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怎麼會不知道藤山呢,這混蛋一直是大哥你心裡的刺。”

“嗯,要是這個傢夥突然從人間消失了,我的心情會很愉悅,他的地盤我也能接管,那該是多好的事情呀,你懂我的意思了嗎?”大佬眯著眼睛看小健,這話裡話外的意思已經很清清楚楚了。

就算是傻比也聽的出線外之意。

小健沉默了……

他想和小茹好好過日子的。

“怎麼?不敢?那就算了,我不逼你。”大佬揮手讓小健走人。

小健再次想到了小茹,為了小茹,他豁出去了,“大哥,我願意,但是你得先把錢給我。”

大佬蹙眉:“先給你一半。若你敢拿錢逃跑,你知道後果的。”

“既然答應了大哥,我是絕對不會跑的。”

“好,對了,看過電視裡麵搶劫犯是怎麼搶劫的嗎?”大佬做了一個帶頭套的動作,意思是你刺殺藤山的時候,戴個麵具啥的。

“我懂了大哥。”

一晃一個星期就過去了,這一個星期裡麵,小健帶著小茹去了好多地方,買了很多小茹喜歡的東西,帶小茹吃了她心心念唸的烤羊腿。

之後小健把50萬交給了那個絕症女孩的哥哥,哥哥替女孩簽下了眼角膜捐贈協議書。

這女孩現在就靠呼吸機活著,頂多還有十幾天的生命,如果現在拿掉呼吸機,就直接嗝屁了。

做好這一切之後,小健就拿著刀去蹲守藤山。

藤山身邊有很多隨身小弟,想要靠近殺他很難,藤山家裡住在彆墅區,彆墅裡麵還有24小時保護的小弟,還有保安,想要擊殺也不可能。

小健思考了很長時間,終於確定了一個刺殺計劃,就是在廁所裡潛伏,等著藤山來上廁所的時候乾掉他。

藤山隔三差四就在一家叫曼曼的酒吧玩,上廁所的時候,小弟都在廁所外麵等著,所以這是最佳的刺殺時機。

小健躲藏在了曼曼酒吧的男廁所裡麵,將隔間的小門微微打開一點,自己蹲在裡麵守候。

從晚上7點一直等到了晚上11點半的時候,才把藤山給等來。

藤山哼著小曲,臉色紅潤,看來喝的很高興,到了小便池區,就開始放水。

小健戴著上了頭套,然後衝了出去,因為心裡也慌張,第一刀刺在了藤山的腰上,藤山身體很魁梧,吃痛後開始反擊,並且大喊。

小健直接用頭撞開藤山,在小弟們進來的時候,在藤山的脖子上瘋狂的刺了幾刀。

小弟們衝上去和小健廝殺,小健瘋了一般的揮舞手中的刀,拚死殺了出來,但身上還是被對方的小弟刺了幾刀。

之後去了一個私人診所包紮了傷口。

第二天看新聞,新聞裡已經報道了藤山的死訊。

小健去了找了大哥。

大哥已經把50萬現金準備好了,“乾的不錯,錢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我建議你到外地待幾年再回來。”

“我會考慮的。”

“還有最後一句話,萬一東窗事發了,你可管好你的嘴巴。”大佬威脅道。

“大哥,你放心,我對你絕對忠心。”

“得了,這種話我聽多了……”說完,大佬就甩出了一疊照片,還有個檔案夾。

小健拿出照片看,一看眉心緊鎖,照片是小茹,家裡的推拿店的位置全部暴露。

如果小健出賣了大哥,大哥是不會放過小茹的。

“我的意思你懂吧?”大佬幽幽的問道。

“大哥,我懂。”

“那就好,從今往後,你就不用在我手下乾活了,去吧,咱倆冇有任何瓜葛。”

“謝謝大哥。”

離開之後,小健拿著錢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出租屋。

等到了晚上,小健就去借小茹下班,並且告訴她,手術的10萬塊錢已經籌集到了,明兒就去交費用。

小茹十分開心,緊緊地抱著小健。

“啊呀!”小茹碰到了小健的傷口,小健吃痛。

“你怎麼了?為什麼這裡有紗布?你又打架了?不是答應過我不打架的嗎?”

“今天兩桌客人吵起來了,我擋在中間,然後就被紮了兩下,冇事的。”

小茹心疼的掉眼淚,“以後注意一點好不好。”

“好好好,我以後一定注意。”

第二天小健就把10萬手術費給交了,剩下的40萬以小茹的名義開了一張存摺。

三天後,需要換紗布換藥,小健再次來到私人診所,但還冇有進去,就已經注意到不對勁了,這傢俬人診所是一個黑診所,開在一個城中村的衚衕裡麵,此刻裡麵有幾個穿著警服的人在和黑診所的醫生對話。

小健馬上意識到事情不妙,趕緊轉身走了。

如此惴惴不安的過了幾天後,等到了那絕症女孩死亡的訊息,醫生通知說三天之後動手術。

這天晚上,小健的BB機上接到了好兄弟的留言,已經查到酒吧了,你趕緊跑。

這一刻小健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下一步可能就是通緝令了。

也會很快找到這裡來。

當著小茹的麵,被警擦抓走?

讓小茹傷心?

那天小健獨自喝了很多酒,在寂靜的街道徘徊了很久,也哭了很久,但想到這一切都是為了小茹,心慢慢地靜下來了。

回到出租房後,小茹已經在家了,小茹說:“你今天怎麼冇有來接我下班,我打了好幾個傳呼給你,你為什麼不回我。”

小健看著小茹的臉,強忍住悲傷,然後調整語氣,大罵道:“老子是你的傭人嗎,還要每天都來接你下班,你要點臉行不行?”

小茹大駭,冇想到小健會說出這樣的話。

之後,小健故意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更說自己早就不想和小茹在一起了,在酒吧裡和一個吧女好上了,什麼吧女的技術比你好多了,反正說了一大堆惡毒的話,最後說分手,整理好行李離開了。

小茹匍匐在地傷心的哭泣。

她不明白為什麼小健會突然這樣。

出租房是小茹租的,為了不讓警察找到小茹那邊去,小健自首了。

小健始終冇有把大哥招供出來,他怕大哥會傷害小茹。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半個月。

小茹接受了視網膜移植手術,很成功,半個月恢複期過了之後,小茹順利的得到了光明,那一刻她激動萬分,自己終於重見天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