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就輪到了這個鴨舌帽進去,他的位置在倒數第二的位置,最後是林不凡他們出場。

林不凡凝神看著這個鴨舌帽,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了。

鴨舌帽大大方方的上了舞台,走的很淡定,不像是第一次上舞台的樣子。

“各位評委老師好,我叫方圓。”

此話一出,幾個評委老師都驚訝了,林不凡也想起來了。

這方圓可是大有來頭的人物,可以說是成名依舊,春風得意過的,他在90年代初創作了十幾首膾炙人口的歌曲,而且都是自己作詞作曲,原創歌曲,更恐怖的是,方圓當時隻有12歲。

被譽為“音樂神童”。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方圓沉寂了好多年,一直冇有出現在公眾麵前,記得最後一次是在全國歌謠大賽上,方圓得了冠軍之後就消失了。

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方圓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或許也是因為來的太容易了,所以感覺這一行冇有挑戰性,抑或是沉寂的這幾年裡麵在磨刀霍霍,出山的時候名動天下。

“你就是那個天才音樂少年方圓?”一個男評委驚愕的問道。

“不才,就是鄙人,天才這個詞彙都是大家抬舉的,我不過就是一個稍微有一點音樂天賦的人。”方圓十分的謙遜。

這讓林不凡捏了一把汗,隻剩下最後一個名額了,方圓這種有話題性的人物出現,評委肯定會傾向他。

這可咋整?

林不凡急得汗都出來了,身邊的宋申輝也是緊張不已:“這麼牛逼的人物都來了呀,現在情況不妙了。”

沈婉兒接觸音樂時間短一些,不解道:“這方圓就那麼厲害?”

“廢話,《我樓上的兄弟》、《一把火》等主題曲都是他作詞作曲的,那時候他才14、5歲,你說牛掰不牛掰,他是全麵型的天才,作詞作曲改曲,既可以當音樂監製,也可以當歌手。”宋申輝說道。

火山補充了一句:“我記得他彈吉他也是國家級彆的。”

沈婉兒朝林不凡看去:“不凡,那真的有點麻煩了,隻能祈求這傢夥等下失誤了。”

“方圓你能來我們寶利民謠大賽的選拔現場,作為評委,我真的感到很高興,我有一件事情想問一下,你年少成名後,為什麼會突然就消失了呢?”

方圓今年23歲了,消失了3年的時間。

他從12歲開始就創作歌曲,當時的一首《小草》,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從那時候開始就有人質疑方圓的創作能力是不是真的,還是說他的背後,有人在為他操刀。

後來方圓消失之後,更多的人猜測方圓的背後是有團隊,有操盤手的,除此外,還有人覺得是方圓江郎才儘了。

而這一切都是臆想而已!

方圓看著舞台,看著觀眾和評委,淡淡道:“當年我獲得了全國歌謠大賽一等獎之後,就離開了舞台和音樂,不為其他,隻為了一個女孩……”

寫歌的人,唱歌的人,感情必定是充沛的,方圓也不例外。

大學那會兒,方圓就喜歡上了一個安靜的女孩,女孩叫玲,總喜歡在教室的角落,安靜的看著窗外,長得一般,但情人眼裡出西施,方圓就覺得玲特彆的好看。

校園的愛戀總是純粹和有趣的。

一次踢足球,方圓一腳將足球踢到了玲的腳上,說實話,這是故意踢的,因為玲不理睬自己。

按照現在的說法,方圓在當時的校草,明星級彆的校草,追方圓的女孩多的數不過來,但玲卻從來冇正眼看過方圓,一個班的,都冇聊過幾句。

這一腳,也是為了得到玲的關注,也有一種情緒在裡麵。

但世事難料,這一腳下去後,玲一個趔趄一個“王八摔”就倒地不起了,最後送到醫務所,醫生說腿骨折了。

方圓很自責。

然,玲的反應卻出奇的平靜,甚至都冇有責怪方圓。

方圓心裡十分的自責,經過一個晚上的思想鬥爭,到了第二天,方圓還是主動向玲坦白了,說昨天是故意將球踢到她的身上,但隻是想引起玲的注意,卻不想會給玲造成如此的傷害。

玲還是很平靜,隻“哦”了一下,方圓低著頭,咬著牙,說道:“這段時間,我來揹你行動。”

“哦!”

如此兩個月的時間裡,二人也算是朝夕相處了,方圓送玲上下學,還跑腿送吃的,各種關懷備至。

當傷好後,玲就不再和方圓接觸了,這讓方圓很難受。

終於還是忍不住,方圓是表白了,玲其實知道方圓喜歡自己。

“那咱們就談半年吧。”玲說道。

“半年?為什麼是半年?”

“冇有為什麼,你談不談?不談拉倒。”

“談!”

於是乎,二人就談起了戀愛,半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方圓以為半年之約是玲開玩笑的話,這半年時間裡,二人的感情如漆似膠,怎麼可能因為時間突然分手。

但該來的還是來了,方圓是真的冇有想到,一天不差,一天不多,剛好半年之約到了之後,玲就提出了分手。

這讓方圓鬱悶、不解。

他挽留過,但玲執意要分手。

這讓方圓感覺玲是在玩弄自己的感情。

於是就同意了分手!

分手冇多久,方圓參加了全國歌曲大賽得了一等獎,回到學校之後,大概過了一星期,就聽到了一件事情,說玲在上課的時候突然暈倒送去醫院了,到現在還冇有回來上課呢。

再後來,從同學那裡得知了一個驚人的事情,玲得了骨癌,在玲大一的時候被確診了,然後治療了一段時間,但不曾想過了幾個月後就複發了,醫生說冇有辦法治療了,預計還有1年的壽命。

所以玲纔會提出交往半年,因為半年後,就是1年的期限了。

得知事情的真相後,方圓崩潰了,錯怪了玲,他去了醫院,但玲已經回老家了。

玲的老家在很遠的北方。

方圓找到了玲的家,當時玲已經削瘦枯槁,麵色蠟黃。

“你怎麼來了?”玲冇有想到方圓會找到自己家來。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實情,嗚嗚……”方圓剋製不住自己的情感,放聲大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