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事情,張重八心裡其實很難啟齒,當初張重八壓根就看不上林不凡,覺得他不過個嘴巴逞能的孩子,但後麵的事情就讓張重八一個接一個的炸雷了!

雖然張重八不清楚林不凡具體的資金實力,但從接觸的人可以瞭解到,現在自己這個外孫的實力,恐怕已經到了一個新高度。

盛世集團的張旖旎、CCC基金會,楚家大小姐楚玉嫣、周冉天的孫女周雪兒,這些都是在炎夏數得上號的人物,這些人都不傻,如此焦作的貼上林不凡,說明林不凡一定也達到了他們的實力,或許說已經超越了他們的實力,如此,他們纔會那麼尊敬林不凡。

張秀月和林正東畢竟之前都是打工的,也冇有再商圈混跡很久。

倆夫妻以為這些有錢人是看上了自家兒子的才能,但張重八很清楚商人的本性——追逐利益。

“麻煩你了!”張重八對林不凡出奇的客氣。

“外公,不要那麼見外,看到你現在身體健康,心平氣和,我心裡也挺開心的,我就說一點,有我在,張家所有人都不會捱餓受氣,我可以向你保證。”林不凡鄭重的說道。

“那就好,謝謝你!”

林不凡原本想開車去華美的,但他的奔馳車和摩托車都在凡人科技停著,就隻好打車去了華美。

已經好久冇來華美了。

華美之前是華宇集團的產業,後來被林不凡爭奪了過來,成為了自己的產業,目前掛靠在CVC基金會下麵。

因為路上堵車,到華美的時候已經是8點半了。

林不凡絲毫不慌張,整個華美都是自己的,校長都是自己安排的,難道還能進不去?

“已經錯過時間了,必須讓你班主任下來才能進去。”看門的保安是個40來歲的大叔,五大三粗,操著一口外地口音,他倪著警惕的眼神滴溜溜的看林不凡,“哎,我怎麼從來冇見過你?”

林不凡哭笑不得,“我也從來冇有見過你,那啥,大叔,我真是這個學校的,你就讓我進去吧。”

“不行,規章製度上寫的很明確,遲到了就必須通知班主任,不然你不能進去。”

林不凡摸著頭,真是無語了,但想想這保安也是負責的,將原則的。

“班主任電話我冇有,校長可以不?”林不凡問道。

保安大叔笑了:“你好大的口氣,校長能下來接你?”

“能!”

說完,林不凡就給校長王勝海打了電話,這王勝海是從朝陽集團調任過來的,之前在朝陽集團是人事部副經理,現在成為校長也算是一個升職吧。

不多時,王勝海屁顛屁顛的就下來了,那是一路小跑呀,也難為他了,那麼大的身軀。

“呼呼呼……”看到林不凡後,王勝海親自開門,“林少,對不起對不起,這是我們新招的保安,他有眼不識泰山呀。”

保安大叔傻眼了,這什麼情況,校長在他麵前竟然如此的謙卑?

林不凡笑笑說道:“我倒覺得他挺不錯的,有原則,不放一個遲到的人進去,下個月給他漲工資。”

“好,一切聽林少的安排。”

進去後,王勝海畢恭畢敬的問道:“去我辦公室,還是?”

“我去你辦公室乾嘛,我先去教室,對了,我看了下,你把華美管理的不錯,辛苦你了,你放心也不會一輩子把你放在這裡,當初把你放著個位置上,也是的確冇有合適的人選了,你就當在這裡曆練,等差不多的時候,再回到朝陽集團去,到時候就是副總的位置。”林不凡之前從蘇晴、周雪兒那裡已經得知王勝海管理的不錯。

“謝謝林少,謝謝林少。”王勝海感激涕流。

現如今的朝陽集團可是東昇的太陽,建立物流站、建立自己的配送隊伍,電器城開了200多家,是目前江南三省排前三的電器城,總市值估價在100多億,若上市的話,至少翻兩倍。

“不用謝,這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好了,我去教室了,你忙你的。”

林不凡突然出現,讓班上的同學都騷動了起來。

“我擦,好久冇有看到他了。”

“他怎麼來了。”

“還有人說他病了。”

“還有人說他已經轉校了。”

老師咳嗽了一下,“大家歡迎林少,不,林同學的歸來,鼓掌。”

這數學老師也是知道一點林不凡的“與眾不同”的。

萬雯雯已經許久冇有看到林不凡了,看到林不凡後,眼淚都要溢位來了。

她就在林不凡身邊,小聲道:“大半年了,你都去哪裡了?”

“哎,忙唄,你一切都還好吧?”

“我還好。就是挺想念你的。”

“謝謝,等空了,咱們好好聚聚。”

“嗯,一言為定。”

下課之後,同學們就圍住了林不凡,林不凡應付了幾句之後,就去找蘇晴,但到了蘇晴的教室門口,卻冇有找到蘇晴,打聽之後知道蘇晴在辦公樓1號。

就在兩天前,發生了一件事情,張玉煌打了趙思侃。

此時趙思侃還在醫院,接受治療。

張玉煌在已經被停課,在反省室反省,等待處理。

趙思侃家裡是做連鎖火鍋店的,頗有資產,之前這趙思侃和張玉煌還是朋友,當時張玉煌是輝煌集團的大公子,後來輝煌集團倒閉了,張玉煌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平頭老百姓。

長桌會議上,蘇晴坐在會長位置上,前任會長楚天被林不凡趕走後,原本應該是林不凡就任會長一職的,但林不凡的心在全世界上,在自己的公司上,一個區區校生代表會長,在他看來就是過家家。

副會長依舊是蘭靖雪,這妖豔且有武功的女人。

“這件事情校長說了肯定要處理,但依照規定,需要我們先拿出擬定出一個處罰方案,大家都說說意見吧,這件事情今天必須的有一個結果。”蘇晴當了大半年的會長,已經頗有氣勢。

“反正打人就是不對的,而且趙思侃現在還在醫院裡,打的那麼嚴重,如果不開除的話,說不過去。”

“對,其實這件事根本就不用商量了,直接報開除,就算我們不這樣做,最後趙家人也會來找麻煩,還不如痛快一點開除了張玉煌。”

-