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早就料到《非城勿擾》會被質疑,會被一些庸俗的人抵製,因為這檔節目在未來成型的時候,也遇到過阻力,成立之初也受到非議,直到播出,反響劇烈,才一炮而紅。

“你們找誰?”周妍看著門口男男女女好奇的問道。

“我們是從盛世集團來的,我是服裝設計師。”

“我是道具師。”

“我是做燈光舞美音效的。”

“我是剪輯師。”

周妍傻眼了,都是專業人士。

“你們那麼多人,我付不起工資的。”周妍咬唇無奈的說道。

“不用你給錢,盛世集團已經支付了我們三個月的工錢,接下去的三個月,我們將全心全意為您服務,初步的情況張董都已經和我們說了,我們覺得新版《非城勿擾》絕對能一炮打響。”說話的是化妝師,一個妖嬈的,穿著粉色旗袍,塗著大紅色口紅的男人。

“那麼我和道具師、音控去看下演播廳。”

“我去製作節目需要的道具。”

“周老師,我們再合計一下劇本吧。”一個30來歲的男人客氣地說道。

“你好,我看您很眼熟……。”周妍眯眼打量這個穿著黑色夾克的儒雅男人,“你,你是秦作家?”

眼前的儒雅男人叫秦月,是著名的情感類作家,除了寫小說,他還在三家雜誌社開了情感專欄寫一些男女關係、感情的文章,是當下很受歡迎的男作家。

“哈哈哈,是我是我,不太出名,所以你一下子也認不得我。以後我就是《非城勿擾》節目的情感觀察員,你看可以嗎?”秦月溫文爾雅的說道。

“您能當情感觀察員,是我的榮幸呀。”周妍激動的拉住秦月的手,眼裡都要流淚了。

新的小組人員有十幾個人,這還不算外圍搭建舞台的師傅,外勤人員。

短短三天內,就把舞台搭建好了,最貴最豪華的就是led螢幕,當時國內還冇有清晰度很高的led螢幕,這些十幾米高的led螢幕都是林不凡從國外買來的。

台裡其他節目負責人、製片人都跑來周妍的演播廳看熱鬨。

“周妍這是腦子抽風了吧,搞那麼大的陣仗,自己出錢雇傭那麼多人,到底圖啥?”

“當然是圖名氣了。”

“可問題是她這過新改的相親節目就是胡鬨。”

“反正她就是秋後的蚱蜢,蹦躂不了幾天的。”

“哎,畢竟不是專業出身,也就隻有瞎胡鬨的份了。”

兩個其他節目組的人員跑來看熱鬨,隨帶冷嘲熱諷一番話。

“喂喂喂,你倆擋道了,讓一讓。”周妍組的工作人員帶著一群靚麗的女孩出現在演播廳門口。

時至冬日,雖然演播廳有暖氣,但溫度還是很低的。

女孩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一個個嫵媚妖嬈,要身段有身段,有相貌有相貌。

這些女孩都是林不凡精挑細選出來的,有幾個是從徐達開的夜總會找來的坐檯小姐姐,有幾個是從藝術大學找來的女大學生,有幾個是盛世集團公關部的職員,有幾個是從民族大學找到的少數民族姑娘,有幾個是從模特公司找來的洋妞,最重要的雲雅,也是這一期的八卦中心也來了。

兩個門口的男人閃到一邊,癡癡看著美女走進去。

“這是相親節目還是選秀節目呀,怎麼來相親的都是那麼好看的女孩,這些女孩在現實生活中難道找不到對象嗎?”

“我也是奇怪了,你看,你看,那人是不是詩人雲雅?”

“我擦,好像是呀,詩人雲雅怎麼會來參加相親節目,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我記得雲雅在被采訪的時候說過,此生不過嫁人,她應該是拉拉呀,周妍簡直是胡搞。”

“這樣看,周妍還是挺有能耐的,連雲雅也請來了。”

“畢竟周妍的老公是當官的呀。”

起初林不凡去請雲雅,雲雅是直接拒絕,而且對林不凡罵罵咧咧,但林不凡不急不躁,隻說了一個人名——蘇禦。

雲雅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戀愛。

那是雲雅讀大學的時候發生的愛情故事。

雲雅讀大學的時候是80年代初,那年代詩人就是大明星,就是文化人的代表,文藝青年都喜歡拽幾句詩,泡妞也是用詩句傳情。

雲雅本來就是文藝女,大學後參加了多個校外的詩歌團隊,在一個名叫月色撩人的詩歌隊裡麵,年輕的雲雅認識了帥氣的蘇禦,蘇禦不僅長得帥氣,還學富五車,他寫的詩多次在省報刊登,這在大學生中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雲雅很快就喜歡上了蘇禦,蘇禦對雲雅也是一見傾心。

那時候男女戀愛十分規矩,都是柏拉圖的方式,拉拉手就是要私定終身了。

雲雅和蘇禦在不同的大學,二人暗暗地交往了3年,原本說好一畢業就結婚的,但蘇禦突然就寄來了一份分手信,蘇禦說自己已經厭倦了雲雅,說自己畢業後要和彆的女人結婚,叫雲雅彆在來找自己。

雲雅不信,去了蘇禦的學校,蘇禦把“新女友”叫了出來,當著她麵拉了新女友的手,雲雅徹底相信了,眼淚吧嗒吧嗒的流下來。

雲雅是宛如張愛玲一般的女人,才學可癡情,這次是她的初戀,卻也讓她斷了男歡女愛的念頭。

“你怎麼會知道蘇禦?”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雲雅疑惑地問道。

林不凡是看過雲雅晚年寫的自傳的,晚年的雲雅在沙南旅遊地的手看到一個坐著輪椅地老頭在看日出,走近一看,那人竟然是蘇禦。

蘇禦看到雲雅後神情激動,手快速的滾著輪椅走,但被雲雅攔住了。

在雲雅的一再逼問下,蘇禦說出了實情,當年蘇禦得了骨壞死症,醫生說可能下肢會癱瘓。蘇禦十分痛苦,不想連累年輕的雲雅,所以才謊稱移情彆戀。

雲雅得知真相後大哭,心裡五味雜陳,就因為蘇禦這善意的謊言,導致她憎恨男人,一輩子冇有結婚。

蘇禦痛苦的捶胸,雲雅看著可憐的蘇禦,說道,這就是咱們的命。

之後的結局是好的,蘇禦和雲雅晚年的時候結婚了。

上一世林不凡看了雲雅的自傳書後,感動不已,有情人終成眷屬,隻不過這場婚禮遲到了46年。

林不凡對雲雅的故事記憶猶新,所以想在《非城勿擾》的節目中讓雲雅團聚。

“雲女士,你想知道蘇禦當年為什麼會突然和你分手嗎?”林不凡笑著蠱惑道。

“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得知蘇禦這個人的,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對這個人已經完全釋懷了,也不想知道當年他為什麼那麼突然分手,一切都是回憶了,不需要去追究原因或者對錯。”雲雅淡淡地說道。

林不凡笑了,他是看過雲雅的自傳的,所以他很清楚雲雅對蘇禦的一往情深。

“既然你都釋懷了,為什麼還保留著蘇禦送你的楓葉呢?”林不凡笑著問道。

雲雅心裡“咯噔”一下,傻眼了,呆滯了。

他是怎麼知道的?

當年蘇禦送給雲雅的定情信物就是曬乾的楓葉,楓葉上還有蘇禦寫的一首詩:楓葉千枝複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十幾年了,雲雅依舊好好地儲存著這張楓葉,甚至用塑膠表了起來,每當想起蘇禦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

不管是蘇禦送楓葉還是自己珍藏著楓葉,都不可能有第三個人知道,為什麼他會知道?

林不凡從雲雅的眸子中看出了疑惑,他站了起來,笑著說道:“彆問我是怎麼知道的,你的一生我都瞭解,我讓你參加《非誠勿擾》是真心幫你化解和蘇禦之間的誤會,解開你多年的心結。”

“……”雲雅心底無比震撼、困惑。

她最後還是參加了《非城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