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在半個月前,林不凡就在杭城最繁華最貴的地段、皇後大道桃花源彆墅區買了一棟價值2000萬的獨幢歐式彆墅,彆墅使用麵積達到了1200平米,後有網球場,前有玫瑰園,在當時是綠化覆蓋率最高的小區,裡麵住的都是杭城的巨賈,還有一部分來華的外國商人。

這個桃花源彆墅是炎夏首屈一指的房地產開發商萬龍集團開發的。

98年房地產綜合實力評比中,萬龍房地產集團排在第九的位置。

林不凡知道再過十幾年,萬龍房地產集團將會成為炎夏前三的存在,隻不過有一點很可惜,就是萬龍的開創者黃龍先生,因為自己的理想而被董事會踢出局,最後掛了一個名譽董事長的頭銜。

黃龍先生是留學派,他是學習建築設計的,萬龍成為行業領頭羊之後,引進了很多投資,當時黃龍先生號召所有高管放棄股份,將公司打造成一個以員工為中心的理想小社會,如此公司才能傳承百年。

但他太理想了,權利中心的董事陰奉陽違,最後把他踢出局。

林不凡之所以在桃花源買彆墅,一是想感受下杭城第一彆墅區的風采;二是學習一下萬龍的設計理念。

等06年之後,房子將由實用轉化為美觀,也就是設計。

好的房屋設計,銷售就會事半功倍,反之賣不出去。

林不凡想把朝前的設計理念帶進盛世房地產集團,把盛世打造成炎夏乃至全國最一流的房產企業,除此外,他還有一個理想,就是建造更多實用的房子,為低保人群做貢獻。

上一世林不凡認識好多因為冇有房子娶不起媳婦的男人,他覺得這一世重來,除了賺錢,更多的應該對社會有些貢獻。

桃花源的彆墅都是拎包入住的,裝修的風格每一棟都不同,這就是桃花源的魅力所在。

林不凡這套使用麵積1200平米的彆墅,裝修奢華,一共三層,一樓有一台電梯,可以通往二樓三樓,如果不想坐電梯,可以走環形走廊。

整個大廳有200平米,白色真皮沙發、落地窗、水晶吊燈、白色大理石地板、紅木傢俱一應俱全。

這棟彆墅比張重八的半山彆墅大400多平方,不論是從價值還是設計都比張重八的彆墅精良。

而且桃花源彆墅區也是杭城目前最貴的彆墅,90年代2000萬可是钜款了,那年代億萬富翁還不多,能買得起2000萬彆墅的屈指可數。

哪怕身價8億的張重八也不會花2000萬去買桃花源的彆墅。

原因很簡單,輝煌集團市值20多億,張重八占股30%,他的股份價值8億,不是說他現金、或者存款有8億,他手上的家族資金不超過2000萬。

當林不凡說出已經買房之後,張重八說道:“好好的排屋給你們一家住,你還不樂意嗎?你才幾歲,買房了?哪裡來的錢?”

“爸,會不會是他剋扣了賣瓷器的錢買的房子?必須讓他說清楚。”張國安生怕林不凡吞了賣瓷器的錢,“那可是公司的瓷器,他要是吞錢,就是職務侵占。”

張重八懷疑的看向林不凡,“你哪裡來的錢買房子?”

林不凡是萬萬冇有想到張家人那麼無恥,他輕慢一笑說道:“這裡有買盤愛的收藏家的聯絡方式,你們可以一一對賬目,如果我林不凡吞了一分錢,我甘心受罰,另外,我哪裡來的錢買房子,我想,冇有必要告訴你們吧。”

“冇有必要?我們是一家人,你難道不應該說清楚嗎?”張國安尖酸道。

林不凡哈哈大笑說道:“一家人?你們真的把我們當一家人了嗎?”

張重八、張國安麵色難堪。

李桂芬刁鑽的說道:“我明天倒要看看你買的是什麼房子。”

“再小的屋,也比這裡好。”林不凡沉臉說道。

“大外甥,你講話注意分寸,你外公對你不薄。”李桂芬叫嚷著。

林不凡想反唇相譏,但被張秀月拉住了,她說道:“大家都少說一句吧,兩家人住在一起的確是不方便。”

“皇後大道120號,明天傍晚5點恭候各位。”說完林不凡自顧自的上了樓。

不多時,張秀月和林正東上了樓。

到了林不凡房間後,張秀月疑惑的問道:“兒子,你哪來的錢買房子?”

林不凡笑笑說道:“我寫的鬼吹燈第二筆稿費到了,然後我買了一些股票,賺了點錢就順手買了套房子。”

張秀月之前已經知道林不凡寫小說賺錢的事情。

“在哪個小區?3室1廳還是2室1廳呀?”張秀月問道。

林不凡笑笑說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翌日6點,搬家公司的卡車就到了,林不凡一家打包行禮上了卡車。臨走前,林不凡邀請道:“傍晚5點,皇後大道120號,我在門口恭候各位,記得一定來吃喬遷酒呀。”

卡車絕塵而去……

李桂芬不屑的說道:“這家人真不是享福的命,好好的半山彆墅不住,非要搬出去,所以啊窮人的賤格是生好的,冇有辦法改變。”

“媽,他們一家搬出去我們才落個清淨,我每次看到那林不凡,心裡就惱火。”張玉煌心裡頗為不服氣。

“兒子,彆氣餒,那小子這次是運氣好才贏的你。”

“我知道,不就是選對了洛九河的瓷器才賺錢的嗎,給他能耐的都要上天了。”張玉煌酸溜溜的說道。

張重八一直在書房內,他打電話問秘書黃後大道120號是什麼小區。

秘書說是80年代的老小區,周邊環境都不好,已經算郊區了。

杭城有兩條諧音道路,一條叫黃後大道,一條叫皇後大道,雖然音一樣,但地段、價值完全是天壤之彆。

張家人以為林不凡說的是黃後大道120號。

這邊,林不凡一家的卡車已經到了皇後大道120號,也就是桃花源彆墅區。

坐在卡車裡麵的張秀月和林正東傻眼了。

眼前園林景觀鬱鬱蔥蔥,一棟棟價值不菲的彆墅屹立在山坡上,林正東嚥了一口吐沫,喊住下車的林不凡:“兒子,咱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這地方絕對不是我們這樣的家庭能住的。”

張秀月也急吼吼的伸出頭說道:“兒子,你彆跟爸媽開這種玩笑。”

林不凡笑笑說道:“冇錯就是這裡。”

桃花源彆墅區門口站著兩個保安,一高一矮。

高個不屑的看看卡車和林不凡,見林不凡一家打扮普通,就走上前,嗬斥道:“你們搞什麼,這裡不是貧民窟,趕緊把車開走,要是驚擾了我們裡麵的業務,你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林不凡心道:真是哪裡都有狗眼看人低的傢夥呀。

“開閘,我是你們的業主。”林不凡冇好氣的說道。

“你們要是業主,我就是耶穌了,哈哈哈……”高個保安嘲諷道。

桃花源的保安一個月有3000元工資,待遇也不錯,所以高個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

林不凡黑臉,掏出業主卡,嗬斥道:“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高級彆墅區都有業主卡,車輛上麵都有出入證。

一看業務卡上麵的編號是8開頭,高個下意識的站直了身體,給林不凡敬禮:“尊貴的業主先生您好。”

雖然都是一個彆墅區,但8開頭的業主的彆墅是最貴的,地段也是小區中最好的。

“今天我喬遷,所以就不跟你計較了,你好好的把我們一家認清楚了,以後要是再瞎了狗眼,你這保安也就當到頭了。”林不凡冷冷地說道。

“謝謝老闆寬宏大量,小的已經牢牢把老闆一家記在心上了。”高個保安嚇得後脊背發涼,他可不想丟飯碗。

“開閘!”

林不凡坐上車,進了彆墅區。

待他們走後,矮個保安悻悻然的對高個保安說道:“以後可彆那麼冒失了,那位雖然年紀小,但氣質絕佳,現在有錢的人都低調,知道了嗎?”

“你這馬後炮,為什麼不早點說呀。”

到了自家彆墅門口,張秀月和林正東瞠目結舌。

“兒……兒子……這是我們家?”張秀月難以置信,這彆墅比張重八的要大很多。

“嗯,走,進去看看。”林不凡吩咐搬家公司的人搬東西,然後拉著爸媽進了彆墅裡麵。

一進去,張秀月和林正東就震撼了。

一個大廳就有200多平方,比普通人家一套房都要大,奢華的裝飾,浪漫與莊嚴的氣質,挑高的門廳和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儘顯雍容華貴。

各房間都為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間劃分和位置佈局體現設計師的嚴謹。

進了主臥,空間寬敞,地板是純木,雪花大床,刺繡背景,陽光照射進來暖暖的。

主臥還有衣帽間,林不凡說日後要給爸媽買最好的衣服,填滿衣帽間。

看了整棟彆墅之後,張秀月和林正東久久冇有回味過來。

“這彆墅要多少錢呀?”張秀月癡癡地問道。

“不貴2000萬。”林不凡笑笑說道。

“你賺了那麼多錢嗎?”張秀月瞠目結舌道。

“嗯,運氣好,又買對了股票,就賺了唄。”

“……”張秀月腦子嗡嗡地響,2000萬,對她來說,是天文數字。

下午4點,張家人出發去黃後大道了。

李桂芬在得知黃後大道120是古老的80年代房子後,嗤嗤的笑:“林家人真是有毛病,好好的排屋不要,偏偏要住貧民窟的房子。”

“媽,他們是有誌氣的人,排屋剛好給我結婚用。”張玉煌悻悻然的說道。

張重八在另外一輛車上,他沉著臉,一言不發。

心裡他有些內疚。

半路,他還是忍不住給張秀月打了個電話:“已經搬進去了嗎?”

“嗯,也冇多少行禮,整理一下就好了。”

“房子能住的習慣嗎?”張重八關切的問道。

張秀月看看金閃閃的房子,笑笑說道:“可能住不習慣,不過慢慢適應吧。”

張秀月的意思是,一輩子也冇有住過那麼漂亮奢華的房子,一下子有些緩不過來。

但在張重八聽來,覺得是房子太差,采光不好,潮濕,周邊配套設施冇有,條件艱苦,但可以慢慢適應。

“要不,還是住排屋吧,彆那麼倔強了。”張重八溫柔的說道。

“爸,不用了,排屋就給玉煌吧,我們住這裡就可以了。”

“唉,你這是何苦呢?”

“我不苦,這裡挺好的,對了,爸,你們快到了嗎,我去門口接你們,晚上我做了好多菜……”

“再過一會兒就到了。”

“好的!”

到了4點50分的時候,張家的兩輛車就到了黃後大道120號,門口寫著河東小區,整個小區死氣沉沉,周圍都是田地,最近的商店都要走一公裡。

“這地方怎麼跟鬼屋一樣,嘖嘖嘖,真是賤骨頭,排屋不要,喜歡住這裡地方。”李桂芬下車後看了看環境一臉的嫌棄。

河東小區的房子牆麵斑駁,傍晚時分行走的都是一些老頭老太太,基本冇看到年輕人,大門口有個開放式的垃圾箱,撒發著一股股惡臭。

“咳咳咳……”張重八看到環境如此惡劣,拿出手帕捂住了口鼻,心裡一陣陣的內疚。

“爸,我看也冇有進去的必要了,這鬼地方我纔不要進去吃飯呢。”張國安嘰嘰歪歪的說道。

“我還以為買的是新房,原來是二手房呀。真是奇葩一家。”李桂芬訕訕然的說道。

“既然來了,吃了飯再走。”張重八說道。

時間一下子就到了5點10分,卻不見張秀月出來。

“爸,大姐搞什麼呀,都超過10分鐘了還不出來,跟我們玩呢?”張國安不耐煩的說道。

張重八掏出手機給張秀月打了電話:“秀月,我們到了,你怎麼還不出來?”

張秀月老早就在彆墅大門口等了。

“啊?我就在大門口呀,怎麼冇有看到你們?”

“不可能呀,我們就在黃後大道120號呀。”

“可我就在120號門口等著你們呀。”張秀月納悶道。

張重八看著河東小區四個字,說道:“是河東小區嗎?”

“什麼河東小區,我在桃花源門口。哦,我知道了,你們該不是去了黃後大道吧?黃是黃土的黃。”

“對啊,我們就在黃後大道。”

“爸,你弄錯了,我在皇後大道,皇帝的皇。”

一聽皇後大道,張重八驚愕了。

皇後大道上的住宅區,可都是高檔住宅,比半山街道都要高級奢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