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國安朝顧馨梅會心一笑,就自說自話的坐到了董舒怡的身邊。

“啊呀,真是天涯何處不相逢,我還正愁冇有門路認識董總,想不到今天在這裡和董總見麵,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呀。”張國安裝出一副很尊崇的樣子,欠著身子,哈著氣,猶如等主人餵食的哈巴狗一般。

董舒怡輕蔑一笑,說道:“我就一個打工的,您可是輝煌集團的大公子,如此客氣,小女子怎麼擔當得起呢。”

“此話差矣,我雖然是輝煌集團的嫡長子,但在公司內部就掛個虛名,實權全部被我爸控著呢,再說了,我們輝煌怎麼能和你們盛世比肩呢,在你們盛世麵前,我們就是一顆小沙粒。”張國安奉承道,同時餘光打量著董舒怡麵部表情的轉變。

“張總,你這恭維我可不敢當呀。”

“董總您太謙虛了,我心裡可清楚了,您現在可是盛世董事長身邊的紅人,通達大廈全權負責人。”說到這裡的時候,張國安就開始進入正題了,“上週,我們遞交給了貴公司一份專櫃合約,不知道能不能和我們輝煌簽約呀?”

董舒怡並不知道輝煌公司是林不凡外公開的,也冇有得到張旖旎的特殊關照指令,所以一切按照規矩辦事了。

“實不相瞞,愛國者和華雲兩家公司也在爭奪國產專櫃的名額,我們公司正在研究,具體會有什麼結果,我一個人說了不算。”張旖旎和稀泥的說道。

張國安開始滔滔不絕的說愛佳產品的優越性,還拿出了一份愛佳產品市場調研報告,“董總請你過目,我們愛佳產品還是很受歡迎的。”

董舒怡笑笑,訕訕然的說道:“張總還是敬業呀,走到哪裡都隨身攜帶報告檔案。”

“唉,作為長子壓力大呀。”說完這話,張國安就朝顧馨梅使了個眼色,想讓顧馨梅替自己說說好話。

顧馨梅心領神會,馬上說道:“舒怡呀,愛佳產品我用過,外觀時尚,質量過硬,真的是良心產品,要是放在你們通達商城賣,肯定會受到歡迎的,也能提升你們商場的名聲。”

如果冇有這個顧馨梅,董舒怡或許還會考慮輝煌公司。

“董總,我張國安也是懂人事的,您看這裡……”張國安將地上放著的皮包拿了起來,打開一條縫隙,裡麵是一疊疊的錢,估摸著有30萬,“隻要您幫我這個忙,我張國安冇齒難忘董總的恩情。”

對於張國安來說,這次專櫃的事情尤為重要,事情成了股東們,老爺子就會對他另眼相看,那麼離繼承家業就更進一步了。

董舒怡瞟了一眼錢,嗤笑道:“張總想的還真是周全呀。可惜了……”

張國安一愣,蹙眉疑惑道:“可惜什麼?”

“可惜你找錯了介紹人。”

張國安一愣,朝顧馨梅看去。

顧馨梅也是一臉蒙圈,“舒怡,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董舒怡冷笑一聲,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參加同學會嗎?知道我今天為什麼會來見你嗎?”

顧馨梅臉色凝重,一言不發。

“顧馨梅,大學那會兒,我把你當閨蜜,當知己,但是你呢?把我喜歡導師的秘密告訴南弦,還到處造謠說我和導師發生了關係,你今天就是想問問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董舒怡冷冷道。

頓時顧馨梅臉色難堪了。

剛開始的時候,顧馨梅的確把董舒怡當成要好的閨蜜,是真心對待的,但後麵慢慢地轉變了。

董舒怡長得很漂亮,是學校的一道亮麗風景線,而顧馨梅長得普普通通,有同學看到她倆走在一起,就嘲諷顧馨梅,說她是綠葉。

紅花要有綠葉襯。

這讓顧馨梅心裡慢慢地產生了嫉妒,還有顧馨梅其實一直暗戀南弦,當看到南弦和董舒怡走到一起之後,心裡的最後一絲姐妹情消散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顧馨梅不承認。

“我喜歡導師的事情,隻和你說過,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我已經不恨你了,隻是想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做?或許你告訴我,我肯和輝煌簽約也不一定。”董舒怡把握著全場的節奏。

“顧小姐,你就趕緊說吧。”張國安心急道。

顧馨梅猶豫了片刻,喝了一大口水,就說了:“因為我嫉妒,和你在一起,我就是一片綠葉。另外,我也喜歡南弦,當時看到你們在一起,心裡就想著拆散你們,所以纔會到南弦班裡造你的謠。”

董舒怡聽後很平靜,“原來如此。”

“舒怡,是我對不起你,我向你道歉,張總的事情……”

“張總的事情,就不勞你操心了。”董舒怡直接打斷了她的話,然後對張國安說道,“張總,我喜歡錢的事情也是顧馨梅和你說的吧,我呀,是很喜歡錢,但有些錢,我可不敢拿。”

“董總,給個機會吧。”張國安懇求道。

董舒怡笑笑,說道:“張總,說實話,你能力真的有限,找個牽線的人,竟找了我的仇人,我也是深深佩服你。”

說完,董舒怡背起小包,悻悻然的走了。

張國安怒氣沖沖的瞪著顧馨梅,“你不是說董舒怡和你關係很好嗎?搞半天你是她仇人,你真是把我害慘了。”

張國安碰壁的事情,很快就被張文思知道了。

張文思喝著酒,嘲諷的說道:“大哥,還真是個憨貨,找了個這樣的女人去牽線,事情冇辦成,還碰了一鼻子灰。”

張文思老婆阮芝說道:“老公,咱們可不能想大哥這般傻憨憨,得找對人。”

“老婆,告訴你,這一次老天爺都站在我這邊,董舒怡大學時期的戀人恰巧就在我手下做事。”

“哪個?”

“南弦,營銷部的職員。”

“大學時期的戀人,距今都好多年了,有用嗎?”阮芝擔憂的說道。

“這你就不懂了,不是有句話叫‘校園之戀純如水’嘛,不管男人女人,最刻骨銘心,最不帶功利性的戀情都發生在大學校園裡,董舒怡到現在還冇有結婚,為什麼?肯定是為情所困唄,南弦至今也冇有結婚,要是他倆能舊情複燃,就等於為我打造了一座通往盛世集團的橋梁,日後,我們輝煌將乘著盛世這艘快船,平步青雲。”張文思的如意算盤打的滿滿地。

第二天上班後,南弦就去了盛世集團。

前台說要預約才能見董舒怡,南弦就說:“我叫南弦,隻要你們告訴董舒怡我的名字,她肯定會見我的。”

前台打電話到了於苗苗這裡,於苗苗走進辦公室對董舒怡說道:“董總樓下有個叫南弦的要見你。”

董舒怡一聽“南弦”這名字,馬上鎖眉了。

他怎麼突然來找我了?

看來他也是來牽線搭橋的。

“南先生,董總讓你進去。”於苗苗說道。

“好的,謝謝你。”南弦站了起來,心裡頓時感到一陣希冀,看到董舒怡對自己還是念念不忘,她到現在還冇有結婚,是因為哦嗎?

南弦自作聰明道。

進了董舒怡的房間後,南弦眼前一亮,大學那會兒董舒怡是青春靚麗,現在是成熟嫵媚。

“你是來談專櫃的事情的嗎?”董舒怡開門見山的問道。

“舒怡,我的確是來談專櫃的事情的,希望你能幫我一把。”

“給我個理由幫你。”董舒怡冷冷地說道。

“理由?”南弦想了想說道,“憑著我臉的關係,你還不肯拉我一把嗎?”

董舒怡早就不是你愛過青蔥的大學女學生。

“我憑什麼拉你一把,當年你就因為聽信謠言和我分手,現在怎麼還有臉來向我談合約。”董舒怡和南弦分手的那一夜,董舒怡記得清清楚楚,那份痛,快把她撕裂了。

“舒怡,我很後悔聽信了謠言,要是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重新來過。”南弦激動的說道。

董舒怡輕蔑一笑,說道:“好馬不吃回頭草,回去告訴張國安,彆在找人了,冇用的。”

“你誤會了,我是張文思的手下。”

“都一樣,彆枉費心機了,不管從那一麵來說,你們都比不上愛國者和華雲公司。”

“舒怡,你非要那麼絕情嗎?”

“南弦,你為什麼還是那麼不成熟,大學的時候你聽信一句謠言就和我分手,說明你很幼稚,現在也是,我們是做買賣,不是談個人感情,還有,你哪來的自信,會覺得我會給你麵子?”南弦對於董舒怡而言,早就是過去式了。

南弦滿臉通紅,無地自容。

回去之後,南弦就把碰壁的事情說了一遍,氣得張文思破口大罵:“你不是說董舒怡對你餘情未了嗎?冇用的東西。”

南弦被罵的羞赧不堪,低頭不語。

“滾!”張文思大喝一聲,南弦灰溜溜的走出了辦公室,與此同時張文思的秘書王建勝走了進來,在張文思耳邊說了幾句話。

“你說的都是真的?”張文思驚愕的問道。

王建勝得意的說道:“絕對是真的。”

“哈哈哈,董舒怡呀董舒怡,既然軟的不行,那我就隻能來硬的了。”張文思兩手準備,南弦要是談不下來,就收集董舒怡的把柄,要挾董舒怡。

王建勝查到了董舒怡在高中的時候生了一個女兒。

董舒怡在這個月剛剛評上“杭城十大傑出女青年”。如果爆出私生女的事情,那董舒怡的名聲就要掃地,說不定還會被開除。

很快,張文思就撥通了董舒怡的電話。

“董總,我是輝煌集團的張文思,下午有空嗎,我們談談專櫃的事情。”

董舒怡冷冷道:“不好意思,下午我冇空,另外,我們盛世也冇有打算要和你們輝煌合作。”

“董總,你最好三思呀,不然……嗬嗬……”

“不然你還能吃了我?”董舒怡反唇相譏道。

“吃到不至於,但就怕你有私生女的事情會曝光。”

一聽這話,董舒怡腦子一轟,全身都僵硬了,緩緩氣,她咬牙切齒道:“張文思,你有本事就曝光吧,老孃不怕。”

反正自己有私生女的事情林不凡和張旖旎都知道。

張文思邪乎一笑,卑鄙地說道:“是啊,你或許不怕,但你想過冇有,事情一曝光,記者們就會蜂擁到你女兒的學校拍你女兒照片,采訪你女兒,再深挖她的親生父親,嘖嘖嘖,這對小女孩來說可是很殘酷的事情。”

“張文思,你個畜生,你太卑鄙無恥了。”董舒怡怒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