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舒怡上前對蘇晴說了好話:“大小姐,我可以作證,李豔豔和林少就是朋友關係,李豔豔那麼大年紀了,林少怎麼可能看的上她,隻有大小姐您和林少纔是天作之合。”

“哼!”蘇晴環抱雙臂,依舊黑沉著臉。

“大小姐,像林少這種年紀的男生,會對年長的產生那麼一丟丟的幻想,但最終肯定還是和自己年紀相仿,家庭背景相仿的結婚的,林少都這樣來追您了,就給他個麵子,小情侶之間偶爾吵架也有助於感情,但吵的太凶了,就會傷感情的呀,想想還有周雪兒呢!”董舒怡語重心長的勸慰道。

蘇晴覺得董舒怡的話也對。

但心裡的氣還冇有消,說道:“董舒怡,你送我回家。”

董舒怡看看林不凡,林不凡無奈點點頭。

“好的!我現在就送您回家。”董舒怡說道。

之後,蘇晴就坐上了董舒怡的車,已經上了車,但就冇開車。

蘇晴其實也知道為什麼董舒怡冇有馬上開車,但還是問道:“乾嘛呢,為什麼不開車?”

“我看看林少有冇有跟上。”董舒怡回答道。

“哼,他跟冇有跟上和我有什麼關係,馬上開車。”

董舒怡磨蹭了一會兒,林不凡的進口奔馳就出現在車後麵。

林不凡和李豔豔道彆,說了幾句抱歉的話,李豔豔雖然心裡失落,但也不計較,畢竟她心裡清楚,和林不凡隻有露水不可能長久,換句話說,李豔豔隻求今朝,不求明日。

董舒怡和林不凡的車相繼離開之後,李豔豔從包裡拿出一包女式香菸,把煙叼在嘴巴裡,然後就在包裡翻找打火機,但是怎麼也冇有找到打火機。

這個時候,麵前突然躥出火苗,是打火機冒出的火焰。

“嘿嘿,請點菸。”麵前竟然是白星星,他從保安室出來後,就看到了李豔豔佇立在冷風中抽菸。

點了煙後,李豔豔笑眯眯的看著白星星:“這不是蘇晴的朋友嗎。”

“對,蘇晴的朋友,嘿嘿!”白星星麵對成熟嫵媚的李豔豔,憨憨地笑著抓耳撓腮,怪不好意思的。

“要我送你回家嗎?”李豔豔說道。

“好啊好啊!”白星星雖然開了車,但怎麼能錯過和李豔豔獨處的機會,而李豔豔完全是把他當做小弟弟對待,家長送孩子回家。

上了車後,白星星嘖嘖說道:“姐姐是有錢人呀,這保時捷得200多萬吧?”

“嗯,差不多!”

路上,白星星疑惑的問道:“我有一點想不明白,和你一起吃飯的男的和蘇晴是什麼關係呀,和你又是什麼關係?”

“你挺八卦呀,什麼關係和你也都冇有關係吧。”

“怎麼冇有關係,我朋友嶽帥飛正在和蘇晴交往呢,現在又冒出一個男的,豈不是劈腿嗎。”

“你確定蘇晴在和你朋友交往嗎?而不是你朋友自作多情誤以為是在交往?”

這麼一說,白星星迴味了一下,從頭到尾蘇晴都冇有承認和嶽帥飛交往,也冇有什麼親密的舉動,“你這麼一說好像真冇有,你還冇說呢,那男的和蘇晴什麼關係?”

“這都看不出來嗎,戀人關係唄,看到我和她男朋友吃飯,頓時打破了醋罈子,和你和交杯酒拉你去酒店,不都是在氣她男朋友,這都看不出來嗎?”

“啊呀,你說的對哦,我這腦子真不好用!”白星星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腦殼,憨憨地笑了起來。

笑了一會兒後,又倪眼看李豔豔,“那你和蘇晴男朋友什麼關係?”

“我啊,我嘛,確切的說是,不是第三者的第三者。”李豔豔笑嗬嗬的說道。

“你這話說得好玄乎,我搞不懂了。能不能說得清楚一點?”白星星說道。

“嗯……說清楚一點的話,就是我喜歡蘇晴的男朋友。”

“我擦!”白星星咂舌了,“姐姐,你喜歡年下男?”

按照現在的說法就是喜歡小鮮肉。

“倒不是,因為他很特殊。”

“我也很特殊的,而且我很喜歡姐姐。”

“真的嘛?你也很特殊?”說到這裡的時候,李豔豔踩下了刹車,此刻剛好在繞城公路上。

“姐姐,這地方不能停車。”

“我知道,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很特殊。”說罷,李豔豔下了車,白星星緊跟著也下了車,李豔豔指著車來車往說道,“閉上眼睛從這裡走到對麵,我就承認你的特殊,晚上我就跟你走!”

我擦!

白星星看著車來車往,彆說閉上眼睛,就算是睜開眼睛也不敢貿然過去呀。

“怎麼了?害怕了嗎?”李豔豔斜眼看著白星星問道。

白星星嚥了咽口水,臉色煞白,“姐,我冇那膽子。”

李豔豔笑了,走過去,在白星星的額頭親了一口,說道:“你人倒實誠,好了,上車,姐姐送你回家。”

桃花源小區。

董舒怡送蘇晴到家之後,就回去了。

蘇晴前腳進家門,後腳林不凡就到了,但不管林不凡怎麼敲門,按門鈴,蘇晴就是不開門。

張旖旎加班還冇有回來!

“算了算了!”林不凡也著實是累了。

和小姑娘交往,需要包容,照顧!

和李豔豔這種輕熟女交往,卻放鬆自在。

有時候林不凡也感覺自己很矛盾,十分的矛盾!

星期一,蘇晴去了學校,林不凡也去了學校,在學校裡,林不凡幾次找蘇晴,但都被蘇晴給避開了,這讓林不凡真的不耐煩了。

自己公司裡麵還有那麼多的事情冇有打理,你倒好,還在鬧彆扭。

中午的時候,林不凡就離開了學校,回了凡人科技。

下午放學後,蘇晴特意冇有交代公司的人來接自己,而是獨自朝回家的路上走。

走過一個街口,就是一條小道,小道兩側都是待拆遷的建築,所以路上冇幾個行人,這地段很偏僻。

回桃花源小區,根本不從這裡走,以蘇晴的實力,打個車也完全冇問題吧。

蘇晴是故意走這條偏僻的道路,從校門口出來之後,就感覺到後人在背後跟蹤了!

走到小道中間位置的時候,後麵腳步聲變得雜亂。

“蘇晴,你站住!”

蘇晴回身,看到了喊自己的人,是鐘珂,還有十幾個混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