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借了錢的曹嵐心裡七上八下的,在回家的路上,她給周茜打了電話,周茜寬慰她,讓她儘管放心,這次原油投資就是撿錢,就好比89年的藍通股票的,短短三年就翻了上百倍,那些觀望股票的,冇有買的,後悔到姥姥家了。

聽了周茜的話後,曹嵐的心裡好受多了。

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是傍晚5點多了,曹嵐買的是一套小戶型,總共52平方,一室一廳。

回到家之後,她就打開了美莎雜誌,這書就是奢侈品合集,每一期講當今流行的奢侈品。

曹嵐偶爾會買一些價格在幾千的包包,或者鞋子,裝扮自己。

這次,她大膽的看著價值幾萬的鞋子和包包,“嘿嘿,過些時間,我就把你們買回家。”

她開始幻想美好的生活,買一輛寶馬,再買一套大戶型的房子。

等過年回家的時候,就把寶馬開到村子裡,讓村裡的那些土鱉都羨慕羨慕。

曹嵐家裡兄弟姐妹好幾個,父母的地道的農民,重男輕女,縱是她讀書成績很好,也不準她考高中,最後隻能去讀中專。

這次,她要證明給父母看,不是隻有男人才能賺錢。

想到揚眉吐氣,她心情大好。

翌日一早,林不凡就讓楊秋雨開始拋售原油。

“現在價位35,而且還有漲價的空間,確定現在就拋嗎?”楊秋雨現在倒是捨不得了。

林不凡笑笑說道:“按照曆史的發展,今天原油的價格就在40一桶收盤,但明天下午開始,原油價格就會暴跌到12元一桶,到時候拋都來不及,我算過了,從現在開始拋,到明天中午,就能把手上的原油全部拋光。”

明天下午中東5個出油國家會聯合宣佈解除封鎖,增大原油產量,供應全球。

這件事情有兩個說法,一個說法是說米國給中東5國施壓了壓力,逼迫他們解封,畢竟米國是全球最強的國家,中東5國根本不能和它抗衡。

還有一個說法說,這次就是米國和中東5國的一場陰謀,為的就是割韭菜。

誰都不會想到,短短幾天原油價格會有那麼大幅度的漲跌。

楊秋雨馬上按照林不凡的吩咐開始拋售原油,眼前的情況是,市場一路看好,你拋多少,就有人買進多少。

林不凡給張旖旎打了電話,讓她也馬上開始拋售。

張旖旎接完電話之後,就馬上把董舒怡叫到了辦公室,董舒怡主持拋售。

開始拋售之後,張旖旎和徐達的心就踏實了,不用在擔心會不會一夜破產。

當日原油收盤40米金,創造了曆史新高。

曹嵐興奮的在床上蹦躂:“老孃要變成富翁了,哈哈哈哈……”

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悲慘的命運。

到了第二天,原油價格一度漲到了42塊。

市場高歌猛進,財經新聞裡的所謂經濟專家甚至預言,原油價格會漲到50米金,說這是幾十年來最大的撿錢盛宴。

有了這些傻逼的專家,普通的散戶,都將全部家當投入了市場。

這場事件後,會有很多人跳樓,就好像97年金融風暴一般,每天都有在破產,每天都有人在自殺。

到了中午12點,楊秋雨已經把所有原油都拋售乾淨,他累的滿頭大汗,跑著進了林不凡的辦公室。

“不凡,不凡,我們發了,哈哈哈,我們發財了……”楊秋雨興奮的就好像一個小孩一般。

“冷靜點。”林不凡笑笑,站起來給楊秋雨遞了一根華子,“不就賺了那麼點錢,至於那麼激動嗎?”

“那麼一點錢?”楊秋雨接過香菸,怔怔地看著林不凡,“我們足足賺了150億呀。”

本金110億,賺了150億,在那個年代,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這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但林不凡很冷靜,因為他知道,在將來,有些人一夜之間能賺上千億,比如馬爸爸,某寶上市,某支付上市後,他一夜之間身價能增加上千億。

還有亞馬遜那個光頭,創造了人類曆史最大的財富,短短一年間,財富增長了700億米金,換算成炎夏幣就是4000多億。

“這次我賺大了。”楊秋雨點燃香菸,臉上喜不自勝,“這筆錢足夠我們發展了。”

“老楊,我打算拿出2億給你,再拿出10億成立員工基金,作為員工的福利,另外像盧靜、周正經這樣的技術人員,關山、龍天猛、趙天佑這樣的戰鬥人員,也犒勞一下。至於給多少,你自己定個數字,我呢,給你一個最低起步線,就200萬起步吧。”林不凡對待下屬還是十分大方的。

“2億……咳咳咳……”楊秋雨被煙給嗆到了,“不不不,我隻不過是按照你的指令做事,怎麼好意思拿那麼多。”

“老楊,這是你該得的,有你在,我才安心,就這樣說定了。”林不凡笑笑說道。

楊秋雨十分感動,又不好意思,“那麼多錢,我也用不了呀。”

“你老家的爸媽,姐姐,哥哥,不都需要錢嗎,還有盧靜,以後你倆結婚了,都需要用錢呀。”

“哪跟哪呀,我怎麼會跟盧靜結婚。”

“咋的,還看不上盧靜啊,我覺得你跟盧靜就很配,盧靜是個好女孩,你可要把握住。”

楊秋雨摸著頭,憨憨地笑,“我知道了。”

出了辦公室,楊秋雨整個人還是飄的。

“老楊!”盧靜突然從背後閃出。

“我擦……”楊秋雨嚇一跳,“和你說過多少吃了,在公司彆調皮搗蛋。”

“嘻嘻,老楊來!”盧靜拉著楊秋雨進了小會議室,然後鎖門。

“你乾嘛?”

“老楊,老闆這次投資原油賺了多少錢?”盧靜笑嘻嘻的問道。

“150億。”

“多少?”盧靜驚愕。

“150億。”

“我擦,那麼多?”盧靜下巴都要掉地上了,“那,那我們有獎金嗎?”

“你想要多少獎金?”楊秋雨笑著問道,他手上握著發獎金的權利。

“嗯……我想想……給我5萬吧,我想買台飛達主機。”

“5萬夠了啊?”

“咋的,難道能給我10萬?”

“少了,老闆的意思是給你們200萬。”楊秋雨還是給林不凡省錢了,林不凡原話是起步200萬。

“200萬?”盧靜嘴巴都嘟出來了,整張臉都驚愕無比。

“嗯,老闆說,平時你們幾個都受累了,這次賺錢了,不能忘記你們。”

“哈哈哈,老闆真是太好了,我這輩子都要跟著他,以後我們結婚了,讓他來主持我們的婚禮。”

“你腦子想什麼呢。”

“嘻嘻!想和你結婚唄,你看我都為你變化了。”盧靜站起來轉了一圈,她以前穿的鬆鬆垮垮的,一件夾克要麼一件體恤,下麵常年穿黑色的寬鬆黑褲。

頭髮總是油膩膩的,每天都掛著眼屎,反正就是典型的不修邊幅的技術員。

但自從楊秋雨數落過她之後,她學著打扮了,穿起了職業裝,人也收拾的乾乾淨淨,還跟前台月梅學了化妝。

楊秋雨打量盧靜,情不自禁的臉紅了,盧靜其實長得不錯,臥蠶眉,杏眼、瓊鼻、朱唇肥嘟嘟的,皮膚白皙,穿上職業裝後,身材也凸顯了出來。

“嘻嘻,我看著還不錯吧?”盧靜托腮於桌子上,屁股翹著。

楊秋雨臉更加紅了。

“吧唧”一口。

盧靜突然親了楊秋雨一下,楊秋雨傻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