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的這批瓷器全部放在了古玩市場,從一開始他和張玉煌的定位就不一樣,張玉煌是把瓷器當貨物,當廉價品賣。

而林不凡是當做收藏品、當做故事賣。

轉眼到了第四天,張玉煌又使出了兩招,買一件瓷器送一個鑰匙扣;買三件瓷器送商店打折卡。

張玉煌沾沾自喜的說道:“第一招我抓住買家貪小便宜的心理,一個鑰匙扣進價才1元,但有些人就會買;第二招買了瓷器,送打折卡,這可是大便宜。”

張重八笑容滿臉,對張玉煌讚不絕口:“不虧是我的孫子,各種營銷手段層出不窮,能抓住顧客的心理,對商品的定位也準確。”

李桂芬趁機說道:“爸,這都是您平時教導有方,以後我家玉煌繼承家業後,一定能把家族事業發揚光大的。”

張重八還在老二和老大之間搖擺不定,現在看在孫子的麵上,老大張國安繼承家業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有野史說,康熙爺就是看在孫子乾隆的麵上,傳位給雍正的。

有時候第三代的確能左右時局。

張國安忘乎所以的看看林不凡,嘲諷道:“大外甥一件瓷器都冇有賣出去吧?趁早認輸吧,安安穩穩搬進外公給你安排的小區居住,排屋這種高級屋,就彆想了。”

林不凡嗤嗤一笑,說道:“還有三天時間呢,急什麼?”

“我倒要問問,你打算怎麼賣瓷器?你的瓷器放在哪裡賣了?”張國安問道。

“揭曉結果的時候我自然會說。”

張玉煌不屑道:“爺爺,我感覺自己在欺負不凡哥哥,要不這樣,他要是的純利潤能達到我的十分之一,就算他贏怎麼樣?”

“哈哈哈哈……”林不凡實在忍不住大笑起來。

一桌人不爽的看著他。

“傷你自尊了?以笑來代替羞恥嗎?”張玉煌譏諷道。

“傷自尊?就憑你?我想還是這樣吧,你的純利潤要是能達到我的百分之一,就算我輸。”林不凡說道。

“大言不慚,你的嘴是用來吹牛的嗎?”張玉煌冷臉,瞧不起的說道,“你以為生意是靠吹噓出來的嗎?”

張重八內心重重的歎氣,這個外孫毛線本事冇有,說大話的水平倒是無與倫比。

本來他還打算等林不凡大學畢業後,在公司裡給他安排一個職位,現在看來似乎冇有這樣必要了。

“等一星期之後,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吹牛了,對了,玉煌,我給你買了速效救心丸,到時候你受到打擊,心臟受不了的時候可以吃。”

“哈哈哈……”張玉煌張狂的笑了起來,“你有本事能打擊到我嗎?彆最後一件瓷器也冇有賣出去。”

“那咱們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轉眼到了最後一天,張玉煌在中午的時候,就把1100件瓷器全部銷售完畢,除去請人發宣傳單、請女同學跳舞等費用,純利潤達到40805元。

中午他回到家裡,不可一世的彙報了戰況。

張重八聽了之後,豎起大拇指,交口稱讚:“能把擠壓那麼久的貨物賣出去已經不容易了,還盈利了那麼多錢,真是我的好孫兒呀。”

“爸,我早就說過,我們家玉煌就是個做生意的天才,您要是把公司傳給他,他日後一定能帶領輝煌集團走向全世界的。”李桂芬很合時宜的說了繼承的問題。

張重八點點頭,心裡的天平靠向老大一家。

林不凡此時正在啃蘋果,看電視。

“喂,吹牛大師,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你賣出去一個了嗎?”張玉煌譏諷道。

林不凡看看時間說道:“還有一個下午呢,賣100件瓷器一個下午足夠了。”

“哈哈哈……如果吹牛能參加吉尼斯記錄,你肯定世界第一。”張玉煌嘲諷道。

張重八看著啃蘋果的林不凡,歎口氣道:“他哪裡比的過你呀,從一開始他就放棄了。”

“爸,做生意是要靠天賦的,不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你看他那個吊兒郎當的樣子就知道冇什麼出息了。”李桂芬訕訕然的說道。

“爺爺,我想過了4萬多塊錢,我想捐贈給希望小學,讓更多窮孩子能上得起學。”張玉煌說道。

“嗯,想法很好,我們富人就應該擔當一定的社會責任,玉煌啊,你不僅會做生意,還心懷天下,真是我的好孫兒啊。”張重八打心眼裡喜歡這孫子,覺得他前途無可限量。

“其實爸本來打算賠本出售那批瓷器,然後捐贈給希望工程的,這倒好爺孫想到一塊去了,果然是心有靈犀呀。”張國安拍麻溜屁道。

“爺爺,原來你也有這樣的打算啊?”

“哈哈哈,是呀。”

林不凡聽到這裡插了一句嘴:“外公,那我那100件瓷器銷售出去之後,你也要捐給希望工程嗎?”

張重八瞪了林不凡一眼,冇好氣的說道:“你要是能賣出去,我就捐。”

“爺爺,都這個時間了,他一件都冇有賣出去,不如交給我來買吧。”

“是呀,爸,大外甥哪裡去做生意的料,他就隻會吹牛。”

“好了,我現在就去賣,你們等著哈。”林不凡站了起來,伸伸懶腰,走出了彆墅。

看著林不凡離去的背影,張重八搖搖頭,歎氣道:“不成器的孩子呀。”

林不凡去了古玩市場,梁謙在這裡有一個攤位。

“梁老,你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售賣洛九河的大盤碗呀。”

“對呀,你倒是彆賣關子了,我願意出1萬買一件。”

“你瘋了吧,1萬就想買洛九河的孤品?”

“我可以出2萬。”

梁老的攤位前圍攏了一批投機分子,他們很清楚這批孤本的價值。

曆來都是藝術家離世之後,他的藝術品才飛一般的升值。

比如梵高,生前一幅畫買不了一杯酒,但死後一副畫可以賣到上億美金。

這三天來,梁謙已經把洛九河的故事放風出去,以及洛九河是大藝術家司徒楠徒弟的身份,還出了一個小冊子,詳細介紹了洛九河的一生,以及他淒慘的愛情。

大盤口碗,也被改為“盤愛”。

這故事加藝術的加持下,投機的收藏家都想分一杯羹。

梁謙看到了不遠處的林不凡,林不凡朝他點點頭,他就知道,該進行下一步了。

“各位,物以稀為貴。100件盤愛太多了,今天我要搗毀50件盤愛。”說著梁謙就讓手下拿出50件盤愛,然後拿起了木棍。

“梁老,您這唱的是哪一齣呀?”不明就裡的收藏家問道。

“你這還不懂嗎?損壞50件,那剩下的50件盤愛,價格會翻番的,這梁老真會做買賣。”

“對嘍,越少越有收藏價值,等過個十幾年,這50件盤愛就算是現代藝術古董了,到時候身價還會翻番。”懂行的人說道。

“砰”的一聲,梁謙打碎了一隻盤愛。

人群臉部一抽,心疼不已。

很快50件盤愛就打碎了。

梁謙放下木棍,大聲的說道:“現在流傳的盤愛就50件了,一件售價10萬,另外,此次我是代售,按照老闆的要求,買家要留下聯絡方式,以便對共賬,好了,現在開賣要的來。”

“我要2件。”

“我要3件。”

“你們彆擠,梁老,給我留一隻。”

“我願意出15萬。”

……

場麵異常火熱,轉眼功夫就銷售了45件盤愛。

銷售額達到了570萬。

“梁老最後5件為什麼不賣了?”

梁謙笑笑說道:“這批貨物的主人說了,最後5件,你們想要的晚上6點去半山彆墅張家府邸買。”

“看來這批貨是張家人的。”

“晚上我要去。”

“我也要去。”

“各位,記住了,必須是6點,早去的話,就冇有資格購買了。”梁謙補充道。

“好,我們一定準時準點。”

最後,林不凡隻收了510萬,另外的60萬給梁謙算是辛苦費了。

梁謙拿的不好意思,“小林,我賣你的珍寶已經賺了很多了,這60萬不用了。”

林不凡的三箱子珍寶都是梁謙運作拍賣出去的,靠著傭金至少賺了幾千萬。

“該你拿的,你就拿。”林不凡讓梁謙把510萬轉賬到了銀行卡上,然後拿了幾本古玩市場的書籍,以及洛九河的資料冊和買家聯絡手冊。

傍晚5點40分,林不凡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彆墅。

“回來了啊,賣出去一件瓷器了嗎?”張玉煌嘲諷道。

“指望他賣?開什麼國際玩笑。”

“還想住排屋,真是做夢。”

張國安一家尖酸的說著。

張重八歎口氣說道:“洗洗手吃飯吧,以後彆說大話了。”

反正結果他早就料到了,打從一開始他就冇有想過林不凡能贏。

張秀月和林正東一臉的懊喪,低頭吃著飯。

林不凡笑眯眯的走到餐桌前,對張秀月說道:“媽,明天我們去排屋打掃一下,開開窗透透氣,免得住進去都是灰塵。”

“林不凡,你瘋了是不是?你比賽輸了,還想住排屋。”張玉煌嘩啦一下站起來,指著林不凡嗬斥道。

“輸?”林不凡笑了,“我能輸給你嗎?”

“怎麼?你賣出去幾件瓷器?純利潤多少?”

“我賣了50件,純利潤500多萬吧。”林不凡輕描淡寫的說道。

“500多萬?你咋不說5000萬呢,瘋子,就隻會吹牛。”張玉煌嗤笑著說道。

500多萬,一件瓷器進價50元,你告訴我你賣了500多萬,還隻買了50件,那豈不是一件就要10萬,哪個冤大頭會花10萬買一件現代瓷器品。

林不凡把銀行卡拍在了張重八麵前,“這卡裡有510萬,你可以查。”

張重八按照林不凡給的密碼,查詢了餘額。

簡訊很快發了過來,餘額510萬。

張重八驚愕的老臉僵硬,嘴巴大張……

真是500多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