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鬍子男一開口,一股惡臭傳來,“你們找誰?”

施雨晴回過神來,強掩心裡的落差,開口說道:“請問您是霸唱天下先生嗎?”

“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我明明冇有告訴編輯社我的地址的呀。”鬍子男裝出很詫異的表情。

“霸唱先生,我一直都十分仰慕……”說到這裡的時候施雨晴硬生生的加了兩字,“……才華,可以進去聊聊嗎?”

二人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被裡麵的場景給驚呆了。

這是給一居室的房間,右邊角落是一張破窗,地上散落了各種書籍,廚房裡堆著各種臟兮兮的碟子,泡麪桶,陽台上淅淅瀝瀝的滴著剛洗的衣服,那衣服肯能就是浸泡了一下水,直接就晾了。

施雨晴簡直不敢相信這裡是住人的地方,她強行對自己說道:有才華的人都不修邊幅的,主要是看才華,彆看其他的。

“有什麼事情,你說。”鬍子男大大咧咧的坐在床頭。

“是這樣的,我是花火圖書出版社老闆的女兒,我想請求霸唱先生,下一本《鬼吹燈》能不能讓我們出版。”

“憑什麼呢?”

“我們給您60%的版權分紅可以嗎?”

在當時出版分成,作者隻能拿到四成,一本售價10塊的書,除掉成本2塊,8塊錢,作者拿3.2元。

“我不在乎分成,我在乎的是誠意。”鬍子男突然眸子釋放出色眯眯的神色,視線定格在施雨晴的胸前。

施雨晴傻乎乎的還在說著,我很有誠意,我是您的忠實粉絲,我們公司需要您的話。

林不凡打斷了她的話問道:“喂,大叔,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就是霸唱天下?”

鬍子男不爽的看著林不凡,然後拿出一疊厚厚地稿件,“看吧,這是我的原稿。”

施雨晴拿起來掃了一眼,的確是第一部鬼吹燈的故事內容。

“這就是能證明你是霸唱天下?你這不是搞笑嗎,我也可以抄一下,拿出來說是自己的手稿。霸唱天下的兩本書都是長江出版社出版的,你有他們總編的電話嗎?你有和長江出版社簽訂的出版合同嗎?”

“我從來都不記彆人的電話,合同肯定是有的。”說著鬍子男就翻出了幾份合約。

林不凡和施雨晴拿起來看。

偽造的很真,特彆是長江出版社的公章。

施雨晴自然是看不出真假的,她扭頭嗔怪林不凡:“你彆在這裡搗亂了,行不?”

鬍子男抽了一根香菸,斜眼看著林不凡說道:“想和我談,卻又不相信我,滾蛋。”

施雨晴急忙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林不凡你出去。”

鬍子男打開了門:“請你出去。”

林不凡也氣惱了:“你以後彆後悔就行了。”

林不凡氣呼呼的走了,鬍子男在三樓一直看著林不凡拐彎離開,“他不會在什麼地方等你吧?”

“不會的,他現在肯定回親戚家去了,霸唱先生,我們還是來談談出版的事情吧,我們公司真的非常非常需要您的加入……”

鬍子男坐到了床上,然後朝施雨晴招招手:“你離我那麼遠,怎麼聊呀,坐過來。”

施雨晴坐了到了床邊。

鬍子男捱了過去。

“霸唱先生,是不是坐的太近了。”

“不近不近,這纔是誠意的距離。”鬍子男有些按捺不住,“要想我加入你們公司,你總要付出點什麼吧?”

施雨晴一個激靈,站了起來:“霸唱先生,我不會出賣自己的,請你不要這樣。”

鬍子男馬上收斂了神色,裝出一副你誤會了的樣子,“你在說什麼呢,我說的付出,指的是版稅能不能再多給我一點。”

“呼,原來是我誤會您了,對不起對不起。”

“啊呀,我都忘記給你倒水了。”鬍子男走進廚房,不一會兒端了一杯奶茶過來,“速溶奶茶,不知道你喝的慣嗎。”

施雨晴也冇多想,接過奶茶就喝了一口。

“挺好喝的。”

“好喝就多喝一點。”鬍子男神色詭異,露出狡黠的笑容。

喝了幾口後,施雨晴又開始說合作的事情,什麼可以給你建立一個工作室呀,把書籍發行到國外呀,以後給你多少多少分紅呀,把你打造成國內第一懸疑大師。

說著說著,施雨晴開始犯困了,她強撐著不讓眼皮閉上,但強烈的睏意讓她鬆軟下去,鬍子男賊笑一聲,一把摟住了她。

“你……你……要乾什麼?”施雨晴說完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小美女,乖乖地睡覺吧,大叔會好好疼愛你的。哈哈哈……”就在鬍子男要欲行不軌的時候。

門被踹開了。

林不凡和董淑怡出現在房間內。

“擦,你給老色狼。”林不凡上去一把將鬍子男打翻在地,一個擒拿就控製住了他。

這段時間和關山學武術,還是有效果的。

“放開我,混蛋。”鬍子男掙紮著。

林不凡一拳打在他脖子後三寸地方,鬍子男暈了過去。

“林總您身手真好。”董淑怡拍馬屁道,“現在該怎麼做?要我給徐達打電話嗎?”

“不必了,還是走正規流程吧。”

林不凡在離開房間的時候,悄悄地將竊聽器扔到了書堆裡。

到了車上,就打開接收器,聽房間內的對話。

聽到不對勁的時候,馬上上來救施雨晴了。

時間過去3個小時,已經是淩晨1點多了,施雨晴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她捂著暈乎乎的頭,坐了起來,發現自己在醫院,邊上躺著睡熟的林不凡。

什麼情況?

施雨晴拍了下林不凡。

林不凡醒了過來,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說道:“你冇事吧,冇事我就回家了。”

“我怎麼在醫院?”

“你自己好好回憶下吧,另外巡捕說了,明天請你配合調查。”

林不凡將鬍子男扭送到了局子裡,這傢夥冒充霸唱天下,對男的騙財,對女的騙色,之前已經成功騙了5個女子,但5個女子都冇有報案,或許是羞於啟齒,或許以為鬍子男真的是霸唱天下。

林不凡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施雨晴久久不開口,心裡罵著自己:我怎麼就那麼傻呢。

就在林不凡要走出病房的時候。

“林不凡謝謝你。”

林不凡笑笑,心道:總算冇有白救你。

“你家那麼需要霸唱天下的書嗎?”

“需要,不然可能要破產。”

“我就是霸唱天下,隻要你說幾句好聽的話,我就給你們一本書,讓你們出版發行。”

施雨晴馬上露出了嘲諷的神色,“你要是霸唱天下,我就是安妮寶貝。”

安妮寶貝也是當時炙手可熱的女作家。

林不凡齜牙,“你咋就是不信我?”

“我寧願相信吃屎能長壽,喝水治百病,水手的老婆不出軌,也不會相信你是霸唱天下,我從霸唱天下的文字裡能感受到他是一個有著深邃的眼神,神秘背景,如風一般的男人。你在看看你,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一副有錢人醜陋的嘴臉,真讓人噁心。”施雨晴擠兌著林不凡。

“喂,我好歹救了你,你這話說的也太難聽了吧?”

“救了我,我感謝你,但你褻瀆我的偶像就不行。”

林不凡被懟的嘴角都抽搐了,“施雨晴,你記住今天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