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飛飛陷入了掙紮中。

企聊已經製作完成,到了發行宣傳的階段,想不到在這種節骨眼上,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團隊裡麵出現了內奸,不然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企聊的主要代碼都是自己設計的,換句話說,除了自己就不可能有其他人泄露源代碼了。

整個會議室的骨乾臉上都蒙上了一層陰霾,原本公司就小,現在還被人捷足先登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馬總,你彆喪氣,我有一個辦法。”說話的是祁素雅,和馬飛飛是大學同學。

祁素雅是深海本地人,家裡是開五金廠的,有些錢。

她從大學開始就愛慕著馬飛飛,一直跟隨其左右,但怎奈馬飛飛對她總是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表情。

“素雅你說說看。”馬飛飛低沉的說道。

“國內對於軟件的管理還不像國外那麼嚴格,說到底我們的這種即時聊天都是從ICQ演化來的,隻要我們把現在的企聊稍微做點改動,就是新的軟件,可以和熊貓聊天競爭。”祁素雅提出了建議。

馬飛飛想了想說道:“競爭需要資金,我們公司現在資金不足呀。”

“錢的事情我會去想辦法的,我們都把企聊做出來了,怎麼能胎死腹中呢。”祁素雅全力支援馬飛飛。

馬飛飛看著祁素雅,心裡有些遲疑。

錢斌看馬飛飛遲疑,說道:“馬總,我看就聽祁素雅的,不然我們該怎麼辦?”

企聊的前途原本就不明朗,現在又多出一個競爭對手,馬飛飛頭疼起來。

“好吧!”馬飛飛知道,這個人情欠大了。

以祁素雅的實力,完全可以自立門戶,但她卻一直在自己身邊,說白了,就是喜歡自己,這一點馬飛飛心裡很清楚,但馬飛飛對祁素雅就是喜歡不起來,他曾經嘗試過接納祁素雅,但是就是做不到。

唉,感情這東西真的捉摸不透。

杭城凡人科技。

盧靜和楊秋雨在辦公室聊工作的事情。

“老楊……”

“冇大冇小,在公司叫我楊總。”

“切,裝模作樣的。”盧靜撇撇嘴,繼續說道,“我有點想不明白,按照老闆的意思,熊貓聊天永遠不收費,那靠什麼來賺錢呢,光光熊貓郵箱所要購買的服務器就要上千萬,還有日後註冊用戶增加,還要買內存服務器,這是上億的資金呀,有個聊天軟件能靠什麼賺錢?”

關於熊貓聊天,林不凡隻對楊秋雨說過。

未來,熊貓聊天這款軟件使用人數會有幾億,等互聯網和通訊更上一層樓之後,熊貓聊天會產生巨大的利益,這款軟件會早就一個首富。

“老闆自然有老闆的想法,我們隻要按照他的意思做就可以了,對了,下星期有個招聘會,你和我一起去。”

“我纔不想去。”

“聽話,這次招聘的是網絡維護和軟件開發的技術人員,你是行家,招聘來的人都是你的手下,所以你必須和我一起去。”

“切,要是你晚上做個糖醋排骨,再做個紅燒蹄髈,我可以考慮一下。”

楊秋雨哭笑不得,“你個吃貨,等下班我去菜場買。”

“我和你一起去菜場。”

熊貓軟件的推廣由楊秋雨直接負責。

相比起馬飛飛,林不凡有著很大的優勢,《傳奇》此時已經在全國火熱,各區域的代理商都討好凡人科技公司,另外還有劉暢主導的傳奇私服,也有很多代理商,這些分部在全國各地的代理商就是林不凡手上的資本。

熊貓聊天的下載頁麵載入到了傳奇遊戲的登錄頁麵中,熊貓聊天的出現填補了國內聊天工具的空白,玩家之間需要溝通、出售遊戲的刀具,有了熊貓聊天就方便多了。

另外凡人科技又通過各個區域的代理商,將熊貓聊天推廣到全國各地的網吧。

最後一步,凡人科技收購了當時的幾家軟件網站,將熊貓聊天置頂下載。

短短的一個星期時間內,熊貓聊天就在全國各地,如同雜草一般的蔓延。

這讓馬飛飛瞠目結舌。

錢斌拿著熊貓聊天的下載數據,窘迫的彙報道:“熊貓聊天這款軟件的下載量初步估算以及達到了30萬次,而且每天都在增長。”

馬飛飛頹廢了。

“凡人科技公司如此大肆推廣這款聊天軟件,著實讓人摸不著頭腦,這款軟件,他們打算如何盈利呢?如果不盈利,每個月的維護費、人工費、推廣費至少一百萬。”錢斌想不通了。

“我也想不明白。”

祁素雅走進了辦公室,說道:“馬哥你彆沮喪,我到覺得這是一件好事,隻要我們守住深海這片陣地,然後等凡人科技燒光了錢,我們就絕地反擊。他們雖然下載量多,但都是免費用戶,再多也冇用,我們隻要把軟件一步步優化做好,然後想出一個收費的方法,創造利潤後,我們就能打贏這場戰鬥。”

聽了祁素雅的話後,馬飛飛為之一怔,“你說的對,隻要我們先守住深海這片陣地,讓所有銷售員去各大網吧推廣我們的企聊。”

“馬哥,晚上我爸出差回來了,陪我一起回家吃飯吧。我會說服我爸投資的。”祁素雅很聰明,這次是拉近和馬飛飛關係的絕佳機會。

馬飛飛答應了。

晚上7點,馬飛飛開著一輛二手桑塔納帶著祁素雅到了一個叫“六月公館”的彆墅區內。

90年代五金廠是很賺錢的。

祁素雅的父親祁高雄已經在家等待了,祁高雄20歲就開始自己做生意,從擺攤到開廠,再到一方富豪,用了幾十年的時間,他對馬飛飛是不滿意的,在他看來,馬飛飛開的這種網絡公司就是不務正業。

老一輩對新事物總是帶著有色眼鏡的。

進了門,馬飛飛放下水果,擠出笑容問候道:“叔叔你好。”

“嗯,坐吧。”

祁素雅用胳膊肘碰了下父親,低語道:“爸,你能不能彆板著一張死人臉呀。”

祁高雄就那麼一個女兒,所謂女大不中留,祁高雄也很無奈。

寒暄了幾句,就吃了飯,吃了飯,幾個人坐在客廳就開始說正事了。

祁素雅先把遇到的困難說了一遍,“爸,未來企聊肯定能盈利,你給我們投個一千萬吧。”

一聽一千萬,祁高雄背都直了,“你還真是獅子大開口,一千萬張口就來。”

馬飛飛擰著眉心,他是技術出身,對點頭哈腰要投資的事情,比較反感。

“爸,你投資一千萬,未來的回報可能就是一個億,這是給你機會。”

“我看你是坑爹呀。”祁高雄氣呼呼的。

“爸,你就說,你投不投。”祁素雅嘟著嘴,也是一臉氣呼呼的,“你要不投,我晚上搬出去住了。”

祁素雅早就想搬出去住了,但是祁高雄不肯,他捨不得女兒住外麵。

“叔叔,要是為難的話,就算了。”馬飛飛坐不住了,他站了起來。

“你給我坐下。”祁高雄歎口氣,心道,誰讓這小子是女兒看上的心上人呢,唉,冇轍呀,“我投。”

“爸,我就知道你會投,嘻嘻!”祁素雅摟住祁高雄,撒嬌的蹭祁高雄,“爸爸最好了。”

祁高雄是女兒奴,拿女兒是一丁點辦法都冇有。

“謝謝叔叔。”馬飛飛臉色興奮激動,有了一千萬就能守住深海這片陣地,炎夏那麼大,那麼多人,同時存在兩款即時聊天軟件也可以。而且深海距離凡人科技總部杭城,有幾千公裡,完全可以做到北熊貓南企聊,就好像當初楚河漢界一般。

“你先彆高興,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馬飛飛問道。

“你得和我女兒結婚。”

“啊?”馬飛飛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