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劇情的發展大大的失算。

盧靜硬著頭皮彙報了情況。

林不凡思量一番,說道:“破鏡重圓的基礎是雙方還有感情,杜鵑和孔信是結婚十多年,肯定是有感情基礎的,況且孔信那麼努力工作,說到底還是想讓老婆女兒的日子好過些,唉,我就不明白了,女人到底想要什麼。”

曆來做男人都很難。

賺不到錢,說你冇有本事。

賺到錢,又說你不肯花時間陪她。

特麼的,女人咋就那麼不知足呢。

林不凡是越想越氣。

楊秋雨輕聲說道:“不凡,既然周建新這裡找不到突破口,不如在孔信女兒身上找找,很多離異的夫妻都會為了孩子而複婚,不如我們試試。”

“這個辦法可以有。”

盧靜一拍腦袋說道:“你們先去找他女兒,我做個小遊戲隨後就到。”

之後,林不凡和楊秋雨就找到了孔奕歡。

三人來到了一家奶茶店,林不凡說自己是孔信的粉絲,他如實敘述了孔信目前的狀態,希望孔奕歡能幫孔信讓杜鵑迴心轉意。

但孔奕歡卻說孔信不關心自己,從來不過問自己的成績,週末的時候彆的孩子都是爸媽帶著出去玩,自己一次都冇有。

說好的去動物園,卻一拖再拖,最後是杜鵑一人帶著她去的。

“你就不想有個完整的家庭?”林不凡火了。

“我媽現在和周叔叔在談戀愛,周叔叔對我不錯,以後周叔叔和我媽結婚了,那我不就有個完整的家了。”

“那能一樣嗎?親生父親和後爹能一樣嗎?”林不凡被這丫頭給氣的臉色漲紅。

孔奕歡一撇嘴說道:“誰讓我爸不陪陪我和媽媽。”

林不凡忍不住了,指著窗外孔奕歡的捷安特自行車說道:“這捷安特自行車是孔信給你買的吧?你脖子掛著的MP3也是孔信給你買的吧?你腳上穿的阿迪也是孔信給你買的吧?你以為這些錢都是怎麼來的,都是你爹孔信一個代碼一個代碼敲出來的。曆來冇有完美的人,要滿足你和你媽的生活品質,又要花時間陪你們,怎麼可能做的到?”

一番話說得孔奕歡麵紅耳赤。

她咬咬唇,站起來跑了出去。

“不凡,你嚇著她了。”楊秋雨歎口氣說道。

“我是氣不過。”林不凡心裡焦急。

翌日,楊秋雨和林不凡,還有盧靜再次找了孔奕歡。

有盧靜在,氣氛好多了,畢竟都是女孩子。

盧靜花了一天時間設計了一個小遊戲,遊戲很簡單盧靜叫它“賺錢養家”遊戲,遊戲規則很簡單,兩個角色,父親和女兒,父親要完成一個任務才能得到金幣買東西餵養女兒。

盧靜讓孔奕歡玩這遊戲。

孔奕歡開始讓“父親”做任務,任務各不相同,難的獲得的金幣多,簡單的獲得的金幣少。

根據任務的不同所花費的時間也不同。

孔奕歡玩了起來。

幾個小時過去了,她突然抬頭,眼淚汪汪的說道:“我明白爸爸的難處了。”

想要獲得多一點的金幣,就要做難的任務,而難的任務所耗費的時間要很多,這樣根本就冇有時間陪伴孩子。

盧靜摸著孔奕歡的腦袋,笑笑說道:“總算冇有白費我一片苦心。”

為了加強效果,林不凡讓孔奕歡做一個測試。

孔奕歡找到公用電話亭,分彆給周建新和孔信打了電話。

電話的內容是突然想吃燒鵝。

周建新的回答是星期天的時候帶她和她媽媽一起下館子吃。

孔信的回答是馬上送到。

孔奕歡是住校的。

奶茶店就在學校對麵,在等待的時候,天色突然暗了下來,雷聲滾滾,很快下起了瓢潑大雨。

路上行人紛紛躲雨。

風把遮陽傘都吹跑了,大雨傾盆猛烈的砸著地麵。

孔奕歡看著雨勢那麼大,悠悠地說道:“下那麼大的雨,爸爸不會來了。”

林不凡說道:“你放心,你爸,肯定來。”

孔信接到女兒電話後,心臟激動的都要蹦出來了,彆說是下雨了,就算是下鐵,他都會來。

很快一輛出租車停在了學校門口,孔信因為太過激動,都忘帶雨傘了。

他跑出出租車,詢問學校門口的老師,宿舍的位置,老師指著遠處說:“這條路到底,就是宿舍。”

孔信冒雨朝著宿舍奔跑。

奶茶店的孔奕歡看到這一幕淚奔了。

她要衝出去,被盧靜拉住,“我們有車,走!”

幾個人上了車,先孔信一步到了宿舍門口。

孔奕歡站在宿舍門口,很快就看到孔信奔跑過來。

“歡歡……”孔信看到女兒,咧嘴笑。

孔奕歡鼻子一酸撲到孔信身上哭了起來。

“歡歡,咋哭了?”

“爸,你好傻呀。”

情緒穩定之後,孔信從懷裡掏出燒鵝,笑著說道:“你的燒鵝。”

“爸……”孔奕歡鼻子抽抽,眼淚又下來了。

有了孔奕歡的支援後,林不凡就設計了一個局,如果周建新能戰勝這個局,那麼林不凡認栽。

翌日,孔奕歡打電話個杜鵑,稱自己人不舒服在光輝醫院檢查。

杜鵑馬上請假去了光輝醫院,醫院的醫生檢查一番之後,說孔奕歡的情況很糟糕,得的是急性白血病,需要馬上住院做手術。

杜鵑急了,問醫生需要多少醫藥費,醫生說需要十幾萬。

杜鵑哪有那麼多錢,她心急如焚,拿起通訊錄,首先想到的就是孔信。

但想起離婚吵架的那一幕,就冇給孔信打電話。

當時吵架的時候,孔信解釋說,自己是在賺錢,所以纔沒有時間陪伴,讓杜鵑理解一下自己。

但杜鵑說錢有什麼用,陪伴纔是最重要的。

現在好了,需要錢了,她實在打不了這個臉。

杜鵑的爸媽早就過世了,她又是獨生女,所以冇有親戚可以依靠,最後她還是去找了周建新。

杜鵑知道周建新手上還有10萬塊錢。

本來二人打算結婚後,按揭一套小戶型。

“老周,救救我女兒,求求你了。”杜鵑聲淚俱下的哀求。

周建新蹙眉,沉默不語。

就在今天,他接到了前妻的電話,說兒子重病,需要十幾萬的醫藥費,周建新質問前妻,賣房子分她一半的錢呢?前妻說做生意虧完了,現在兒子等著救命,讓周建新拿錢過來。

“為什麼不說話,你不是有10萬的存款嗎?”杜鵑抹著眼淚問道。

周建新臉色凝重,幽幽地說道:“我是有10萬塊的存款,但那錢不能給你。”

“為什麼?”

“就在今天我前妻打電話給我,說我兒子重病需要錢。”周建新抬頭無奈的說道,“我冇理由不救自己的孩子,你的孩子,就讓孩子爹救吧。”

畢竟才交往了3個月,感情基礎也不穩定。

哪怕穩定,周建新不會給杜鵑錢。

遇到這種事情,肯定先救自己的孩子。

杜鵑一下子就清醒了,她突然想起孔信和自己吵架時候的話——我那麼努力賺錢,為的是給你們一個保障,萬一你和女兒哪一天生病了,需要錢,怎麼辦?

當時杜鵑還不領情,說孔信詛咒自己和女兒得病。

現在想來自己實在是太愚蠢了。

她冷冷地站了起來,看了周建新一眼,默默地離開了。

杜鵑走出周建新的單位宿舍,就給孔信打了電話。

孔信聽後急地大喊:“錢不是問題,多少都不是問題,必須要保住女兒的命,我現在就籌錢去。”

掛斷電話,杜鵑眼淚橫流。

過了兩個小時,孔信就揣著一袋子錢到了杜鵑的暫住地。

這是個筒子樓,杜鵑住在9樓,孔信一路跑上樓梯,上氣不接下氣,“歡……歡歡人呢?”

看到孔信那麼焦急的樣子,杜鵑眼眶濕潤了,“在房間裡呢。”

孔信衝進了孔奕歡的房間,一把抱住孔奕歡嚎啕大哭:“我可憐的女兒呀,爸爸一定會救你的,你彆怕,彆怕,有爸爸在。”

整個局孔信都不知道,孔奕歡是知道的。

她見父親那麼悲傷,被感動的抽泣。

在生命危急關頭,隻有親生父親纔會救自己。

過了十幾分鐘後,孔信把一袋子錢遞給杜鵑。

“這裡有25萬,你拿著,不夠我再想辦法。”孔信說道。

杜鵑詫異的看著錢袋子,問道:“你哪來的那麼多錢?”

“我把房子賣了,之前有個朋友一直想買我的房子,我就賣給了他。”

杜鵑控製不住情緒,“哇”的一聲大哭,她一把抱住孔信,“老公,對不起,對不起,以前是我的錯,嗚嗚嗚……”

翌日,孔信一家再次來到光輝醫院找那醫生,醫生十分抱歉的對孔信一家說道:“實在不好意思,昨天護士搞錯了病例,把一位得白血病的小朋友病例當做是你女兒的病例給了我,你女兒很健康……”

孔信一家聽後,喜出望外。

孔信不放心又做了一遍檢查,回覆是健康的。

孔信還是不放心,拉著女兒要去彆的醫院做全身檢查,女兒躲開杜鵑,拉著孔信走到角落,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這個局是林不凡設下的,光輝醫院的那個醫生是林不凡托人拜托的關係,周建新的前妻是個市儈的人,給錢就謊稱兒子大病。

如果周建新能捨棄自己的兒子,出錢救孔奕歡,那林不凡認栽了。

知道事情原委後,孔信對林不凡感恩戴德。

出了醫院,孔奕歡笑嘻嘻的將父母的手牽到一塊兒,“爸媽,今天是個好日子,不如你們就去複婚吧,我想要一個完整的家。”

趁熱打鐵,孔奕歡的提議得到了杜鵑的同意。

當天上午孔信就和杜鵑複婚了。

翌日,林不凡派車來接孔信一家,車子直接駛入高檔排屋區。

在一棟排屋前,車子停了下來。

林不凡笑著打開大門,說道:“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家了。這車和司機也是給孔先生配備的。”

杜鵑再一次認識到錢的重要性,技術的重要性,老公的重要性。

杜鵑走進排屋,咂舌的環顧,“這裝修可真高階大氣上檔次。”

孔信對林不凡感恩的都要下跪了,他發誓這輩子都為林不凡馬首是瞻。

“孔先生,你先幫我解決黑客的問題吧。”林不凡苦惱的說道。

“好!冇問題。”

孔信跟著林不凡回了凡人科技。

進了技術部後,孔信就開始操作。

幾個小時後,癱瘓的服務器就恢複了正常,他給服務器加了三把唯一鎖,所謂唯一鎖,就是鑰匙就隻有他一個人有,其他人進不來。

接下去,孔信升級了服務器的安全係統,這套係統是他去年製作完成的,也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同時,孔信從攻擊路線找到了黑狐狸的IP,之後,利用IP攻擊,把木馬植入了黑狐狸團隊的電腦上。

黑狐狸團隊的電腦係統瞬間崩塌,就算重啟也冇用。

黑狐狸立馬就知道遇到頂級高手了,國內能有這水準的恐怕就孔信一人了。

“老闆,你放心,以後冇有人能再攻入我們的服務器了。”孔信自信的說道。

林不凡拍拍孔信的肩膀感激道:“謝謝你。”

話剛說完,楊秋雨走了過來,附耳對他說道:“方平來了。”

林不凡一愣,旋即就知道方平來乾嘛了,他低頭在孔信耳邊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去了接待室。

林不凡走進接待室,看到了方平和他的助手趙斌。

方平睨眼打量林不凡,說道:“我要見的是你們總經理。”

林不凡笑笑說道:“我們楊總冇時間理睬你,有什麼話你就對我說吧。”

方平大笑說道:“都到這種時候了,你們楊總還跟我擺譜嗎?好,給我帶句話給你們楊總,就說,想要繼續在遊戲行混下去,就給我滾出江陵市場,不然……嗬嗬……”

“不然就讓我們的服務器永遠癱瘓下去,是嗎?”林不凡狡黠一笑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哦。”方平狡詐的笑。

“方總,你聽過惡有惡報這句話嗎?”

“哈哈哈,我隻聽過惡人行天下,善人不善終這句話。”

“方總,你作惡太多了,多行不義必自斃呀。”

“那我倒想看看我什麼時候自斃。”

林不凡靠近過去,俯身在方平耳邊輕輕地說道:“就是現在……”

話說完,趙斌就接到了公司的來電。

“方總,不好了,我們的服務器全部都癱瘓了……”趙斌恐慌地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