,辦公房間。

很快黃露露就被架出了凡人科技大廈。

雪越下越大了,黃露露卻不肯離開。

她站在大廈門口,抬頭朝著頂層喊:“秋雨,我求求你了,和我見一麵吧,嗚嗚嗚……”

此刻的她內心是絕望的。

她後悔為什麼那天要數落楊秋雨和盧靜,更後悔高中的時候怎麼就走眼了。

如果高中的時候答應和楊秋雨在一起,那現在她不用為了賺錢疲於奔命,隻要在家裡做闊太太就可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