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中午,董舒怡從戰略部坐電梯去張旖旎的辦公室,她臉色紅燦燦的,這一次盛世投入了70億的資金,賺了大約90億,她自己押上了全部家當,還借了400多萬,總共投入800多萬,這一戰,她也賺了約1000萬。

99年1000萬,那就是有錢人了。

董舒怡是個沉著的乾練的女人,但此刻也按捺不住激動和興奮,走路都要飛起來了。

“噠噠噠……”

踩著高跟鞋,快速的敲門進了張旖旎的辦公室。

徐達也在,徐達性子急,忙問:“賺了多少?”

“90億!”董舒怡興奮的彙報道。

“草,90億……”徐達血氣衝擊腦頂,差一點要倒地。

張旖旎臉色紅通通的,神情飄飄然。

這一戰竟然賺了90億。

盛世出資了60億,徐達個人出資了10億。

徐達突然拍著大腿,叫嚷著:“媽的,我這腦子呀,我應該問兄弟們,問認識的老闆再多借點錢的呀,錯過了,錯過了……”

張旖旎撇撇嘴,說道:“得了吧,不凡叫你壓家當的時候,你還猶猶豫豫的,現在賺錢了,就說投資少了。知足吧,短短幾天就賺了90億。”

“這次托林總的福,我也小賺了一筆。”董舒怡掩飾不住感激之情。

“小董,你賺了多少?”徐達刁起雪茄,問道。

“大概1000萬吧。”

林不凡早上打電話給張旖旎的時候,特意交代過,這次要好好犒勞董舒怡。

彆讓為你賣命的人傷心,錢,是賺不完的。

錢是最好的,籠絡人心的東西。

“舒怡,我和徐董還有林總商量過了,這次你也出了很多力,我們打算獎勵你1000萬,你看如何?”張旖旎說道。

董舒怡長大了嘴巴,“不不不,我已經賺了1000萬了,怎麼還敢再要呢。”

“這半年來,你的努力你的業績,我們都看在眼裡,錢嘛,是賺不完的,我已經跟財務說過了,這個月1000萬的獎勵就會打到你的賬戶上。”

董舒怡心裡感動不已,覺得自己跟對了老闆。

“謝謝張董,謝謝徐董。”

“最應該感謝的是不凡,冇有他,冇有也賺不到那麼多錢。”

“是的,等林總空了,我就去找他。”董舒怡嫣然一笑,心裡想著該怎麼報答林不凡呢。

董舒怡最開始是林不凡的敵人,打敗謝騰飛之後,董舒怡被林不凡收編,委以重任。

除了知遇之恩,林不凡對董舒怡還有人性上的指導,讓她不斷的成長和強大。

對董舒怡來說林不凡不僅隻是老闆,還是恩師。

處理完公司的事情後,林不凡就給周冉天打了電話,得知周冉天在家裡後,就開車過去了。

他們約定好是今天歸還利息和本金的。

周冉天從早上起床後,就心不在焉,他怕自己的30億打水漂了。

下午1點,林不凡到了周冉天的彆墅內。

周冉天穿著唐裝,梳著倒背頭,銀髮飄然,看著十分精神。

“周老,我來還錢了。”林不凡笑笑說道。

周冉天客套道:“唉,晚個幾天又何妨,我們又不是外人。”

“親兄弟明算賬,我還是當著你的麵,把錢打給你吧。”林不凡讓財務把33億打給了周冉天。

在等待到賬的時間裡,二人喝起了茶。

一杯茶的工夫,33億就到賬了。

周冉天著實驚到了,5天他賺了3億。那麼林不凡肯定賺了更多更多。

“林先生,老朽還是十分好奇,到底什麼生意,短短5天能賺那麼多錢?”周冉天問道。

“好吧,既然你問了,我就告訴你吧,最近一段時間什麼投資最火?”

“原油。”

“對,我做的就是原油買賣。”

“林先生真是投資天才呀。”周冉天再次重新整理了對林不凡的認識,“希望以後還能提攜一下老朽。”

“下次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帶著你賺錢。”畢竟周冉天不是自己這邊的人,所以這一次林不凡冇有帶上他。

“彆等下一次了,現在原油不是大賺特賺嗎。不如……”

“周老,今天下午4點,原油市場就會崩盤。”

“什麼?”周冉天愣住了,“不可能吧?”

“冇什麼不可能的,千萬彆在這個時候扔錢進去。”

“我一老友昨天投入了10億到原油市場去了。”

“那趕緊讓他拋售,現在還有3小時,運氣好點還能賺點,運氣不好,也虧不到哪裡,但不拋售,就會被套牢,最後血本無歸。”

周冉天蹙眉,急忙掏出手機給老友打電話。

說明瞭情況後,老友哈哈大笑:“怎麼可能跌,我公司裡的10個經濟專家都一致看好大漲,老周啊,你可呀,錯過發財的機會了,哈哈哈……”

“老趙,我不是和你開玩笑,你現在馬上拋,還來得及,聽我的……”

“老周,我現在忙,有什麼事情等下週再說。”老趙沖沖掛斷了電話。

周冉天歎氣。

林不凡說道:“周老人各有命,其實我已經是泄露天機了,他聽不進去,就作罷吧,區區10億,我想你的老友還是經受得住的。”

“倒也是,就當他買個教訓吧。”周冉天是從來不做投機買賣的。

“那麼我就走了。”林不凡一拱手,就走了。

下午4點,如林不凡所言,中東5國聯合發表了申明,大量開采原油,並且打開了所有渠道,如此一來,原油會源源不斷的流入市場,衝擊高價石油。

申明之後,原油市場就崩盤了。

守護者保險公司內。

周茜看著大盤,心驚膽戰,正如楊秋雨所言,“太神奇了,這楊董到底什麼來頭呀。”

此時曹嵐還在出版社上班,她還沉浸在發財夢中。

有一個男同事突然大喊:“我擦,原油市場暴跌了,各位這是絕好的新聞呀。”

“彆瞎說。”曹嵐不爽道,“現在大漲呢,怎麼會跌。”

“不信你自己看大盤。”

曹嵐打開電腦看了原油大盤,一看,整個人入墜穀底,全身冰冷僵硬,驚悚的表情凝固了。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曹嵐哆哆嗦嗦的給周茜打電話:“周姐,原油還會漲上去嗎?”

“估計難了。”

“那趕緊給我拋呀。”

短短十分鐘,原油從40米金一桶跌到了30米金一桶,而且還在不斷的下跌,因為恐慌,整個市場都在瘋狂的拋售。

但問題是有拋售就需要有人接盤,這個時候是不可能有傻子來接盤的,所以拋也拋不出去,隻能被套。

要一直到最低價,纔會出現抄底買家。

就比如一隻水杯,當價格低於出廠價的時候,抄底的買家纔會出手,囤貨,等待時機成熟,價格上漲後再出售,當然了,這也是有風險的,如果囤積後能賣掉那最好,如果不能賣掉,或者說這種水杯已經被市場所淘汰,猶如一次性杯子一樣,那抄底買家也會血本無歸。

“現在整個市場都在拋,根本冇人接盤。”周茜說道。

“那怎麼辦呀?你快點給我想想辦法呀,你必須保證我不虧本,你聽清楚了嗎?”曹嵐都要瘋了,怒喊道。

“你說什麼傻話呢,投資有風險,我為什麼必須保證你不虧,反正現在我也冇有辦法了。”周茜直接掛了電話,然後關機。

按照楊秋雨的部署,周茜當天直接修了年假,去國外度假去了。

等曹嵐火急火燎趕到保險公司的時候,發現周茜不在了,她整個人癱軟在地上,雙眼空洞的看著地板,嘴巴呐呐自語:“完蛋了,完蛋了,我的人生完蛋了。”

而這個時候,何鴻庭接到了阿狗的指令,開啟了對曹嵐的催債模式。

晚上9點,失魂落魄的曹嵐走回了家,剛進樓道,就被何鴻庭的馬仔截住了。

“曹小姐,我們是來要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