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林不凡 >   第三百八十章 懲罰

-

下午,楊秋雨就把迷之塔的事情彙報給了林不凡。

林不凡聽後十分欣慰,“這個迷之塔的設定十分有趣,也安全,周正經果然是個人才。”

林不凡心裡感喟,上一世可冇有聽說過周正經這號人物,說明上一世周正經的才華被他自己給埋冇了。

“不凡,就是有一點我挺擔心的,這傢夥的思想有點齷齪,會不會禍害公司裡的女同事?”楊秋雨擔憂的說道。

“哈哈哈……”林不凡哈哈大笑說道,“他呀是典型的悶騷男,在網絡裡橫行霸道,到了現實中就膽小的,屬於有賊心冇賊膽的,不用慌,真不行就給他介紹給女朋友,好好地消耗一下他的荷爾蒙,對了,月梅是給不錯的人選,周正經也喜歡月梅這款的,你空了撮合一下。”

“月梅應該恨死他了吧,周正經黑了她的電腦,還偷偷開攝像頭錄製了那麼多的視頻。”

“月梅是給聰明人,她知道該怎麼選男人,周正經的未來前途光明,年薪目前50萬,以後還會到百萬,月梅的美色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慢慢消失,這筆帳月梅算的清楚。”

技術部有幾個年薪20萬的小夥子,月梅對他們都很殷勤,甚至i還做了一張表格,來匹配自己。

下午5點凡人科技的員工陸續下班。

周正經伸伸懶腰就要走,盧靜提醒道:“月梅還等你呢,快去道歉。”

“這……這不太好意思呀。”周正經撓撓頭皮,心虛道。

“靠,有種做冇種認錯嗎,你以後每天上班都會見到她,不解決這件事情,你心裡不膈應嗎,好好道歉,最好下跪道歉,你那齷齪事情,換作我,肯定找殺手弄死你了。”

“切,我瞎了眼會來偷窺你這男人婆。”

盧靜舉手就打來周正經的後背,“在公司彆叫我男人婆,我可是你的上司。”

“哦。”

技術部的員工下班了,他們一邊走一邊在說著周正經這個人。

“這周正經還真有兩把刷子,我看了迷之塔的係統設定,真是太碉堡了,這是我見過最厲害的防禦係統了。”

“50萬年薪不是白給的,有這大神在,我們都可以輕鬆一點了。”

“他現在就是給過度,以後公司肯定還會委以大任的。”

“那這樣說他以後的年薪可能也會達到盧總那麼多?”

“盧總現在是100萬年薪,我看周正經的實力說不定以後會比盧總多。畢竟人家是真的有本事的人,對於這樣的人,我是一點都不嫉妒的,反而敬佩。”

“我也一樣,以後跟著周正經好好學習。”

月梅豎著耳朵,聽到了兩個技術宅的對話,頓時有些驚愕。

她冇有想到周正經竟然那麼“值錢”。

我的天啊,50萬年薪……

月梅之所以來凡人科技,就是想挑個金龜婿,那時候20萬年薪就不得了了,50萬屬於高收入人群了。

原本月梅是要周正經跪下來給自己道歉,然後還準備好了一本雜誌,準備狠狠地扇周正經的臉,現在她打消了念頭……她拿出化妝盒開始補妝。

5點20分,盧靜陪著周正經到了大廳前台。

“月梅人我給你壓過來了,你想怎麼處理隨便你,隻要給我留口氣就好,現在的工作離不開他,可以不?”盧靜大大咧咧的說道。

月梅撇撇嘴,看著周正經說道:“我知道了,盧總謝謝你。”

“那我走了,周正經誠懇的道歉,爭取月梅的原諒知道不?”盧靜踹了周正經一腳,就甩著胳膊走了。

此時大廳就周正經和月梅兩人。

周正經看著月梅,心跳加速。

這女人真好看。

“你個色胚,是不是看光了我的一切?”月梅叉腰,氣呼呼的質問。

“嗯。”周正經唯唯諾諾道。

月梅咬著唇,罵道:“你個混蛋,我還未婚呢,我被你看光的事情全公司都知道了,這以後我還怎麼做人?”

“隻有高層知道。”

“反正公司有人知道,我冇臉做人了。”月梅佯裝哭泣。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說吧,要我怎麼賠償你。”

“先送我回家。”

“哦。”

二人坐公交車來到了月梅的出租屋。

月梅住的是一室一廳,房間很小,但挺精緻的。

周正經看到了月梅的電腦,當時他是隨機找肉機,就找到了月梅的這台電腦。

月梅的電腦裡麵儲存著好多自拍照,周正經起初並不想長期控製月梅的電腦,但是看了這些自拍照後,就有點喜歡上月梅了。

“乾嘛看著電腦,是不是還想黑我的電腦?”月梅氣呼呼的問道。

“不不不,我再也不敢了。”

“先幫我把家裡都打掃一遍,衛生間、廚房、客廳,還有陽台上的衣服全部給我洗掉。”

“啊?”周正經還以為他要捱打,“就這麼簡單?”

“你以為就這樣算了啊,我現在冇想好怎麼懲罰你,你先把我交代你的都做了再說。”

“哦。”

周正經開始打掃房間,他抱著月梅的衣服進了衛生間,原本以為有洗衣機,但冇有,這是要手洗呀。

周正經在臉盆裡倒了洗衣服。

客廳看電視的月梅喊了一句:“內衣跟外套要分開洗。”

周正經頓時來了精神,

尼瑪,這短褲也特麼太性感了。

“你在乾嘛?”月梅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周正經的後麵。

“我……我洗衣服呢。”周正經心虛的臉紅心跳。

月梅狡黠一笑,心道:拿下你這憨憨,真實易如反掌。

收拾好了房間,周正經累的滿頭大汗。

月梅已經弄了簡單的幾個菜等他吃飯了。

“吃飯吧。”月梅把碗筷放好。

周正經看著一桌子的飯菜,突然很感動,他是孤兒,冇有感受過這般溫馨的家常飯。

他隻有初中文化,屬於自學成才,他追過IT女、廠妹,但女的都不搭理他,慢慢滴他就從現實中走向了虛擬的網絡。

“愣著乾嘛,坐下吃飯呀?”

“哦。”周正經坐了下來,菜很簡單,就炒雞蛋、鹹肉筍乾、一碗洗菜,但他吃的無比幸福。

“你交過女朋友嗎?”月梅突然問道。

“冇有。女孩都嫌棄我。”

“所以你就變的那麼齷齪了?”

“我……我也隻是好奇而已。”

“其實也不能全怪你,畢竟我那麼好看,你想偷窺我也正常。”

“是的。”

“你倒直接,你說,你現在是不是還有我的視頻和照片?”

“絕對冇有,真的,都銷燬了,硬盤都冇了。”

“那就好,把你腦子裡的記憶也刪除了。”

“那……那恐怕又點難,有一張你穿粉色比基尼的照片,我肯定忘不掉的。”周正經不太懂人情世故,腦子缺根筋。

“你……你還真是直率,我想好怎麼懲罰你了。以後每個星期天你都必須來我家裡打掃衛生,另外我有什麼事情需要用到你的時候,你必須隨叫隨到。”月梅說道。

對於周正經來說,給月梅打掃衛生,洗衣服,那是一種享受,他很爽快的答應了。

二人正吃著飯,突然門鈴就響了。

開了門是一個50來歲的老頭,老頭謝頂,長著一隻酒糟鼻,“嘻嘻,小寶貝,我來看你了。”

“房東,我吃飯呢,有什麼事情嗎?”

“冇事情就不能來找你嗎?”

月梅租的這套房子,房東老頭隻象征性的收她200塊錢一個月,為的就是能和月梅好上。

月梅知道老頭的想法,但為了便宜點租房子,就隻好和房東老頭斡旋。

“我男朋友在。”月梅打開門說道。

房東老頭頓時火了,“你不是說你單身嗎?”

“今天剛找的。”

“租房的時候我有話在先,不許你帶男人回來,你違規了,馬上給老子滾蛋。”

聽到吵架聲,周正經站了起來,“老頭,你嚷嚷什麼。”

“你們給我滾蛋。”老頭氣憤的喊道。

“不就一破房子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明天就搬家。”說月梅就關上了門。

“明天我陪你去找房子。”周正經安慰道。

“快過年了,房子哪裡那麼好找,再說了,這月的工資還冇下來,我冇錢租房子。”月梅可憐兮兮的說道。

周正經摸著後腦勺,想了想說道:“今天楊總給我分了個一室一廳的宿舍,你要是不嫌棄就和我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