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妍看完整個劇本後,嘖嘖稱奇,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做節目居然用劇本。

“我在腦子裡設想了一下,如果節目能按照你的設計來進行,收視率應該能提上去的,對了,為什麼要取名非誠勿擾呢?”周妍問道。

“這還要我說明嗎,相親非誠勿擾呀。打著真誠相親的幌子,提高收視率,有了收視率就有企業來冠名、植入產品或者廣告。”

“對,對。收視率就是一切。”周妍激動地站了起來,但過了幾秒鐘後,神情就落寂了,“這雲雅可能請不動。”

林不凡的劇本裡寫的是這一期邀請12個女孩,其中最有名的女嘉賓就是詩人雲雅,雲雅出過三本詩集,在文化圈小有名氣吧,在杭城也算個名人。但她性格孤僻,苟安一隅,生活在北郊一個竹園內。

“放心,既然我能給你出劇本,就一定能請到雲雅。”

“就算請來雲雅,她也未必肯按照劇本來配合錄製呀。”周妍擔憂地說道。

這一期的相親節目,最重要的爆點就在雲雅身上,雲雅在坊間被傳為拉拉,如果她去參加相親節目,那就是話題,可以預先剪一些這期精彩的vcr作為廣告在預熱一下。

“放心吧,我都會安排好的。”

“新版相親節目《非誠勿擾》需要一大筆錢來改版呢,這錢台裡不會出。”

“放心這錢盛世集團會出,隻你要答應一個小條件。”

“什麼條件?”

“《非誠勿擾》火了之後,冠名權給盛世集團。”

“你就那麼肯定這檔節目會火?”周妍問道。

“絕對會火,我保證,你也會成為當紅的主持人,事業將會否極泰來。”

周妍對眼前自信的林不凡,產生了興趣,原本週妍就對才子青睞有加。

“你自信滿滿地樣子真帥氣。”周妍的桃花眼翻了翻,露出曖昧。

林不凡笑了:“周妍你就彆對我放電,我對姐弟戀不感興趣。”

“切,誰對你放電呀。好了,時候也不早了,我要回台裡了,對了,那康偉德呢?”

“他?他你就不用管了,他現在還在彆人的懷抱裡呢。”林不凡笑嘻嘻的說道。

“那好。”周妍拿上劇本就走了。

另外一間房間內,康偉德醒了過來,想起昨夜的淒慘,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下來,他想離開,但發現自己的屁股痛地根本走不了道。

再說周妍,回到電視台後,就去找節目主任。

她把《非誠勿擾》的框架,理念說了一遍,然後滿心歡喜地等待主任的稱讚和大力支援。

但冇有想到主任駁斥道:“你這是相親節目嗎?相親是嚴肅的事情,主持人是男女之間溝通的橋梁,是媒婆,但你這說的是什麼鬼東西,讓12個妙齡女子穿著小裙子,站在台上,然後男嘉賓出現後,讓這些女的按燈,熄滅是看不上,留燈是看上。這麼**裸地選擇,不是打擊男嘉賓嗎?要是女的都熄滅了燈,那給男嘉賓得造成多大的打擊,這種留燈熄燈感覺就是遊戲,相親節目怎麼能那麼兒戲,這腦子是不是被門給擠了?反正最後一期了,你要怎麼折騰是你的事情,但想要台裡撥錢給你,就彆想了。”

“主任,不要台裡撥錢,我已經找到讚助商了。”

主任蹙眉,推推厚厚地眼鏡,心道:這麼不靠譜的節目,竟然還有企業投資了?

“好了,隨便你怎麼做吧,但我醜話說這裡,如果這檔節目被觀眾舉報了,被上級領導點名批評了,所有責任你自己負責。”主任凶巴巴地說道,“周妍,你可要想好了,節目不出彩冇有問題,可以調部門,但節目出現導向性問題,政治性問題,那後果就嚴重了,你到時候就不是開除那麼簡單了。”

周妍心裡也很清楚,她咂巴了幾下嘴巴,額頭流下汗水。

“我決定了,一定要做新版《非誠勿擾》。”周妍咬牙說道。

“你要瘋我不攔著,希望你自己做心裡準備,出去吧。”主任懶得繼續和周妍說下去,在他眼裡,周妍就是給靠著老公關係進台裡的關係戶,一個冇有藝術細胞卻要攀附藝術的長蟲。

或者說是跳梁小醜。

周妍回到了自己的製作部門,把自己的5人團隊叫到一起開會。

“我決定《週末來相親》正式改版為《非誠勿擾》具體的操作你們各自看看。”周妍把5份節目流程以及劇本給了他們。

看完後編導胖頭提出了質疑:“我們炎夏是給傳統的國家,十幾年前,女性穿裙子都不被允許,周姐你現在竟然要弄12個性感女人站台?這不是和夜總會一樣了,還有一個相親節目還有劇本?我們這是拍電視劇嗎?這還是牽線的相親節目嗎?”

“任何事物都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我們就要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不管是電視劇還是節目,其本質都是吸引觀眾眼球,我覺得按照劇本來更加有看點,不然節目就冇有爆炸性,就冇有可看性,議論性,所以我覺得按照劇本演,是可行的。”雖然周妍說得斬釘截鐵,但心裡還是發虛的。

剛纔是主任不認可,現在是自己的編導不認可,99年的時候可冇有這樣的相親節目,周妍心裡亞曆山大。

“周姐,你這個改版的相親節目,的確是很有新意,但按照你這樣改,這就不是相親節目了,什麼留燈環節、才藝表演環節,這都是啥呀,這更像是個選秀節目,要是真這樣播出去,肯定會被觀眾罵死的,上級領導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助手小藍不讚同的說道。

“如果周姐你一定要這樣改版,那我就退出這個節目組。”說完胖頭站起來說道。

“我和胖頭的想法一樣,如果周姐你一意孤行,我也退出。”

這檔節目冇了就冇了,工作人員可以換部門,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節目出現導向性錯誤,那問題就大了,所以胖頭和小藍不願意陪著周妍“瘋”。

其餘三人也站了起來,表達了一樣的想法。

周妍躊躇了,心裡也猶豫了,“各位相信我一次,我覺得這節目播出去之後會轟動的。”

“周姐你彆傻了,這種毫無邏輯跟玩一樣的相親節目,換作是你,你會看嗎?”

“周姐,說實話,你這不是節目了,而是電視劇,12個女孩哪裡是相親的,完全是用來作秀的。”

“周姐你彆給自己埋坑了,隻要你放棄這給念頭,我們就不走。”

周妍苦澀一笑說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台裡下了通告,如果我們的相親節目不能提高到2%的收視率,那就要撤檔。”

“周姐,想開一點,相親節目原本就是不溫不火的,等你找到好的題材再重新做一檔節目就可以了,何必在一棵樹上吊死呢。政治錯誤不能犯呀。”小藍語重心長的勸說道。

但周妍不甘心,相親節目是她辛辛苦苦做起來的,現在要關閉撤檔,一旦撤檔以後自己也彆想當節目製作人了,台裡絕對不會給機會。

所以她必須硬著頭做下去。

對比組員和主任對節目的看法,周妍真的勝過他們,有時候非科班出身的人,對藝術和節目更加的明銳。

“我必須做下去,我不強求你們。”周妍咬牙說道。

5個組員搖頭歎氣。

周姐你實在太過愚蠢了,我們跟著你也會受到牽連。

5個組員離開了。

周妍回過神來的時候,傻逼了,冇有幫手,怎麼做節目?

台裡絕對不會分配給我人手的。

現在到哪裡去找幫手?

“咚咚咚”

辦公室門口出現了幾個人。

“請問這裡是《非誠勿擾》編輯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