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周妍就從衛生間回來了,她臉色疲憊,急忙點端起酒杯,“來,為我們最後一次晚餐乾杯。”

“以後不見麵了嗎?”康偉德納悶道。

“我畢竟是有老公的,我老公雖然不浪漫但對我很好,我不想做出對不起我老公的事情。”說完,周妍就把杯子裡的紅酒一飲而印。

在上衛生間的時候,胡大濤打來了電話,說自己煲好湯,讓她早點回家去。

周妍的心裡的天平再次傾向於胡大濤。

“嗯,乾杯。”康偉德喝完酒,陰沉的笑看周妍,周妍起身,走了幾步,頓感頭重腳輕,意識也開始飄忽。

康偉德急忙上前摟住周妍:“你喝多了,來,我送你回家。”

他架著周妍走到了電梯口……

同大衛不緊不慢地跟著。

電梯很快下來了,他們二人坐上電梯。

同大衛一邊打電話,一邊正大光明的進了電梯:“寶貝你彆急再等等我,我馬上就到了。”

說著同大衛就按了最頂層。

康偉德聽了同大衛的話,以為是同道中人,就冇有多想,他在19樓下去了。

同大衛在20樓下了電梯,然後從安全通道跑回到了19樓,總算是看到了康偉德進入的房間號。

房間內。

康偉德將迷迷糊糊,失去反抗力的周妍抱到了床上,看著風韻猶存的周妍,康偉德撫摸著她的下巴,邪笑道:“等生米煮成熟飯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到時候,不怕你不聽我的。”

康偉德已經想好了,把今晚的“浪漫”全部拍攝下來,如果周妍不肯幫助天宇集團,就拿視頻威脅。

“嘻嘻,美人兒,你等我洗好澡哦。”康偉德哼著小曲走進了衛生間。

10分鐘過後,康偉德從衛生間走出來。

“叮咚。”

“誰呀?”康偉德不耐煩的走到門前問道。

“客房服務。”

康偉德一邊開門一邊說道:“我冇有叫客房服務呀,你們酒店搞什麼鬼呀?”

打開門看到門口站著一個壯實的“女人”。

“女人”濃妝豔抹,皮膚粗糙,胳膊比自己還粗。

“你們乾嘛的?”康偉德警惕地問道。

“帥哥哥,我不是說了嘛,我是客房服務的,你需要服務嗎?”

“滾蛋,老子不需要服務。”康偉德看見他,都要嘔吐了。

就在康偉德關門的時候,妖兒粗壯的手臂抓住了門,“擦,我既然來了,就不能白白跑一趟。”

話落,用力一推就把房門推開了。

“我給你錢,給你錢總可以了吧?”康偉德轉身去拿錢包,卻不想被妖兒從背後抱起,直接扔在地板上。

“帥哥,今晚我們免費陪你。不要錢。嘻嘻…………”妖兒邪乎地笑,笑的康偉德膽戰心驚。

“大哥……”

“你眼睛瞎呀,我女的。”妖兒聲音粗獷,堪比男中音。

“老子要叫保安了。”康偉德拚命朝外跑,他打開門,同大衛站在門口。

“進去吧。”同大衛一拳打在康偉德的太陽穴上,康偉德倒地,隨後被妖兒拖進了房間。

同大衛進去將周妍抱了出來。

翌日早晨。

周妍從昏睡中醒了過來。

“我怎麼在酒店裡?”周妍拍打腦袋,記起最後喝酒的情景,自己喝下最後一杯酒,腦子就犯迷糊了。

糟糕,我被康偉德下藥了。

周妍急忙看自己的身子,“奇怪,衣服是完好的。”

她不放心,檢查了一下身體,完好無損。

康偉德冇動手?

這時候,林不凡走了進來。

“醒了呀?”林不凡掃了一眼迷糊的周妍說道。

“你是誰?”周妍一把拉過被子蓋住全身,隻露出一個腦袋緊張的問道。

“我是救你的人。昨晚你被康偉德下藥,你還記得嗎?”

“有些印象,可你我是什麼救我,你是什麼人?”

“是這樣的,康偉德接近你,無非是想要你在你老公麵前幫天宇集團說好話,繼而拿下下沙高架橋的業務;而我救你也是為了這個目的。”

“你倒乾脆,但你們的事情我不感興趣,也不想參與,另外你要是想用錢收買我,勸你彆開口,冇用。”周妍站起來要走。

“據我所知,你製作的《週末來相親》要被撤檔了?你想不想自己製作的節目成為收視長虹的金牌節目,你想不想讓台裡那些看不起你的科班職員對你另眼相看,你想不想獲得金話筒獎?”林不凡蠱惑道。

周妍停住了腳步,林不凡說了這些她都想,她最想得到職業的成功,這樣多年的努力、付出都冇有白費。

她也很想那些看不起她的科班職員、領導,對她刮目相看。

至於金話筒獎,她也想得到,這是主持人最高的榮譽。

“你有辦法讓我實現這一切?”周妍冷笑道,“你要是真能做到,我就讓我老公把高架橋的業務給你做。”

“那我們就一言為定。”林不凡拉開一張椅子,說道,“事不宜遲,我們就來說說你最後一期節目怎麼搞。”

周妍遲疑了,“你幾歲?”

“才智不再年高,若我接下去的話不能引起你的興趣,你就當我什麼也冇說。”林不凡看看手錶,說道,“一頓早餐的時間。我想你也餓了吧。”

於是周妍留下了,林不凡叫了早餐到房間。

林不凡一邊吃一邊拿出筆記本電腦,他讓盧靜做了動畫效果片。

“你現在的相親模式實在是太冇有看點了……”林不凡娓娓道來。

周妍現在的週末來相親,首先一點創意也冇有,就是週末的時候將男女帶到吃飯的地方,然後充當紅娘給男女牽線搭橋。

男嘉賓女嘉賓都冇有經過甄選,都是自己報名的,毫無賣點噱頭,男嘉賓冇錢不帥,女嘉賓俗不可耐。

在看臉看八卦的時代,誰要看這麼枯燥的節目。

林不凡演示了一遍動畫,首先將相親節目改為《非誠勿擾》,其次將室外相親搬到演播廳內,請來觀眾互動,請來名嘴點評,也就是相親觀察者。

台上放12個台子,每個台子有亮燈和滅燈的功能。

相親的環節也要定下來,並且用VCR來播放。短短地幾分鐘時間就讓觀眾對男嘉賓有一個初步的認識。

至於男嘉賓和女嘉賓都是要甄選過的,雖然名義上都是說自己報名,但報名後,也要看你行不行,夠不夠資格上節目,不能啊狗啊貓都上。

特彆是女嘉賓一定要好看,有賣點,有個性。

“最最重要的就是要事先寫好劇本,按照劇本來。”林不凡說道。

“相親最重要的就是真,怎麼還要寫劇本?”周妍跟不上林不凡的思維。

“你還真以為就見個十幾分鐘就能相親成功,真以為成功下去後他們能結婚,你要改變思維,相親節目就是一檔娛樂節目,就是看八卦,滿足觀眾地獵奇心理,懂了嗎?”林不凡說道。

聽了林不凡的話後,周妍醍醐灌頂,打開了一條新大陸的通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呀,你的觀點很新奇,我聽了後很有感覺,另外你說的相親方式,前所未有,我覺得很有趣。”

“這一期的劇本我替你寫好,你看下。”林不凡將劇本遞給周妍。

周妍細細看去,半小時後,她拍案叫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